眼神

一个眼神,烧灼着,仿佛可以在背上穿个洞,侧身,想要用余光去捕捉,却只看见收回去的瞳孔。只要是有人在的地方,仿佛充满了猜忌,无时无刻不在揣测他人的想法。那个斜眼是因为什么?他是在厌恶我,还是在观察我?想要付出,却害怕得不到回应。

对于不善交际的人,或者害怕交际的人,这种想法占据了每一天,忐忑、期待与担忧同时存在,并互相抢夺着主动权。

这就是我每天都在做的挣扎,在渴望的同时,也在用尽全身的力气拒绝这种渴望对自己造成的伤害。

在乎的人越多,越是纠结,越加使自己寸步难行。

我想告诉自己的是,一个眼神改变不了什么,不痛不痒。

如果真的害怕质疑,那就尽情做自己,不遗余力地展现自己。

躲在虚势的外壳下,是一个疲惫的灵魂,因为在努力表演并不是自己的人设。而这部戏的观众是最亲的人,是身边所有的人,只要不是孤身一人,戏就得做足。

从来不曾真正把心交给任何人,却在别人脆弱的时候给予最柔软的陪伴,在外出时表现出一副高冷不在乎的姿态。

这实在不是我,我关心所有人的想法,只是太过投入导致没有办法接受突如其来的柠檬。吃的多了,再吃到就会释放坦然的笑容,告诉所有人这没什么。

装的久了,有一点不是好处的好处,就是,容易分辨出来同类,谁是真的,谁又是假的,几乎不用思考就可以得出结论。科学家又说,撒谎几乎是人的本能,雾里看花的世界,谁又是可以相信的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