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在一个小城市的一家德克士里面。可能因为放寒假了,这里成了很多高中生或者放假回家的大学生聚会的地方。他们带着满满的自信评论着东南西北各种事情,好像他们什么都知道一样,有时候想,大多数人一生的悲剧往往在于:他们能认识到自己能力的有限性(因为很多事情他们就是做不到,比如说挣点小钱这种事。)但他们往往一辈子都认识不到自己知识或者对世界看法的有限性,他们认为天经地义一直存在并且会永远存在下去的事情大多数时候都只是一种偏见,而且往往还都是别人灌输给他们的偏见,别人又怎么可能为你考虑,你用一整套别人给你的偏见去生活,那可不就是艰辛的一生了。世界往往就是你的想法吧,独立于所有人想法而存在的世界可能存在,但那是人类的能力不可能看到的,所以大多数人脑子里的世界就都只是别人有意无意灌输给他们的。很奇怪,当你想通这一点以后,生活就变得特别轻松而且快乐,只是说,很多事情可能没有什么规律可总结,用一种道理去概括往往会失败,就算真的所谓成功人士也搞不清楚自己是如何发家致富的,更不用说那些一辈子啥也没干成的人了。在这家快餐店的窗边看着外面人来人往,有种很特殊的感觉,怎么说呢,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没事可干,看见人来人往,会去听他们在说什么,通过只言片语去猜想他们的故事,他们的一生。欧洲写小说的人说这是一种类似于成为上帝的感觉、佛经上说的是“如诸天观世界”。你说我怨天尤人啦、多愁善感啦,但我应该在大多数时候都比大多数人快乐,到了现在,很少有事情能让我不开心了。苏格拉底找了一大堆聪明人辩论,得出一个结论,全雅典还是苏格拉底自己最聪明,因为苏格拉底知道自己啥都不知道,别人连这个都不知道,把一堆错误的知识绝对的真理,认为自己啥都知道。所以,很多痛苦都是自己的偏见带给自己的吧,有时候自己做不成什么事也是因为偏见吧,明明换个思路很容易就能做成的事。旁边有两个小学老师在讨论杂七杂八很多琐事,在她们一辈子大部分时间里,她们会认为这些琐事就是整个世界,她们一辈子艰辛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吧,但她们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呢?(假如能这么想,她们也就不用艰辛地生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