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后的第一千零一夜

0.169字数 3618阅读 761

文|素馅丸子

简书平台原创首发

01

自你走后,我把被子睡成你

夜半时分,若初又睁开了眼,像往常一千个日子一样。看着一半被自己抱在怀里,另一半被压在身下的凉被,他不禁摇头苦笑,眼里满是吹不散、化不开的忧愁与哀伤。

睡在双人床另一侧的漂亮女人,小心翼翼地蜷缩着。光洁而嫩白的肌肤毫不遮掩的沐浴在月光里,周身散发出一圈圈朦胧而圣洁的光晕。

果然不是她。即使被酒精左右的头脑依然昏沉的厉害,即使垃圾筐里躺着的套套还在诉说着昨晚的温热与狂欢,但抱被入眠的习惯还是出卖了他,让他不能自欺欺人的把这个女人当成秋画。

如果是秋画,自己怎么可能抱着被子睡;如果是她,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抱着被子睡。

若初突然变得焦躁起来。他很想冲过去摇醒这个从天而降的女人,问一问她为何跑过来冒充自己的爱人,问一问她究竟有何企图。

但就在若初跌跌撞撞摇过去时,他停住了。

02

为了你,我变成别人模样

感受到若初的靠近,雨铃裸露着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起来,她害怕被质问。

雨玲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漏出了马脚。明明已经是一样的眉眼,一样的皮囊,一样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但还是被他觉察出了异样。

几个小时前,若初明明还是痴迷于她的。他看着她时,眼睛里的深情是不会骗人的;他拥抱着她时,那令人透不过气的窒息感是实实在在的;还有他冲撞着她时,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现在还在折磨着她。

雨铃其实一直都没睡,但她不敢出声,不敢动,甚至在被若初卷走被子以后,她仍是维持原状。

她感觉像是匍匐在冰面,稍有不慎就要掉进窟窿里一般,只能束手无策的等待冷冷的寒气逼仄而近。

03

你不能来找我,我就去看你

眼前这张熟悉的脸让若初下不去手。她安睡着,如黛的双眉弯成两轮新月,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上拉起一帘屏障,鼻子精致小巧。

再往下看,他控制不住的想要吻上去了,残存的理智却又偏偏冒出来阻止他。

她不是秋画,纵然长的一模一样,却也是和自己无关的女人。若初再一次提醒自己,但他仍是不敢动手去摇。

不是怕摇醒,而是怕摇不醒。

秋画出事的那个夜晚,也是类似的场景。一丝不挂地躺在那里,神情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却怎么也摇不醒。

想到这里,若初突然有些发抖。捡起被甩在地上的外套,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和火机。幽蓝的火苗跳动了一下又熄灭了,他猛地抽了几口。

烬灭烟头后,他迅速穿好衣服。拉灯,打开抽屉,愣了愣神,之后,夺门而出。

04

努力创造久别重逢,到了却是一场空

你明明说过,所有这一辈子的遇见,都是上一辈子的久别重逢。为何我好不容易出现在你面前,还是取代不了她?

两年前,雨铃不顾身边所有人的阻碍,整容成另一个秋画。别人只道她是爱美,而她却是为了若初。

每一次看若初的朋友圈,雨铃都心痛心疼的厉害。若初的微信,是秋画新搬去时给她加的,好像是要给若初一个生日惊喜,故意用陌生人的号,发了一副他的抽象画。

秋画是艺术生,虽然有故意丑化之嫌,还是把若初画的栩栩如生,又逗又好玩。

可是自从秋画走了以后,爱搞怪的若初便笑不起来了,他的朋友圈终日笼罩着阴霾,每一条都是对秋画浓烈的思念与惦记。

想到这里,雨铃也迅速起床穿衣,置身上的疼痛于不顾,一边往脚上穿鞋,一边跟了出去。

门关了,屋里很静,被若初翻找出来的相框静静的立在桌角,照片里的女人盯着床上,那里有几朵鲜血凝成的花,正在绽放着。

05

我一直在你身后,不远也不近

那间房子的灯光突然间亮了,故宵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熬夜带来的困倦感也一扫而空,他只是呆呆地盯着公寓门口,渴望雨铃从那里完好无损的走出来。

响动传来,故宵有些激动,指甲哆哆嗦嗦地陷进肉里,但他浑然不知。

很遗憾的,虽然路灯昏暗,但他还是认出了这个陌生男人。如运动员一般高大健硕的身形,搭配着的却是流浪歌手般的落魄装扮。

四个小时前,雨铃就是跟这个男人一起离开的酒吧,然后来的这里。故宵不认识这个男人,但却不止一次看到雨铃对着他的照片发呆的样子。

雨铃怎么没有跟着出来?吊着脖子等了一会之后,故宵更紧张了。

这个夏夜,明明一点都不凉,但他却感觉胆战心寒。

06

爱你,是我一个人的孤单心事,与你无关

就在故宵疯了似冲进公寓的时候,与迎面急忙赶下来的女人撞在了一起。

“故宵,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着雨铃的发问,惊魂未定的故宵尴尬的答不上话来。

“看到若初了吗?”

原来那个男人叫这个名字,看来雨铃真的很在乎他,故宵的心里酸酸的。

“他好像朝那边去了。”

说话间,若初的车正要开出小区。

“你开车了吗?我们一定要阻止他。”

雨铃说不清楚自己的担忧从何而来,但就是有一种预感,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故宵听从吩咐,开车跟了上去。他不知道雨铃要去干什么,但只要是她开了口,自己一定照办。

故宵默默爱了雨铃十几年,以后还会一直爱下去,不问结果,不求回报。只怪他爱的太久,回不了头了。

那一年,雨铃还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还没有被抑郁症缠身。

07

暮然回首,你的一颦一笑,鲜活如初

若初开车疾驰,他迫切的想要看到秋画,为此接连闯了三、四个红绿灯。

他忆起初见秋画时的场景。那时候,他还是个摄影师,受邀去给一家服装公司拍片。秋画便是其中一个试衣模特,胸最小但眼睛最亮的一个。

秋画好动,像只东张西望的小松鼠,并且从不按着自己的指令摆动作,害的他只能临场抓拍,出来的片子效果却很好。

结束的时候,秋画过来找他,说是要赔礼道歉,若初没有拒绝,因为他的肚子及时发表了意见。

坐在餐厅里,秋画却反常的安静了下来,自顾自的埋头吃饭。饭后,秋画告诉他,自己当天忘带助听器了,请他谅解。

秋画耷拉着的脑袋,两只手揉搓着,像只受伤的小松鼠。若初突然很想疼惜她。

后来, 他俩成了男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秋画总是喜欢把头埋在他的臂弯里。

而对于若初来说,世间最美妙的事便是用相机记录秋画的样子,怎么拍都好看。

秋画煤气中毒抢救无效后,若初便把相机和这些画都封存在了秋画的墓里。

08

你以为的天作之合,其实是刻意安排

前面的车开的很快,有几次差点跟丢了。雨铃坐在副驾驶座上急躁而不安的扭动着,眼睛却不眨一下。她害怕稍有不慎,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人了。

以前好多次都是如此。明明打探好了若初的行踪,苦等一天,却总也守不到他。

几十次的处心积虑,最终只换得三次说上话的机会。

第一次是在荔枝公园的湖边,若初的养的狗看上了她的狗,急吼吼的扑过去,怎么吆喝都下不来,若初挠着头向她致歉。

第二次是在寺庙的佛堂里,若初先她一步跨了进去,跪在那里祈求了很久,出来的时候似乎向她点了一个头。

第三次就是昨天“橙色书包”爱心助残的活动现场,若初和雨铃都是志愿者。结束后,大家去酒吧喝酒。若初醉了,作为唯一和他有过几面之缘的人,雨铃送他回来。

醉眼惺忪的若初对雨铃说,好巧,总能遇到你。一句好巧,于雨铃来说,已经足够。

09

你的抑郁症治好了,我也就该退场了

故宵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汗淋淋的了。他还从来没见过,雨铃这么慌手慌脚的样子。除此之外,他见过雨铃其它所有样子。

9岁那年,雨铃的父母刚离婚那会。小小的她整天像个流浪的小狗,脏兮兮的。故宵想要陪她玩,给她糖吃,雨铃却躲得远远的。

以后的十几年里,雨铃和故宵越走越近,雨铃的抑郁却越来越严重。她为人冷漠,不喜热闹,动不动就砸东西,经常一个人整夜发呆,喝起啤酒来从来没有个度,醉了就一边吐,一边控诉全人类。

每当这个时候,故宵就会出现。陪她说话,充当她的发泄对象,偶尔还要装疯卖傻。但故宵从来不曾感到厌烦,守护雨铃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雨铃有所转机是从两年前变完脸开始的,她换了另一副面孔,行为举止也跟着变了。故宵猜测雨铃是有了喜欢的人,爱情是件可以让人改头换面的东西。

雨铃开始慢慢学着接触人群,打开心扉,沐浴阳光。故宵有些失落,也为她感到开心。

10

梦是念念不忘的前尘,醒来便是来生

若初的车子在不远处停了下来,这里不仅阴森,还很荒凉,故宵也熄了火。

走到车边时,若初已经消失不见了。这荒郊野外的,如果成心要躲,他们又怎么能找的到。

雨铃却似乎很有把握,一个劲的往前走,故宵只能紧跟着她。

不知走了多久,他听到雨铃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顺着雨铃视线的方向,若初瘫倒在那里,身上的鲜血突突直冒。

雨铃哭喊着扑倒过去,她不能也不愿意失去若初。秋画洗澡时煤气中毒的那个晚上,作为舍友的雨铃出去喝酒了,彻夜未归。当她第二天赶回来的时候,秋画已经被送到医院去了。她为自己的冷漠内疚不已,觉得秋画的死都是自己造成的。也曾偷偷来这里看过秋画很多次,还发誓要替秋画继续爱若初。

这时候,尚存一丝意识的若初躺在雨铃怀里笑了,他一字一句地说。

“宝贝,我的事办完了,如今过来找你了,这次,你不能再丢下我了。”

墓碑上,秋画微笑地看着眼前的场景,一道白光划过,从雨铃眼睛里灌了进去。

“看你这么想我,还是我来找你吧!”

11

我设想的结局:若初从梦中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发现自己的怀里抱着一个女人,她很漂亮,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睡得安详。

她谁也不像,而她的名字,叫做雨铃。

秋画走后的第一千零二个日子,开始了。

我的故事讲完了,如果你喜欢的话,不妨送个小红心给丸子吧。说不定,我还会分享这个故事的创作过程哦!

其它故事:

我妈在上海有三套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