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役日记]陆家河的早晨

[战役日记]征文活动公告

陆家河一角

紧邻我们小区南面的一个区域叫陆家河,它由两条小街,一条小河和一个公园组成。新冠状肺炎疫情未发生之前,从我们小区后门口的小路可以直通那里。小区封闭后,出行受限,一个多月时间,我从没有去过那里,而在这之前,我几乎每天都会到陆家河去晨练。

宅在家里的我,越来越想念陆家河,特别是每天早晨,当我只能在阳台上伸展几下腿脚时,我的眼睛就会透过防盗窗的栏杆,痴痴地朝陆家河那一带望去。虽然前面的楼房挡住了我的视线,但我还是看到了陆家河的一角:一小块河水、三两棵垂柳、空无一人的马路,马路边的树上还挂着喜庆的红灯笼。那是腊月二十九早上,公园的管理人员精心布置的。那时,马路上的车辆很多,行人也很多。人们还没有戴口罩,一张张因为新年的到来而变得快乐的脸,清晰可见。偶尔还会看到几个在河边或者林间拍照的人。无论是自拍还是互拍,大家都笑得很灿烂,都是发自肺腑的开心,没有半点的勉强。

来陆家河拍照的,大多数不是附近的居民,他们或路过,或慕名,不像我,是陆家河的常客,这里的一花一草,一砖一石,都熟记于心。毫不夸张他说,闭着眼睛,我都能从家走到陆家河,当然,前提是沿着后门口的那条熟悉的小路。

“出去?通行证!”因为戴着口罩,保安师傅的说话声“嗡嗡”的,听不大清,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我郑重其事地把通行证递交给他。对照证上的出行记录,他审核得很认真,直到确认我是符合出门条件的人员时,才伸手放行。

去哪?买菜去?不!我要去陆家河,去那里走一走,看一看!

一出小区门,我就打定了注意,反其道而行,不去菜市场,直接朝陆家河飞奔。

临河的菜馆

太阳还未升起,天空阴沉沉的,地面阴沉沉的,到处都是阴沉沉的。没有人、没有车,街上出奇的安静,一切都好像是在静止状态中。

唉,我轻轻地叹息一声,却无处诉说心中的这份忧愁。

怎么办哦,都一个多月了,虽然疫情有所控制,但该死的病毒还没有彻底被消灭,防控防护工作还不能放松。这场疫情,各行各业的损失该有多大啊!为了人民生命财产和身体健康的安全,国家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啊!在前方,在抗疫第一线,多少勇士在和疫魔战斗啊!为了打赢这场狙击战,有多位英雄付出了宝贵的生命,唉!

脑子里想得多了,脚下的步伐就慢了下来。轻轻地走到陆家河桥上,倚靠在桥栏边,面对空寂的四周,我的眼里突然噙满了泪水。

美丽的陆家河啊,你何时才能不这么寂静,何时才能回到往日的那份喧闹繁华?

没有人回答我,只有阵阵风儿轻轻地摆动着那几棵还未吐绿的柳枝,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瞬间又悄没声息。

小木屋和老式自行车

过了桥,便到公园门口,一幅熟悉的画面突然呈现在我的眼前,哦,久违了,可爱的小木屋,久违了,可爱的老式自行车。

小木屋是园区的值班室,自行车是一位值班师傅的。师傅高高的个子,人很和气,每次看到我都会笑嘻嘻地和我打招呼。我不知道他姓什么,他可能也不知道我姓什么,但因为陆家河,我们却成了相识五六年的老熟人了。一个多月没见,这次碰面,虽然都戴着口罩,但我们都没敢走近。他远远地和我挥了一下手,我在他的自行车旁停了一下,便挥手和他告别,心里竟陡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日出

一抬头,看见太阳已经露出了半个笑脸,天空和地面都逐渐变得明朗起来,河面上出现了一个如同虚幻却真实可见的倒影。我赶紧掏出手机,拍下了这美好的一刻。又忙不迭地背对着太阳自拍了一张,居然也是一张笑脸,笑得还有点欢愉。连日来的忧郁和伤感,在这一刻似乎有所舒缓,脚下的步子也变得更加有力了。

捕捉到两个娃娃

再往前走,蹲在花坛边的两个娃娃闯入了我的视线,我不禁出神地打量着他俩。只见哥哥模样的那娃,掰了两片叶子在手里摆弄,妹妹不知道在玩什么,神情很专注。不远处正在打羽毛球的那两位,应该是娃娃们的父母。他们身穿鲜艳的运动装,在朝阳的照耀下,光彩夺目。两人用力挥舞着手中的球拍,羽毛球在他们之间来回飞舞,发出“嗖嗖”的声响。旁边的树枝上,️挂着两只口罩,一粉一蓝,像两只蝴蝶停在那里,煞是好看。

三三两两的迎春花


三只水鸟在嬉戏

没敢惊动两个可爱的娃娃,我悄悄地从他们身后绕到河边的长廊上,继续欣赏眼前的美景。

迎春花已悄然盛开,水鸟在尽情地嬉戏,扑面而来的风儿,不再刺骨,轻轻柔柔的,从我的耳旁拂过。此刻,沉浸在这充满活力的晨光里的我,对战胜疫魔更多了一份信心。因为,寒冬已经过去,美好的春天正一步一步地向我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