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人归处【古耽】

文案:落花纷雨,有人一直在时节的尽头站着,等那位荒唐的侯爷踏过山林园囿,再为他披一袭寒衣,亮一盏红灯笼,照着归处,花开似锦。

(一)

  江南飘着小雨。

  司御仰头细尝了几滴,啧啧两声,雨丝顺青发滑下,濡湿了一片绛紫色的朝服。

  记忆里,有人雨中撑了把油伞,朝他淡笑,“我生在江南,出门远游时在屋前槐树上系了一方巾帕,是邻嫂赠我的,侯爷若有机会去我故乡,在上面见到江南小生的字样,替我解了吧。”

  “还有,邻嫂的酥饼做的好吃,不酥很润,与江南下的小雨一般,侯爷去时定勿忘带把油伞,去尝尝邻嫂的酥饼。”

  司御抚着身旁裹了红巾的锦盒,声音干涩,“我来了你的家乡。”

  这雨润的发苦,没有停的迹象,铺洒成了雾帘,远处的山际都染成了墨绿色,羞得躲在帘后。

  马车的坐夫忍不住从腰带扯下一囊酒袋递来,笑道:“这雨一下就停不了,侯爷喝点酒,别让湿气侵了体,离镇子还有好一段路呢!”

  “无碍。”司御轻声回绝,坐夫讪讪,刚欲收回酒囊,却被人一把夺过。

  司御摇晃酒囊,一指打开扣塞,闻了闻,垂眼问道,“自家的酒?”

  “是,自家酿的,侯爷是嫌弃酒水粗鄙了吗……”

  “家住沪江一带?”

  坐夫一愣,应首,“是,就是侯爷要去的地方。”

  “啧”,音未落,司御已然昂首倒了一口酒,又摇晃了下酒囊,苦笑,“他家乡的酒都如此苦。”

  坐夫纳罕,不敢答话。怕是天下再没有这样的侯爷,说是游山玩水,却衣冠朝服坐一褴褛的马车。

  夜色渐近,苍穹成了墨色,雨依旧未停。司御凝着远处的山,剑眉紧蹙。

  马车行的慢,坐夫昏睡之际,只见一人跃起,再一眨眼,人已经落在了马背上。

  “劳烦借一匹马。”朗声说完,砍断了马的桎梏,疾驰而去。

  几个时辰后,雨初停。乌水镇外的山丘上,有人下了马,极目之处,只有几盏灯火忽闪忽现。

  “侯爷若是穿着这大紫的朝服向我跪下,我便不逃了。”

  “不,我本就不打算逃,假使侯爷恨我,我泸江乌水镇方家小儿,等你来伐。只是,还有机会吗?”

  那个人几近屏着呼吸嘲讽他,一脸淡漠,身后是越来越多倒下的死士。

  一把匕首洒下的血色,浸湿了整个胸膛,心被烫的发颤。

  司御,镇国锦衣侯,另封常胜将军。却在江户之战中惨败,性命都是将士们险换回来的,为二十年戎马厮杀的败笔。

  君王在大殿之上质问他何故,侯爷答曰:“胸口旧疾复发,难耐痛楚。”

  镇子笼上一层淡色的黑纱,不知何处的野狼在呜呜嚎叫。

  司御牵着马,找到了那间屋子。

  屋前立的槐树张扬着枝条,夜里飒飒作响。木窗内漆黑如墨,一片死寂,果真像是经久无人居住。

  只是过了三年而已,却将那个人住了十余年的气息消磨殆尽。

  司御上前想要扣门,忽顿,却一笑,从怀中取出那锦盒,依门靠下。

  是他下令处死那人的,怎么又忘了。

  胸口泛起一丝疼痛,有愈来愈烈的趋势,像是那把匕首又重新一寸寸撕裂他的血肉。

  思绪渐渐模糊。再睁眼,已是朗天白日,以及,一位妇人担忧的脸。

  “公子,怎地睡在地上,是不是身体不适?”梳着云鬓的妇人问道。

  司御站起身,一夜的煎熬让他差些摔倒,妇人作势来扶,他歉意地拒绝,“无需。”

  本是刻意冷漠,谁知妇人笑了笑,很是和蔼,“公子是觉得大男人无需我们这些女人帮忙吗,我们小云也是一个男子哩,还不是整日缠着我做酥饼,介意这些做什么。”

  司御无意答话,酥饼两个字却猛地让他惊觉,“你往这户人家送东西?”

  那妇人应到,后又奇怪地打量他:“公子衣着华贵,器宇不凡,如此落寞狼狈是为何?”话音刚落,却见面前的男子猛地睁目。

  “那么这家的人呢?”他问,语调奇怪。

  妇人越发疑惑,叹口气,上前扣门:“这时怕还在贪睡呢。”

  几下扣门声落,屋内却并无动静,司御皱眉。

  “咦,去哪了?”妇人自语。

  “苣姨。”身后有人喊道。像昨日的雨一样,清润温和。

  司御虎躯一震,猛然回头。

  却是失望盈了满目,不是,不是那人。

  那个人即使笑起来,也没有丝毫这般舒怀。

  槐树下的素衣男子笑着,眉眼皆是温柔,怀里拥了满满的字画。

  枝梢有一红色的绸子垂下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轻轻用嘴呼开,绸子轻飘,绛紫色的朝服落入眼中,还有一位立在门前怒目而视的——侯爷。

  “小云,你——”妇人刚欲迎上去。

  身旁一阵风呼过,方才还立不稳的公子,已经站在了槐树下,一手扼住另一人的脖子,飞快地抵在树上。

  “你是何人,为何住在这里?”司御压抑着怒气。

  字画落了一地,男子因脖子被桎梏,面色有些红润,“侯爷要找什么人,谁应该住在这里?”

  没有半分被人胁迫的危机感。

  司御手掌发力,冷笑,“云生,方云生,我找此人,这是他的住所。”

  司御俯视他的眼睛,想找出一丝端倪,那人却什么都没发生似的,静默了好久,忽然挤出一个笑容,“这位侯爷,可否与你所寻之人同我进屋,尝一尝乌水镇手艺最好的苣姨做的酥饼呢?”

  答非所问,司御却一愣,下意识护住了胸口的锦盒,手随之松开。

  男子得了空隙,弯身钻出了出来,理理打乱的衣襟,扬唇走来,经过妇人身旁时,食指放在唇边,弯眼嘘了一声。

  妇人了然,将竹篮递给他,说道:“这是刚做好的,就给你送来了,热着呢,好好招呼客人吧。”

  “多谢苣姨挂心了。”他回道。跨进门槛时,顿了顿,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一笑,直接进了屋。

(二)

  屋子不宽敞,装饰器具一看便知主人拮据,只是处处散发着墨香,桃枝从倚南的窗伸进来,与夜里不同,此时更有生机。

  司御凝着如墨的眸子,怀中的锦盒被江南潮湿的气息所染,凉意袭骨。

  “尝尝吧?”含糊地声音硬生生打断他的思绪。

  斜眼,那人叼了一枚酥饼,倾壶倒茶。

  屋内那一张占据大半地盘的木桌上,摆了一篮吃食。

  司御稍犹豫,过去拿起咬下一口。

  “味道如何?”倒茶的男子已经忍不住问道。

  “润。”没有咀嚼直接咽下,嗓子干哑。

  那人背挺了一下,飘着素衣给司御递来了一碗茶,手背有水渍。

  “我来这里一年余两月。”屋里除了司御屁股下那一把,已经没了椅子,男子直接坐在床上,直直看过来,司御发现他的脸很白。

  “没有见过屋子原先的主人。”他顿了一下,说,“我字里也有个云,但我叫楚云,家中无父母,鄙贱书生一人。”

  “喜爱四处游历,很少定居。”他目光平和如潭水,仿佛说的是真的。

  茶飘着热烟,许久,司御仰头喝完,沉声道:“即是如此,我还有一点事情没有完成,怕要打扰一日。”

  楚云弯着温和的眸子,点头,问道:“不知侯爷还有什么未完成之事?”

  “葬一个人。”

  风吹得桃枝轻摇,花香和着这低沉的一句话弥散在空气里。

  屋子的后面横过一条小溪,沿岸几棵桃树开的正盛。

  司御做了个墓冢,恰够放进那锦盒,在桃树下孤立着,凄凉的很。

  “没有墓碑。”楚云从身后走上来,素衣裹着风。

  司御望着突起的土丘呆立了会,最终持着剑,凌空划过几笔。

  吾妻之墓。

  树杆上留下这四个苍劲的字。

  “不写姓氏么?”楚云立在一旁,眼神幽暗微明。

  司御收回剑,粗粝的手指滑过树上的字,一笔一笔,用力描摹。不一会,指尖擦出血渍。

  “不需要刻上姓氏,他的名字,他的相貌,以及……”低沉的声音回荡不息,“以及他的背叛,我会此生铭记,想这世上再没有除我以外一个人记得他。”

  “侯爷真是痴。”楚云在墓冢的上方,轻折下一段桃枝,别在腰间。

  随即居高临下,朝司御淡笑着伸出手,“今夜是乌水镇的灯会,侯爷能否赏光一游?”

(三)

  夜幕来时,乌水镇的灯会照亮了半边山丘。

  风凉凉的。

  楚云依旧是那身素衣,从一堆字画中探出头,眨眼笑道,“侯爷,不吆喝是没有生意的。”

  逛灯会成了做生意。

  “字画还需要吆喝?”

  司御在一旁茶摊上坐着,看向别处,神情都僵住了,“我不曾做过这些。”

  他换了身墨蓝布衣,一身凛冽的寒气隐在骨子里。

  “侯爷上阵杀敌都骁勇无比,招呼生意比那简单多了。”楚云将字画一个个摆好,装裱的好些的便挂着,逢了过路的人就拉进来看看。

  红色的灯笼悬在空中,把正忙碌的那人照出了几分烟火。

  司御发现,楚云有张利嘴。

  字画是富贾们装斯文的东西,与乌水镇这靠山吃山的百姓们无半点干系,而那人只说了几句,便有人匆匆付了银子走人。

  司御有些好奇,待人散了些,便过去问,“你说了什么?这些人理应没有闲银买字画。”

  楚云把钱裹在布里,细心妥善。

  “我跟他们说,那边茶摊上坐着的是朝廷命官,来这巡视的。若是生意兴隆些,让朝廷知道乌水镇还有开发的价值,也许来年就能接到拨款了。”

  拿朝廷做买卖,世间有几人?

  司御似是淡笑了,蓦地飞身,摘下悬在半空中的红灯笼,照在那人脸上,里边烛光闪动。

  “乌水镇的灯会,当属花灯最有名,我未曾见过,能带我去看看?”

  半明半灭的光,掩不住那人生来白的过分的脸颊。

  “从侯爷之命。”他笑。

  未有缘由的熟悉感,以及逐渐涌上心口的疼痛。

  花灯集会位于河旁,临近放灯时刻,石桥上、河边,早已人头攒动,稍不留神,就不知会被挤向何处。

  楚云力弱单薄,想挤进攒动的人群,哪知被一姑娘撞到,手中刚买来的荷花灯险些弄丢。

  一旁的司御稳如磐石,见他狼狈,叹了口气,一手捞起他,一手接着花灯,奔去了人较少的下游。

  “放花灯就需去人多的地方。”

  楚云脚一着地,皱起眉,眼神不离那片灯火。

  司御仿若未闻,拿着花灯看了看。

  精巧的做工,如出清水般润滑的荷叶,映得中央那碗口大小的黑色的“奠”字,仿佛生了颜色。  

  今日中元,他都忘了。

  “乌石镇的灯会在七月十五,鬼门大开,阴阳相聚,如此热闹如白昼,为的是让故去的亲人安心,亦不觉寂寞。”

  楚云递与他笔纸,指尖相碰时,司御觉得有一丝凉意。

  “花灯随河水飘去之时,就是自己的虔诚被上苍感知的时候,这就是由来。”

  楚云神色淡漠地望着河水,像是没有什么虔诚,和思念之人。

  司御素来不信佛神,沙场之上,强者才能残喘性命,这是求生的本能,不是所谓的命。

  只是罢……

  有一个人,也真叫他信了命。

  放灯时刻,千千花灯涌入河面,乘着水波蜿蜒流动,像一条长长的发光的带子。

  司御手中的花灯,还未放入河中,就悄然开放,始料未及,白底黑字蓦然敞开——祈吾思念之人之安泰。

  “又是他吧。”楚云眼神一斜,弯了弯眼,“侯爷真痴,已死之人罢了。”

  话音未落,面前的人眉峰一凝,周身的寒气陡然上升,“窥探他人私事的习惯劝你还是改掉。”

  楚云愣怔片刻,随后竟笑了。

  只是笑眼里隐藏的些许东西,这会儿无处遁形。

(四)  

  灯会一直热闹过了三更,楚云拉着司御猜了灯谜,抢了人女子抛得绣球,逛了庙会,做了对联。

  末了,人渐渐散了。司御说,今日启程回朝离开江南。

  楚云瞪着一夜未合的眼睛,忽地一掌拍在司御肩上,“喝酒吧?”

分明是询问的语气,可司御就是被一双手毅然决然地拖进了酒馆。

  只是恰巧有心人撞上了有心人。

  五更天时,苍穹变得灰蒙,有泛白之势。司御放下了第十一个酒坛。

  而说要喝酒那人,已经趴下,面前孤单单的那碗酒还未见底。

  司御揉了揉眉心,已有些倦意,付了酒钱,用剑柄把瘫软那人的脸翻了过来。

  “回家了。”

  “唔……我要狂歌痛饮!”

  被打扰好眠的人猛地坐起来,醉眼朦胧。

  司御也有醉意涌上,剑柄轻戳他的脸,挑眉,“那你唱,我洗耳恭听。”

  楚云煞有其事般端坐了身体,双颊泛红,张口强唱着铿锵之音。

  “君临池下,谁人战袍染红了天涯,折戟沉沙,你的红缨颠覆了兵甲……”

  温和的嗓音和这首歌强烈的违和感,冲击着司御浑身的脉络。

  他努力地描绘出记忆里那人的脸,可越努力,就越模糊,最终消散,只剩面前的人一张一合的嘴。

  司御猛地攥住楚云的手腕,“你是从何处学的这首歌?”

  楚云晃了晃脑袋,愣了片刻,含糊着,“别人教的。”他顿了顿,想起什么,忽然咧开嘴笑,“一个将军,不爱上朝,性情极其顽劣的将军教的。”

  “那将军叫什么?”司御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在无法抑制地颤抖。

  “他叫……”说到一半,楚云猛地停住,剧烈地咳了几声,表情变得痛苦。

  司御面色一凛,中毒了?

  楚云捂住胸口,整个人缩成了一团,睁开的眸子都变得清醒了,扯着司御的半边袖子,眉眼皱的让人心惊。

  “侯爷……疼……”

  这一声侯爷,有一瞬间,司御觉得自己的胸口很应景地袭来熟悉的刺痛感。

  一手掀开楚云的衣衫,有股腥味涌上喉头,头痛欲裂。

  一条寸长的伤疤,泛着红,狰狞地肆虐在这个人半边胸膛。

  这是……

  “陛下,这次讨伐有细作告密,导致对方提前重兵部署,司将军英勇,即便这样,还是杀进了逆贼老窝,取了首级。”

  “那为什么兵力所剩不过百,这人从死人堆里被人抬回来?”皇帝冷着眉,眼神未离开过躺在床上的人。

  “听幸存的将士们说……是因为一个人。”耄耋之年的老臣抹了抹汗,“他随军作战,吃饭睡觉不离司将军片刻,两人关系甚笃,却在战场上丧了命,因此……”

  “因此这位朕最信任的司将军丧失了斗志,抛下他的士兵,想要死在战场上?”皇帝唇边几分冷笑,“荒谬,那个人是谁?”

  “据说是将军府的幕僚,名方云生,江南人士,其他不详。”

  过了几日,司将军醒了,却识不得人,整日静静地坐着不说话,逢人只痴痴地喊着“云生”,像个七岁的孩童。

  这样的病症,宫里的太医均束手无策。

  最后,英明的皇帝宣来了那位老臣,面若寒霜,“那个幕僚的尸骨找到了吗?”

  “尚未……”老臣犹豫了会,轻声道,“只有人见他被大刀刺穿了胸,以为死定,便告知司将军。但……先下生死不明……”

  “尸骨未寒都能找到,更何况他区区一个生死不明。”

  “陛下是想……解铃还须系铃人?”

  皇帝眼底满是冷意,“前几日不是抓了一个苗疆的巫师。”

  “陛下!”老臣大惊,跪了下来,“巫蛊之术,是犯天下之大不韪的!”

  “我天朝的侯爷,镇国将军,不需要软肋。如此,我宁冒天下之大不韪。”皇帝拂袖,大步离了金殿。

(五)

  蜷在一起的人已疼的晕厥。

  司御红着眼,伸手抚上那张白的过分的脸颊。

  “为的是让故去的亲人安心,亦不觉得寂寞。”

  “侯爷真痴,已死之人罢了。”

  你说你是已死之人,可你在我脑中鲜活地跋扈了三年。

  记忆里的那个方云生,薄情寡义,背叛至爱。

  云生,我竟将你记错了三载,恨错了三载。

  天灰蒙蒙地,凉风吹开了落花,又过了一日。

  楚云觉得,自己大抵做了一个美梦,有双粗粝的手,细心地触摸着那条让他疼到骨子里的伤口,一遍遍喃喃着对不起,还说,“原来我一直在与你一起痛。”

  起身,扫视一眼,屋子空了。

  那人走了吧,楚云想。

  他是从那次战役之后,拖着这般身体,残喘至今的人,不能再与当日相比。

  将军府幕僚方云生有过人之智,善为军师。却一着不慎,为了挡住那刺向正冲锋在前的人的刀,落下了马,淹没死尸之中。

  被救醒来时,已过了半载,却听闻司将军失利江沪后,重整旗鼓,连获几次战役之大捷,所向披靡。

  从此再无方云生。

  天亮,一缕光照进屋子,驱散了昏沉。

  楚云裹上素衣,下床,站在南边的窗户前,冷风徐徐,扑在身上。

  忽然凝眸一惊,透过桃枝丫,后院里那座小土丘,被人挖开,锦盒弃在一旁地上,里面空无一物。

  而那棵遮蔽的桃树,也被拦腰斩断。

  愣怔之际,房门轻开,浮尘翻起,一个人直接将他拥住。

  “云生,云生,我把你葬了。”

  耳边那人委屈地轻喃,楚云觉得四肢百骸都涌出着一股思念。

  “你还祝我安泰。”一弯眼,脸颊湿了。

  他在蹭他的脸,只流血不流泪的司大将军,哼哼地咬他脸颊的肉,像个七岁孩童。

  “不与你合葬一墓,长成合抱之树,我惜不得死。”楚云笑了,走过了三载光景,这个人还是来到了他的身边。

  

  

  

  

  

  

  

  

  

  文案:落花纷雨,有人一直在时节的尽头站着,等那位荒唐的侯爷踏过山林园囿,再为他披一袭寒衣,亮一盏红灯笼,照着归处,花开似锦。

  

  

  

(一)

  江南飘着小雨。

  司御仰头细尝了几滴,啧啧两声,雨丝顺青发滑下,濡湿了一片绛紫色的朝服。

  记忆里,有人雨中撑了把油伞,朝他淡笑,“我生在江南,出门远游时在屋前槐树上系了一方巾帕,是邻嫂赠我的,侯爷若有机会去我故乡,在上面见到江南小生的字样,替我解了吧。”

  “还有,邻嫂的酥饼做的好吃,不酥很润,与江南下的小雨一般,侯爷去时定勿忘带把油伞,去尝尝邻嫂的酥饼。”

  司御抚着身旁裹了红巾的锦盒,声音干涩,“我来了你的家乡。”

  这雨润的发苦,没有停的迹象,铺洒成了雾帘,远处的山际都染成了墨绿色,羞得躲在帘后。

  马车的坐夫忍不住从腰带扯下一囊酒袋递来,笑道:“这雨一下就停不了,侯爷喝点酒,别让湿气侵了体,离镇子还有好一段路呢!”

  “无碍。”司御轻声回绝,坐夫讪讪,刚欲收回酒囊,却被人一把夺过。

  司御摇晃酒囊,一指打开扣塞,闻了闻,垂眼问道,“自家的酒?”

  “是,自家酿的,侯爷是嫌弃酒水粗鄙了吗……”

  “家住沪江一带?”

  坐夫一愣,应首,“是,就是侯爷要去的地方。”

  “啧”,音未落,司御已然昂首倒了一口酒,又摇晃了下酒囊,苦笑,“他家乡的酒都如此苦。”

  坐夫纳罕,不敢答话。怕是天下再没有这样的侯爷,说是游山玩水,却衣冠朝服坐一褴褛的马车。

  夜色渐近,苍穹成了墨色,雨依旧未停。司御凝着远处的山,剑眉紧蹙。

  马车行的慢,坐夫昏睡之际,只见一人跃起,再一眨眼,人已经落在了马背上。

  “劳烦借一匹马。”朗声说完,砍断了马的桎梏,疾驰而去。

  几个时辰后,雨初停。乌水镇外的山丘上,有人下了马,极目之处,只有几盏灯火忽闪忽现。

  “侯爷若是穿着这大紫的朝服向我跪下,我便不逃了。”

  “不,我本就不打算逃,假使侯爷恨我,我泸江乌水镇方家小儿,等你来伐。只是,还有机会吗?”

  那个人几近屏着呼吸嘲讽他,一脸淡漠,身后是越来越多倒下的死士。

  一把匕首洒下的血色,浸湿了整个胸膛,心被烫的发颤。

  司御,镇国锦衣侯,另封常胜将军。却在江户之战中惨败,性命都是将士们险换回来的,为二十年戎马厮杀的败笔。

  君王在大殿之上质问他何故,侯爷答曰:“胸口旧疾复发,难耐痛楚。”

  镇子笼上一层淡色的黑纱,不知何处的野狼在呜呜嚎叫。

  司御牵着马,找到了那间屋子。

  屋前立的槐树张扬着枝条,夜里飒飒作响。木窗内漆黑如墨,一片死寂,果真像是经久无人居住。

  只是过了三年而已,却将那个人住了十余年的气息消磨殆尽。

  司御上前想要扣门,忽顿,却一笑,从怀中取出那锦盒,依门靠下。

  是他下令处死那人的,怎么又忘了。

  胸口泛起一丝疼痛,有愈来愈烈的趋势,像是那把匕首又重新一寸寸撕裂他的血肉。

  思绪渐渐模糊。再睁眼,已是朗天白日,以及,一位妇人担忧的脸。

  “公子,怎地睡在地上,是不是身体不适?”梳着云鬓的妇人问道。

  司御站起身,一夜的煎熬让他差些摔倒,妇人作势来扶,他歉意地拒绝,“无需。”

  本是刻意冷漠,谁知妇人笑了笑,很是和蔼,“公子是觉得大男人无需我们这些女人帮忙吗,我们小云也是一个男子哩,还不是整日缠着我做酥饼,介意这些做什么。”

  司御无意答话,酥饼两个字却猛地让他惊觉,“你往这户人家送东西?”

  那妇人应到,后又奇怪地打量他:“公子衣着华贵,器宇不凡,如此落寞狼狈是为何?”话音刚落,却见面前的男子猛地睁目。

  “那么这家的人呢?”他问,语调奇怪。

  妇人越发疑惑,叹口气,上前扣门:“这时怕还在贪睡呢。”

  几下扣门声落,屋内却并无动静,司御皱眉。

  “咦,去哪了?”妇人自语。

  “苣姨。”身后有人喊道。像昨日的雨一样,清润温和。

  司御虎躯一震,猛然回头。

  却是失望盈了满目,不是,不是那人。

  那个人即使笑起来,也没有丝毫这般舒怀。

  槐树下的素衣男子笑着,眉眼皆是温柔,怀里拥了满满的字画。

  枝梢有一红色的绸子垂下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轻轻用嘴呼开,绸子轻飘,绛紫色的朝服落入眼中,还有一位立在门前怒目而视的——侯爷。

  “小云,你——”妇人刚欲迎上去。

  身旁一阵风呼过,方才还立不稳的公子,已经站在了槐树下,一手扼住另一人的脖子,飞快地抵在树上。

  “你是何人,为何住在这里?”司御压抑着怒气。

  字画落了一地,男子因脖子被桎梏,面色有些红润,“侯爷要找什么人,谁应该住在这里?”

  没有半分被人胁迫的危机感。

  司御手掌发力,冷笑,“云生,方云生,我找此人,这是他的住所。”

  司御俯视他的眼睛,想找出一丝端倪,那人却什么都没发生似的,静默了好久,忽然挤出一个笑容,“这位侯爷,可否与你所寻之人同我进屋,尝一尝乌水镇手艺最好的苣姨做的酥饼呢?”

  答非所问,司御却一愣,下意识护住了胸口的锦盒,手随之松开。

  男子得了空隙,弯身钻出了出来,理理打乱的衣襟,扬唇走来,经过妇人身旁时,食指放在唇边,弯眼嘘了一声。

  妇人了然,将竹篮递给他,说道:“这是刚做好的,就给你送来了,热着呢,好好招呼客人吧。”

  “多谢苣姨挂心了。”他回道。跨进门槛时,顿了顿,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一笑,直接进了屋。

(二)

  屋子不宽敞,装饰器具一看便知主人拮据,只是处处散发着墨香,桃枝从倚南的窗伸进来,与夜里不同,此时更有生机。

  司御凝着如墨的眸子,怀中的锦盒被江南潮湿的气息所染,凉意袭骨。

  “尝尝吧?”含糊地声音硬生生打断他的思绪。

  斜眼,那人叼了一枚酥饼,倾壶倒茶。

  屋内那一张占据大半地盘的木桌上,摆了一篮吃食。

  司御稍犹豫,过去拿起咬下一口。

  “味道如何?”倒茶的男子已经忍不住问道。

  “润。”没有咀嚼直接咽下,嗓子干哑。

  那人背挺了一下,飘着素衣给司御递来了一碗茶,手背有水渍。

  “我来这里一年余两月。”屋里除了司御屁股下那一把,已经没了椅子,男子直接坐在床上,直直看过来,司御发现他的脸很白。

  “没有见过屋子原先的主人。”他顿了一下,说,“我字里也有个云,但我叫楚云,家中无父母,鄙贱书生一人。”

  “喜爱四处游历,很少定居。”他目光平和如潭水,仿佛说的是真的。

  茶飘着热烟,许久,司御仰头喝完,沉声道:“即是如此,我还有一点事情没有完成,怕要打扰一日。”

  楚云弯着温和的眸子,点头,问道:“不知侯爷还有什么未完成之事?”

  “葬一个人。”

  风吹得桃枝轻摇,花香和着这低沉的一句话弥散在空气里。

  屋子的后面横过一条小溪,沿岸几棵桃树开的正盛。

  司御做了个墓冢,恰够放进那锦盒,在桃树下孤立着,凄凉的很。

  “没有墓碑。”楚云从身后走上来,素衣裹着风。

  司御望着突起的土丘呆立了会,最终持着剑,凌空划过几笔。

  吾妻之墓。

  树杆上留下这四个苍劲的字。

  “不写姓氏么?”楚云立在一旁,眼神幽暗微明。

  司御收回剑,粗粝的手指滑过树上的字,一笔一笔,用力描摹。不一会,指尖擦出血渍。

  “不需要刻上姓氏,他的名字,他的相貌,以及……”低沉的声音回荡不息,“以及他的背叛,我会此生铭记,想这世上再没有除我以外一个人记得他。”

  “侯爷真是痴。”楚云在墓冢的上方,轻折下一段桃枝,别在腰间。

  随即居高临下,朝司御淡笑着伸出手,“今夜是乌水镇的灯会,侯爷能否赏光一游?”

(三)

  夜幕来时,乌水镇的灯会照亮了半边山丘。

  风凉凉的。

  楚云依旧是那身素衣,从一堆字画中探出头,眨眼笑道,“侯爷,不吆喝是没有生意的。”

  逛灯会成了做生意。

  “字画还需要吆喝?”

  司御在一旁茶摊上坐着,看向别处,神情都僵住了,“我不曾做过这些。”

  他换了身墨蓝布衣,一身凛冽的寒气隐在骨子里。

  “侯爷上阵杀敌都骁勇无比,招呼生意比那简单多了。”楚云将字画一个个摆好,装裱的好些的便挂着,逢了过路的人就拉进来看看。

  红色的灯笼悬在空中,把正忙碌的那人照出了几分烟火。

  司御发现,楚云有张利嘴。

  字画是富贾们装斯文的东西,与乌水镇这靠山吃山的百姓们无半点干系,而那人只说了几句,便有人匆匆付了银子走人。

  司御有些好奇,待人散了些,便过去问,“你说了什么?这些人理应没有闲银买字画。”

  楚云把钱裹在布里,细心妥善。

  “我跟他们说,那边茶摊上坐着的是朝廷命官,来这巡视的。若是生意兴隆些,让朝廷知道乌水镇还有开发的价值,也许来年就能接到拨款了。”

  拿朝廷做买卖,世间有几人?

  司御似是淡笑了,蓦地飞身,摘下悬在半空中的红灯笼,照在那人脸上,里边烛光闪动。

  “乌水镇的灯会,当属花灯最有名,我未曾见过,能带我去看看?”

  半明半灭的光,掩不住那人生来白的过分的脸颊。

  “从侯爷之命。”他笑。

  未有缘由的熟悉感,以及逐渐涌上心口的疼痛。

  花灯集会位于河旁,临近放灯时刻,石桥上、河边,早已人头攒动,稍不留神,就不知会被挤向何处。

  楚云力弱单薄,想挤进攒动的人群,哪知被一姑娘撞到,手中刚买来的荷花灯险些弄丢。

  一旁的司御稳如磐石,见他狼狈,叹了口气,一手捞起他,一手接着花灯,奔去了人较少的下游。

  “放花灯就需去人多的地方。”

  楚云脚一着地,皱起眉,眼神不离那片灯火。

  司御仿若未闻,拿着花灯看了看。

  精巧的做工,如出清水般润滑的荷叶,映得中央那碗口大小的黑色的“奠”字,仿佛生了颜色。  

  今日中元,他都忘了。

  “乌石镇的灯会在七月十五,鬼门大开,阴阳相聚,如此热闹如白昼,为的是让故去的亲人安心,亦不觉寂寞。”

  楚云递与他笔纸,指尖相碰时,司御觉得有一丝凉意。

  “花灯随河水飘去之时,就是自己的虔诚被上苍感知的时候,这就是由来。”

  楚云神色淡漠地望着河水,像是没有什么虔诚,和思念之人。

  司御素来不信佛神,沙场之上,强者才能残喘性命,这是求生的本能,不是所谓的命。

  只是罢……

  有一个人,也真叫他信了命。

  放灯时刻,千千花灯涌入河面,乘着水波蜿蜒流动,像一条长长的发光的带子。

  司御手中的花灯,还未放入河中,就悄然开放,始料未及,白底黑字蓦然敞开——祈吾思念之人之安泰。

  “又是他吧。”楚云眼神一斜,弯了弯眼,“侯爷真痴,已死之人罢了。”

  话音未落,面前的人眉峰一凝,周身的寒气陡然上升,“窥探他人私事的习惯劝你还是改掉。”

  楚云愣怔片刻,随后竟笑了。

  只是笑眼里隐藏的些许东西,这会儿无处遁形。

(四)  

  灯会一直热闹过了三更,楚云拉着司御猜了灯谜,抢了人女子抛得绣球,逛了庙会,做了对联。

  末了,人渐渐散了。司御说,今日启程回朝离开江南。

  楚云瞪着一夜未合的眼睛,忽地一掌拍在司御肩上,“喝酒吧?”

分明是询问的语气,可司御就是被一双手毅然决然地拖进了酒馆。

  只是恰巧有心人撞上了有心人。

  五更天时,苍穹变得灰蒙,有泛白之势。司御放下了第十一个酒坛。

  而说要喝酒那人,已经趴下,面前孤单单的那碗酒还未见底。

  司御揉了揉眉心,已有些倦意,付了酒钱,用剑柄把瘫软那人的脸翻了过来。

  “回家了。”

  “唔……我要狂歌痛饮!”

  被打扰好眠的人猛地坐起来,醉眼朦胧。

  司御也有醉意涌上,剑柄轻戳他的脸,挑眉,“那你唱,我洗耳恭听。”

  楚云煞有其事般端坐了身体,双颊泛红,张口强唱着铿锵之音。

  “君临池下,谁人战袍染红了天涯,折戟沉沙,你的红缨颠覆了兵甲……”

  温和的嗓音和这首歌强烈的违和感,冲击着司御浑身的脉络。

  他努力地描绘出记忆里那人的脸,可越努力,就越模糊,最终消散,只剩面前的人一张一合的嘴。

  司御猛地攥住楚云的手腕,“你是从何处学的这首歌?”

  楚云晃了晃脑袋,愣了片刻,含糊着,“别人教的。”他顿了顿,想起什么,忽然咧开嘴笑,“一个将军,不爱上朝,性情极其顽劣的将军教的。”

  “那将军叫什么?”司御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在无法抑制地颤抖。

  “他叫……”说到一半,楚云猛地停住,剧烈地咳了几声,表情变得痛苦。

  司御面色一凛,中毒了?

  楚云捂住胸口,整个人缩成了一团,睁开的眸子都变得清醒了,扯着司御的半边袖子,眉眼皱的让人心惊。

  “侯爷……疼……”

  这一声侯爷,有一瞬间,司御觉得自己的胸口很应景地袭来熟悉的刺痛感。

  一手掀开楚云的衣衫,有股腥味涌上喉头,头痛欲裂。

  一条寸长的伤疤,泛着红,狰狞地肆虐在这个人半边胸膛。

  这是……

  “陛下,这次讨伐有细作告密,导致对方提前重兵部署,司将军英勇,即便这样,还是杀进了逆贼老窝,取了首级。”

  “那为什么兵力所剩不过百,这人从死人堆里被人抬回来?”皇帝冷着眉,眼神未离开过躺在床上的人。

  “听幸存的将士们说……是因为一个人。”耄耋之年的老臣抹了抹汗,“他随军作战,吃饭睡觉不离司将军片刻,两人关系甚笃,却在战场上丧了命,因此……”

  “因此这位朕最信任的司将军丧失了斗志,抛下他的士兵,想要死在战场上?”皇帝唇边几分冷笑,“荒谬,那个人是谁?”

  “据说是将军府的幕僚,名方云生,江南人士,其他不详。”

  过了几日,司将军醒了,却识不得人,整日静静地坐着不说话,逢人只痴痴地喊着“云生”,像个七岁的孩童。

  这样的病症,宫里的太医均束手无策。

  最后,英明的皇帝宣来了那位老臣,面若寒霜,“那个幕僚的尸骨找到了吗?”

  “尚未……”老臣犹豫了会,轻声道,“只有人见他被大刀刺穿了胸,以为死定,便告知司将军。但……先下生死不明……”

  “尸骨未寒都能找到,更何况他区区一个生死不明。”

  “陛下是想……解铃还须系铃人?”

  皇帝眼底满是冷意,“前几日不是抓了一个苗疆的巫师。”

  “陛下!”老臣大惊,跪了下来,“巫蛊之术,是犯天下之大不韪的!”

  “我天朝的侯爷,镇国将军,不需要软肋。如此,我宁冒天下之大不韪。”皇帝拂袖,大步离了金殿。

(五)

  蜷在一起的人已疼的晕厥。

  司御红着眼,伸手抚上那张白的过分的脸颊。

  “为的是让故去的亲人安心,亦不觉得寂寞。”

  “侯爷真痴,已死之人罢了。”

  你说你是已死之人,可你在我脑中鲜活地跋扈了三年。

  记忆里的那个方云生,薄情寡义,背叛至爱。

  云生,我竟将你记错了三载,恨错了三载。

  天灰蒙蒙地,凉风吹开了落花,又过了一日。

  楚云觉得,自己大抵做了一个美梦,有双粗粝的手,细心地触摸着那条让他疼到骨子里的伤口,一遍遍喃喃着对不起,还说,“原来我一直在与你一起痛。”

  起身,扫视一眼,屋子空了。

  那人走了吧,楚云想。

  他是从那次战役之后,拖着这般身体,残喘至今的人,不能再与当日相比。

  将军府幕僚方云生有过人之智,善为军师。却一着不慎,为了挡住那刺向正冲锋在前的人的刀,落下了马,淹没死尸之中。

  被救醒来时,已过了半载,却听闻司将军失利江沪后,重整旗鼓,连获几次战役之大捷,所向披靡。

  从此再无方云生。

  天亮,一缕光照进屋子,驱散了昏沉。

  楚云裹上素衣,下床,站在南边的窗户前,冷风徐徐,扑在身上。

  忽然凝眸一惊,透过桃枝丫,后院里那座小土丘,被人挖开,锦盒弃在一旁地上,里面空无一物。

  而那棵遮蔽的桃树,也被拦腰斩断。

  愣怔之际,房门轻开,浮尘翻起,一个人直接将他拥住。

  “云生,云生,我把你葬了。”

  耳边那人委屈地轻喃,楚云觉得四肢百骸都涌出着一股思念。

  “你还祝我安泰。”一弯眼,脸颊湿了。

  他在蹭他的脸,只流血不流泪的司大将军,哼哼地咬他脸颊的肉,像个七岁孩童。

  “不与你合葬一墓,长成合抱之树,我惜不得死。”楚云笑了,走过了三载光景,这个人还是来到了他的身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嫁给我不喜欢的公子 作者:慎独少女 先婚后爱的甜甜故事。有车车!!! 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慎独少女阅读 1,644评论 0 14
  • 城门虚掩,街巷漠漠灯火倦,更夫敲打,漏声慢酒旗眠,月浣云纱,青石板路雨痕浅,梧桐秋风,劝别了离雁,独蝉血喉声声老,...
    潘三十四阅读 131评论 2 10
  • 凤羽三十年 宫廷夜宴,歌舞升平,觥筹交错。 我落座于下方,一袭湖蓝色长裙,眉眼低敛,一派安静的大家闺秀模样 高位的...
    L安凉阅读 318评论 1 13
  • 将军出生于冬日,是京都下雪最大的一天,嘹亮的哭声响彻整个将军府,那晚白雪映着月光亮透了天。 将军是女孩,可最得老将...
    晏綏阅读 104评论 0 4
  • 此文承接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直圆到《三生三世枕上书》,再作续。相当于枕上书的前传和续写。有大量上古洪荒时...
    CH南苼阅读 417评论 0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