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苦娃回忆哥哥和嫂嫂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九、苦娃回忆哥哥和嫂嫂

(一)家乡解放不久,我大哥结婚。大嫂是角尾的蔡琼。婚后第三天,我穿着借来的衣服,戴着陈良知的毡帽,作为小叔子陪同大嫂回家。我真的太小了,实在挑不动礼物,先由大嫂自己挑着,等快到了大嫂娘家,就赶紧让我挑着装个样子。

我听见大嫂对娘家人说:“小叔子太小了,挑不动才帮他挑的。”那天,由于我自由惯了,不习惯穿衣服,心里更害怕把借来的衣服弄得很脏,下次就不好意思借了。就脱得光溜,这样行动方便,别人看到我都哈哈大笑,说“哪里来的山猴子?”可是我习惯成自然,才不管那些。

才一会儿,我就和他们混熟,一会儿爬树、一会儿去抓香蕉虫子,不亦乐乎的干起老本行来。下午回家,大嫂看到我的表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哥和大嫂婚后第二年,生了一个女儿叫美珠,小宝宝真是可爱极了。我帮大嫂背着美珠,大嫂表扬我,说:“等美珠长大出嫁,要给你吃烙花冬瓜糖。”于是大嫂放心去地里劳作,我按时背美珠去吃奶,心里盼望她快快长大,可以用来出嫁。后来我应征入伍,美珠出嫁了,我一颗糖也没有捞到。

(二)解放后,大哥和二哥都是积极分子。参与各种生产活动、社会有益的集会宣传。1958年大哥被招到安溪剑斗煤矿工作,开始他只是搬运煤,他很珍惜这份工作,认真负责。后来当上了省劳模,胸前佩着大红花。再后来当上了秤料员,最后当上了科长,可以说前程一片光明。

可是“三年自然灾害”来了,1962大哥被精简回乡,他倒是一样开心,可以一家团聚,可以多照顾家庭,大哥就是这么一个随遇而安的性格。回乡不久,他当上了村书记、大队长。

我出来参军后,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在农村里为母亲尽孝,我心里感觉对不起俩位兄嫂,因此也想办法回报。

(三)大哥晚年查出有病,我托外甥柯金练在泉州医院安排他就医手术,性命延了好几年,令人安慰。

可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大嫂不知怎么想的,有一次,在我回乡时,突然向我提出:“我的小女儿小燕,我怕看不到她成家了,你把小燕当自己女儿吧,将来安排她出嫁事宜。”我感到莫名其妙,可没有多长时间,大嫂就病发,泉州就医,下手术台后三天去世,也许她早有了预感。

至今想起她的嘱托,还是感到不可思议。想起,我陪她第一次回娘家的情形,想起她说等美珠出嫁要请我吃冬瓜糖的事,那些苦中带甜的岁月。

2017年2月6日,我在村里补办三个女儿的婚宴,告慰先祖 邀请亲友和乡亲们来吃一顿饭。酒席上虽然没有“烙花冬瓜糖”品尝,可回忆起从前的往事,儿时的同伴们或仙游、或与我一样,白发苍苍,步履蹒跚,再不能攀援树间,嬉戏于山泉, 令人唏嘘。

(四)后生们,我们的先人很不容易,发展到今天。经过多代的努力创造,才有了如今的样子,后人一定要努力奋斗,争取更大的发展,重视教育,再创辉煌!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