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月正圆》|没遇见周莹,这帮人怎会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主角周莹是一个玛丽苏的形象。

即便是大导演丁黑的作品,也是“苏”破了天。

观众说是不屑于玛丽苏怎么怎么的,却窃喜这样一个“仙儿”一样的主儿。

编剧的过人之处是不局限于玛丽苏的俗,围绕周莹和一帮人的关系,

还原到历史场景深处,讲了一个清末乱世秦商复兴的故事。

沧海桑田,这帮人的初心和绚烂都在这里了,不疯魔不成活,且沉重且温暖。

引子

周莹成为秦商首富,主要和一帮人鼎力相助分不开:吴聘、王世均、图尔丹、沈星移和赵白石等。

难道是一个“爱”字所能解释的吗?

的确有“爱”,但不仅仅是。

可...最初是。

1.吴聘更适合做爹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沈家少爷吴聘,本可以眼高于顶,睥睨万物。

而他却生性宽厚,处事温良,诚信做人做事。

他与富家才女胡咏梅已经订婚。生活里又闯入流浪女周莹。

他喜欢她,连带她的缺点。

吴聘为周莹买断丫头卖身契还她自由身。平日里任她为所欲为,胡乱撒野。

只是把诚信的道理讲给她听,为她日后涉足商海打下了基础。

贴心的小事不计其数。

每日买她喜欢吃的甑糕,爬树打枣;带她出游解闷;

为她挡住粥棚垮塌的横梁受伤;与她一起跪在爹娘门前请求原谅等等。

吴聘对周莹是全方位360度无死角的呵护,感天动地,暖了周莹一人,“苏”了千万观众的心。

他未经风雨的脸庞,散发洁净善良的光辉,告诉灰姑娘们,

在这薄情的世界上,等待深情王子的行动可以有。

吴聘太招女的们不分老幼观众的喜欢,以至于围观编剧微博,

聒噪把吴聘写没了。编剧尽力解释也徒费口舌。

周莹嫁给吴聘不是因为爱情瓜熟蒂落,而是个替身。

他们先结婚后恋爱,周莹却成了吴聘的如花美眷,心口的朱砂痣。

若不是吴聘早去,他俩晚景当如吴家老爷和吴夫人。

一副相濡以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富态。

即便青丝泛白,周莹也是穿金挂银,环佩叮当的贵妇一枚。

吴聘的一双手就在她周莹左右,呈现苏芮《牵手》的画面感。

插播:笔者看到一个网友的说法大笑:

吴聘更适合做爹。

2.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忠厚老实的王世均,在学徒房时就帮助周莹学习经商知识。

后得到吴家老爷的信任,危难之机,代为将吴家大当家的象征,式易堂大印转交给周莹。

三元典当行孙管家为留住典当行股份,拿王世均老娘性命作威吓,迫使他承认与周莹有私情,导致吴家将周莹沉塘。

后来周莹念及事出有因,仍然留他为东院做事。

王世均的感恩全部化作忠诚,尽力辅佐周莹。

他把一应琐事打理的井井有条,成为吴家翻身的顶梁柱。

周莹千辛万苦从迪化回到泾阳,看她安安全无恙,王世均背对周莹洒下百感交集的泪水。

周莹从死牢出狱后,认为自己是吴家东院的灾星,不能原谅自己,执意要离家出走。

多少人无法阻拦,她婆婆吴家夫人也急坏了,要过继养子留住周莹。

王世均虽关闭了对周莹的感情大门,平时“敏于行而纳于言”。

此时却表现了他平和性格中最有力量的一面。

他对周莹说:“少奶奶,你安心的出去,三年五年,我们会管好吴家的财产。你走什么样,你回来还是什么样。”

一言九鼎,放下了周莹心头的牵挂。

王世均是一个不起眼的人。

从学徒房就跟随周莹,见证了她从不肯轻易认输。

但他还不知道周莹是不是一个输给自己的人。

他要假以时日,等待一个心灰意冷的少奶奶恢复,走出迷茫。

他就像她肚子里的蛔虫,即便不知晓她下一刻要翻出什么花样,但知道她一定会找回初心。

论打理生意,王世均最靠得住。假若做丈夫,他是最无趣的那位。

一结婚便会活成“左手牵右手”,“你浇园来我织布”的亲情。

那种老派夫妻模式,据说是现在最赞的模式。

王世均和周莹之间的关系若有幸发展发展,到老了就是这副阿弥陀佛,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范儿”。

3.一段小插曲。

迪化商人图尔丹,生猛土豪腰缠万贯,一言不合便开打,一言合了推杯问盏,把酒言欢。

周莹到迪化推销泾阳土布,一举收回吴家三叔之子吴遇卖的假药材,赢得了图尔丹的信任。

他二话不说,把所有泾阳的进货生意放心地交给了周莹做。

让周莹度过难关,赚了大把银子。赢得坐上吴家大当家位置的第一个开门红。

图尔丹被周莹的仗义、精明、大胆所折服,所迷倒。

按耐不住倾慕之心,抬一大箱金子做聘礼,追到吴家东院,贸然向周莹求婚。

够诚意。

当时周莹也正缺银子,但周莹没用婚姻去和金钱做交易。

图尔丹是迪化的大财主,按照他的想法,金银可以买到一切,包括婚姻。

他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却完全摸不着周莹的门。

被拒绝后,收回了与周莹的生意合同,悻悻而返。

网上对此评论较多。

说图尔丹这么有钱,什么样的维族姑娘寻不到,上杆子的多了去了,为什么非要找周莹。

驮着金子千里万里跋山涉水安全吗。观众是真替图尔丹操心。

不过也是,图尔丹求婚周莹的情节,好像有点画蛇添足。

4.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沈星移,泾阳城潇洒阔公子,春风十里荒唐美少年。

备受家人宠爱,娇生惯养,桀骜不驯,飞扬跋扈。

听歌妓千红唱一支小曲儿,打赌一千两银子。

被周老四誉为,稳坐“泾阳城第一败家子”位置多年。

沈星移吃喝玩乐浪,不过是有他爹沈家老爷、他大哥沈月生为他“负重前行”。

但他并不是欺行霸市、横行乡里的那种恶少。

正相反,他内心单纯,气韵清新。

在荒唐地界时不时冒出一缕善良的光芒。

丁黑导演在微博里说:陈晓是亦正亦邪的大男孩,...符合沈星移混蛋加潇洒的感觉。

见多了风月场的虚情假意,沈星移被周莹的与众不同吸引。

与周莹斗嘴干仗,却忠心耿耿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周莹几次遇险他都舍命相救。

周莹却不买账,嘲笑他无能,除了吃喝玩乐啥也不会。

他问周莹:吴聘有什么好。

周莹怼他:哪儿哪儿都比你好。他被周莹刺激到了,与周莹打赌比拼生意。

他开始踏踏实实地跑街扛包送货,泥一身土一身,整个人有了彻底的

改变。

被土匪劫持,沈家老爷把他赎回,他却返回土匪窝要跟周莹继续关在一起。

周莹到迪化,他也跟着去卖沈家土布,顺道为周莹排忧解难。

他在山林峰峦大喊:周莹我爱你,我爱你。周莹却没有回应。

周莹被羁押,即将行刑。

沈星移被杜明礼蒙骗,拿着贝勒爷的假手谕去救周莹,结果反倒以劫狱罪被捉拿。

他爹沈四海一夜白头,散尽半付家财换得这不肖子性命远渡日本。

沈家不敢说富甲天下,但名门望族,抵死不接受沈星移娶周莹这样一个寡妇进门。

沈星移我行我素,无怨无悔,那种执着,真有汉乐府民歌《上邪》所描写的架势: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他对周莹说:总有一天,哪怕全世界反对,我也要风风光光把你娶回家。

他的告白,让从小流离颠沛,见惯血雨腥风,又是寡妇的周莹心存感激。

周莹没了吴聘,沈星移在她前途未卜的道路上撒下一把星光,给了她一个玫瑰色的梦。

是个女人都会心动。

誓言还在耳畔回响,周莹还没答复。沈星移已重点转移,投身革命了。

他接受了维新思想,办西式学堂,上街演说,宣传消除不平等,鼓动推翻清廷,参与暗杀慈禧,...。

最后,沈星移顶了吴家二叔长子吴泽暗杀慈禧和皇上的罪名,血洒东院命归西。

吴家逃过了满门抄斩,沈星移拿命保住了周莹。

周莹和沈星移,感情线贯穿全剧,却情深缘浅,没有善始也没有善终。

沈星移爱的要死要活,周莹直到最后同意。

是因为她明白了除了吴聘,世上最爱她的也就沈星移了。

即使他不成熟有些幼稚,干啥事情用力过猛,动不动就搏命。但也是为了她。

假如。

假如沈星移和周莹过上了婚后日子。依照他的性格,一天到晚不着家,有周莹,他可能也不管生意。

与周莹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床头打架还不一定床尾巴和。

沈星移喜欢刺激,他的生活要不断折腾,但“形而上”是需要大把大把银子垫底的。

这方面,他爹沈四海因爱子如命,吃尽苦头。

成了家,周莹会接过沈四海的接力棒,开始为沈星移的恣意妄为操心,整天提心吊胆,然后使银子擦屁股摆平。

累成黄脸婆还无处哭诉。

周莹富有也难免有烦的一天,沈星移折腾也难免有理所当然的一日。

你是我夫人你没理由不管,不就是花点银子嘛。

银子是白捡的?周莹打理家业,一分一厘都是心血。

甜蜜蜜分分钟打回原形。

所以,周莹当初犹豫没答应沈星移是有道理的。

若周莹身心疲惫,沈星移过往的全部荒唐会不会如鲠在喉?

周莹虽然大人大量,但也是女人。

​是女人,是不是也会翻旧账悔不当初。

不过,网友们力捧沈星移,但没在微博下留言怪编剧苏晓苑把吴聘写没了,又把沈星移写没了。

原因是,赵白石。

5.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赵白石对周莹,基本是他一个人的单相思,默默的暗恋,默默的守护。

终于表白,却被拒绝。

虽是一盆凉水,又何尝不是好事,拨开云雾见天日,知道答案,从此痛痛快快地做兄妹。

赵白石,一朝廷命官,尊崇正统纲常,起先对周莹的大大咧咧,不拘小节极其看不惯。

周莹小厮打扮在街头与洋人约瑟夫救助灾民,赵白石碰上,劝周莹不要抛头露面,要守妇道。

周莹的卖身契落在沈星移手中,沈星移告吴聘拐带丫头。

作为县令,赵白石把周莹判给吴聘,周莹在公堂之上居然高兴地吻了吴聘。

赵白石指着周莹讶异地说不出话来。这也太没规矩了吧。

若一般女子被沉塘那肯定是战战兢兢,凄凄惨惨戚戚。

周莹则高叫,做鬼先找宝来算账,把说假话的宝来吓晕了。

周莹被救起,不逃走,而是返回吴家,查清真相,还了自己的清白。

赵白石同时受理王世均投案,助周莹查到真凶。

一桩桩,一件件,发现这寡妇如此这般的硬气,赵白石心里竖起大拇指。

从此见周莹,忙不迭的尊称“夫人”、“夫人”。

一对乞丐夫妻因吸食鸦片双双身亡。周莹一把火,把投了八百两银子的五十亩罂粟全给烧了。

赵白石的服气里又增加了敬佩。

烧了罂粟,吴家陷于窘境,周莹思谋做棉花生意挽回颓局,苦于无本钱,设计偷出婆婆吴夫人压箱底的2000两银子。

吴夫人气得够呛,鸣锣告媳妇周莹。赵白石得知缘由,公事公办打了周莹三大板。

但心里对周莹的大胆精明佩服得很。

周莹和沈星移去迪化卖土布,遭土匪绑架。

赵白石得知消息,心急火燎飞马扬鞭跟着周老四前去营救。

周莹脱险,赵白石一块石头落地,在人群里找到周莹,却见她和沈星移一起坐在石阶上。嗯,颇有点酸楚。

周莹入股陕西织布局,是看好翻本快,并无它想。

厂子需要工人,招募织工顺理成章,她愿意给他们一口饭吃,因为她也尝过饥饿的滋味。

赵白石却被这个女人的胸怀感动,心有戚戚。

的确,任重的表演从机械、生硬,慢慢入戏,到收放自如。

演出了赵白石的器宇轩昂加窘迫。

一次次按耐不住去关注周莹,又一次次责备自己违背祖宗纲常。

真的快憋出内伤了。

观众心疼的要死。

赵白石对周莹多一分了解,对周莹的感情就加深一分。

从嫌弃到触动,到感慨,到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为了摆脱沈星移的一再告白,周莹在家族神堂发誓不再嫁,赵白石在

侧,把手攥出了血。

他被自己这个反应吓到了,慌里慌张,跑到书房,捧起书。

先压压惊。

与同窗吴泽喝酒,倒出苦水:世上最痛苦的是有些事明知不可为,忍而不舍也。

从此,守护在周莹周围。一听周莹有事,再是疲惫不堪,也马不停蹄赶去。

为周莹查询军需冤案,找到当年军需案的卷宗送到上海给予周莹,搞

得夫人吴漪嫉妒万分。

沈星移死后,赵白石求婚。周莹拒绝。因为周莹明白,他俩不合适。

赵白石仕途清晰笃定。

而周莹街头混混出身,嫁到吴家为冲喜,不是被族人沉塘,就是要她发誓不再嫁。不替吴家赚钱,连个暂栖身的地方都没有。

赵白石对周莹是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立在她面前像堵墙,不免望而生畏。

每次赵白石心潮汹涌,周莹却没有感觉。

家庭是油盐柴米酱醋茶,七大姑八大姨婚丧娶嫁。

跟赵白石结婚必得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中规中矩。

若二人意见不合,他会耐心的各种道理碎碎念,周莹受不了。

周莹任性,碰到这种情况,她要么妥协,要么离开。最后搞得朋友都

没得做,生意跟着受损。

与赵白石相配的应是吴漪。吴漪出身大户。

通文墨,可以红袖添香夜读书;善烹饪,可以洗手下厨作羹汤。

退一步是同窗好友妹妹,进一层符合总督夫人身份。

这些,赵白石心知肚明。

所以,吴漪将假贿赂清单置于书房成为周莹下狱的证据,他不原谅吴漪。

但也对吴漪说:我不会休了你。

赵白石是君子。

周莹拒绝他的求婚,他认。

许多观众替周莹不舍。周莹何尝不是,虽拒绝,却心有千千结。

6.一同成长,百炼成钢

这一帮人的出场就像张爱玲说的“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他们在周莹的各个阶段,托住她跃迁至新的层面。

他们愿意这样做,是因为“爱”以外的什么东西。

爱,是青春,青春渐行渐远。在爱情上,他们早已相忘于江湖。

若没遇见周莹,他们的生活也许是这样的:

吴聘与胡咏梅伉俪情深,吴聘成为吴家老爷2.0,日子也无风雨也无晴。

王世均在吳家一人之下几百号人之上,见识止于拨拉算盘,不会有机会与洋人过招。

赵白石一腔热血,忧国忧民,被老师张长清蒙骗欺瞒。坐在县太爷的位置上沉浮不定,疲于奔命。

图尔丹,骆驼背上的生意越来越大,却不会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

沈星移还是那个心底单纯的花花太岁;或许热衷维新,或许继承家业。都有可能。

遇见周莹后,人生的轨迹变了。

否则,他们怎会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周莹是团火,激活了他们性格中最出彩的部分,慢慢脱胎换骨。

他们是人杰,砥砺出周莹超凡的经商天分,成就了一代秦商首富。

花花轿子人抬人,彼此彼此,彼此彼此。

他们一路同行的岁月,痛苦并快乐着,可圈可点,可歌可泣。

在清末剧烈变动的年代,他们是契合的拍档和团队,九死不悔,百炼成钢。

这就是“爱”以外的东西。

看官以为呢?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