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的毕业季不迷茫

图片来源网络

前不久,我才刚刚摆脱无业游民的身份。

摆脱这个身份之前,我的日常就是一个资深技术宅的腐烂生活。

追剧、看小说、各种论坛转、沉迷网红池子李诞以及狼人杀不能自拔。

可以一连几天不出门,外卖盒子堆成山。

没有课不用上班还有钱的大学宿舍便是天上人间。

迫使我出门投简历找工作的,就是没有钱了。我很诚实。

我妈隔三差五地打电话问我在干嘛,有没有找到工作。

跟我妈和平共处二十多年,毕业找工作的这个事情,让我跟她产生了很大的隔阂。那段时间我从不主动打电话给她,甚至看到她的电话就害怕。我知道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我害怕别人比我更着急。

我妈就是这样,永远比我急。永远急在我的前头。

我初中的时候,她担心我上不了好的高中。我高中,她担心我上不了好的大学。我大学,她担心我找不到工作。

她现在,就是担心我找不到工作。但我没有办法劝服她让她不要担心,因为我就很担心。

我一直在说服自己找工作一定要找自己喜欢的,但是没有收入来源又让我时不时动摇一下想随便找个工作先糊口。我知道一旦踏足不喜欢的行业再想抽身出来会是一个很困难且麻烦的事。我没有那么害怕困难,也没有那么怕麻烦,我最怕的是,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带走了我一往无前的勇气。

我对时间充满了敬畏。

我跟我妈的矛盾点,一个在找工作的这个事情上,另一个就在钱上。

这两点息息相关。

四月初,她给我转了一千块钱。然后因为我几次找的工作都不是很顺利,穷得兜里只剩几个硬币,所以给她退了五百过去。

四月底,她又给我转了一千块,我又全给退了回去。

直到五一她给我发红发,我没有收。到晚上就接到我爸电话,说,你要是没钱了跟家里说,别不好意思,也千万别贷款啊。还给我科普了他在网上看到的女大学生裸贷的新闻。

我爸跟我的代沟表现在:他不知道我是每天都会看一下热点的人,还有他永远觉得我很单纯好骗。

至于我不要我妈的钱的原因,除了拉不下脸以外,还有对想做的事情的坚持。不接受她的钱,她会担心我究竟在怎么过生活。但是接受,内心的罪恶感就可能打破我原有的坚持。我们就这样僵持不下。

我一边投简历等回复,一边跟着室友去做兼职。(实际上也只是做了一天)原因是我的室友跟上面的小领导吵架了。大学生兼职不会签劳务合同,很多地方最多就签一张协议,我们的权益保障本身就大打折扣。这些我懂。我们会遇到各种性格,使用各种手段的管理者。这些我也知道。忍,还是不忍,于我都不是一念之间的想法。

我的室友是很典型的黄色性格的那种人,脾气火爆,对一切看不顺眼的事情说“NO”,有非常难能可贵的批判精神,追求公平,反对一切不平等的压迫。她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见证过她每一次反抗的不成功,也永远选择站队她这边。

说反抗不成功,是因为每一次的反抗,都并没有达到真正的目的,甚至有些时候还弄巧成拙,丧失了很多的机会,穷心劳力还伤财,但它并不是失败的。我没有办法站在朋友的角度去对她说,我们应该要忍耐这些,虽然它并不对。有句话说,“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对错。”温柔地接受和平静地忍受,都是一种保护伞。它保护了我们仅剩的一点利益,但它却是对人生信念的一种摧残。

我不愿意告诉别人诸如世界就是这样云云。我更加想说的是,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又温暖的存在。

你总有一天会明白,路到底应该怎么走。也会知道,脾气到底该不该收。你会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去让步,去忍受一些什么。这是所谓社会的历练。我希望你不必成为你讨厌的那种人,也不需要多圆滑多世故,只是菱角不用那么锋利,不伤人伤己,就好。

从兼职的地方回来后,我跟室友一致认为还是要尽快找到一份全职工作。然后我们又为了各自的理想再分开。

同时投了一家科技公司自媒体运营和一家期刊类杂志社,都还感觉不错。

收到通知被录用的时候跟老爸打了个电话,我说:

科技公司工资高、待遇好,但我不是很喜欢。

杂志社我喜欢,环境好,但是工资低,即便转正,工资还是低。

怎么选?

然后我爸说,你不管它工资怎么低,做你喜欢的事情。顿时感动到哭,我爸真开明,真理解我。当下就做了一个痛快的决定——去科技公司!

好吧,我骗你们的。我去了杂志社。

晚上请一个朋友(Y)撸串喝酒,跟他聊到找工作发生的一些事情,还有这段时间跟父母的关系。他说,都是这样。

他室友找工作的那段时间,只要跟父母通电话,都会是一场激烈的争吵。

吵架当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但是我也能够体会他,还有很多,正在找工作的,刚毕业青黄不接的同学,们。

毕竟,没有人的毕业季不迷茫。

ps:文中说,我请Y同学吃饭,结果Y同学买了单。

他说:“我是有工作的人。”

。。。。。。

我也成为了有工作的人好嘛。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