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却很想喝那种一度厌恶的加了当归的汤

那一束康乃馨

你责备我买

转身却喜滋滋地养在瓶里

如今它已经干枯


好不容易弄来了土

你却趁我去上班

拔走了发芽的向日葵

飞速种上葱姜蒜


我再也不期待

下班的铃声

老远就看得见的柔和灯光

居然学会了比怕黑的我更迟一步进家门


我惊讶地发现了

灰尘积累的神速

家具、衣服、鞋子

会在不知不觉间完成随机分布


有时深夜饿醒

打开保温箱却只看见空荡荡

咽着冰冷的火腿肠

我却很想喝那种一度厌恶的加了当归的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