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晨光‖朱雨轩:忆人长思

 

           

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 题记

窗外是灰蒙蒙的天。

风呼啸着吹过,卷起一地枯叶,吹向空中又狠狠抛下。我呆呆的看着,心底泛起难以言喻的苦涩。

雨跟着砸下来,一滴一滴,砸在了我的心上。这是个悲伤的季节,带走了我的阿婆。眼睛渐渐模糊,泪蓄满了眼眶,心脏像被用力地攥着,使我喘不过气来。

阿婆长眠在这个季节。她病危的最后几天,瘦的几乎没有人形,一层枯黄的皮紧紧地贴着骨头,就像枯叶一样,失去了生命力。她闭着双眼,安静地让人心疼。“阿婆。”我小心翼翼的喊她一声,她颤巍巍的睁开一道缝,吃力的动了动手,嘴里发出几个破碎的音节。

我的泪瞬间落下。看着她想抬手又抬不起来的模样,心脏泛着酸涩的疼。一旁的姐姐更是哭的泣不成声,她是阿婆一手带大的,却没法在这时陪着她——医院太过忙碌,她仅仅请到了半天的假,就要回去了。“阿婆,你等我回来。”姐姐哑着嗓子俯身,阿婆痛苦的蜷起手指,用力地捶打着床铺。她平时那么高大的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家,此刻却因病痛的折磨像个小孩。

姐姐抹着泪离开了,阿婆也打了镇定剂,昏昏的睡了过去。即使在梦里,她仍旧皱着眉,翻着身子,脸色苍白。周围的亲戚挂着泪,我觉得气氛太过压抑,忍不住跑了出去。

外面飘着大雪,那是今年的第一场大雪。妈妈说,你阿婆是个好人,连老天都在为她难过。我抬起脸,密密麻麻的雪花落了一身。上苍,可以把阿婆还给我吗?阿婆还年轻啊,她才67岁,她还可以再活20年啊!

我默默的捻起一片雪花,走回了屋。我看到阿婆的脸带着红光,看见本来哽咽的亲戚们笑着,我以为阿婆要好了,心里特别高兴。然而就在第二天凌晨五点,妈妈匆匆地推开了我的卧室,“快起,你阿婆去世了。”

我愣了两秒,飞快的穿上棉袄,翻身下床。黑暗中摸不到鞋子,赤着一只脚穿了裤子,那刻我的大脑空白混沌,天地皆失了颜色。

阿婆已经盖上了白布。我呆愣愣的看着,眼泪在干绷的脸上滑下,带了些疼痛,却比不上我心底的痛。像千万只蚂蚁在啃咬,啮噬着我的骨肉。

我再也没有这么好的阿婆了;再也不会有人放学蹬着三轮来接我了;再也不会有人在我父母不在时把我带回家给我做一顿暖乎乎的饭了;再也没有人笑着指出我的错了,再也,再也没有了。阿婆长眠在2019年1月31日凌晨30分,她去了没有病痛生活烦恼的世界,带走了亲人的心碎。

阿婆火葬的那天,我嚎啕大哭。也只有这么一天可以哭了,以后我想阿婆的时候,只能找个静谧的夜,偷偷地掉着眼泪。

阿婆的期望还在我身上,我得带着她的期望努力的去生活,去实现。耳边传来阿婆熟悉的声音,泪眼朦胧中,我似乎又看见了阿婆那个挺直的身影。

阿婆,我想你了。

意识渐渐回笼,我又望着窗外。雨已经停了,天还是灰的,可是一切都在变好,就像——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抹掉眼里的泪,我笑了笑。人总是要向前看的,阿婆会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镌刻在我的脑海深处,陪着我一直走我以后要走的路。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哼哼……哼哼…… 你笑……你还在笑…… 你起来看看谁画的地图? 别给我一脸无辜的笑,我很生气,不吃这一套。 哼哼…...
    南子馨阅读 231评论 5 11
  • 如果可以我不想被困在这枯燥的书本里 如果可以我不想被那些世俗的东西所影响 如果可以我只想做一个没有追求的自由人
    xiao麋鹿阅读 132评论 2 4
  • 我的大亀亀 遗世而独立 加油
    WoodSage阅读 70评论 0 1
  • 小成说 小成在上期和朋友们讲到了泰国最古老的佛牌的起源与历史,还讲到了出塔古佛牌的制作是为了记载,传播与发展佛教的...
    佛牌道阅读 9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