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

我在乏困的时候想到——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种的人,这世界上的人又有着多少种的表情?我知道没有答案,所以才可以安稳得睡去——没有答案,也就没有追问。

需要怎样的风景才可以让人惶恐得静下心来,好在破晓的日出前能保持一份生而为人的虔诚。就像是蜜蜂的刺,用了也就死了。总想着料峭的寒宫是栖不下广袖美人儿的,合该只有桂花的迷离最蛊惑人心。倒是成全了空明的夜。婉转收束的箫声多半是无心的魂魄在吟咏,否则他怎能忍受得了那份悲愁。空空作了月的影子,不眠不休。回溯而来的一定不是你,你说好要在某一片土地上生根、发芽,你说好不回来,这不是你。倘若你还记得的话。

树和它的影子都孤独,对树来说;影子每天绕着树跑了一圈,说来是相伴有欢喜,也终究只是呓语,瞧瞧这夜里,还不是相许了一片沉默。风也哭,恨透着万箭穿心的痛,恨不能席卷这世界,救起吴宫埋下的西施,也好,让传说再真上几分。如果与夜相恶的是人的灵魂,那请让我远走,在一片君臣佐使的世界里,散去那些秉性,长埋土里。请让我长埋土里。

回头望望,依旧人烟稀少,剩下这夜在拨撩这内心的荒草。那里的草,饲养起了一群浪荡不羁的马,它们呼喊着,正在成长。

梦醒了一程,还留下一地的凄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下政权混乱,割据纷争不断,五代十国难安。 生于这样一个分裂时代,李煜的人生悲情中却还有几分幸运:满身才情、志...
    狗白阅读 1,158评论 3 13
  • 文/月中山 一个人,他不爱你,纵使你百般讨好、千般设计、万般为难,他终究是不爱你。 (一) 镜国二十一年,严冬已至...
    月中山阅读 294评论 5 9
  • 【一】引 九阴山巅,长风烈烈。刺骨的恶寒四围弥散,森冷无比。 她在山脚,血色的眸光直越过云遮雾绕的山岚,越过万古盘...
    弱叶阅读 255评论 0 5
  • 阳光淡漠,树影婆娑。 那拐角的老树仍长得那般粗壮高大,浅浅的光被藏匿在片与片之间,就似孩童藏住了糖果一般,树在暖暖...
    凉瓷儿阅读 50评论 1 1
  • PS: 加深工具(阴影)把暗部加深,有层次 仿制图章,硬度低,或者画笔工具擦去杂物 不好抠图的,用减淡工具擦亮 然...
    陆成阅读 6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