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汤无法阻挡我继续走岔路的脚步

最近和一个小朋友聊天,想起之前自己小时候的不听话发现,不是当时的自己不听话,而是注定有些路需要自己走过了才会知道这条路该怎么走。

想起两个多月前有一个时间空白,在家和一群小朋友玩耍,这个小朋友就是我最近的一个晚辈,因为我是他老舅,有首歌怎么唱的,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而我就是他大舅到九百九十九舅里面的唯一一个。其实很多人在老家都有晚辈,并不是因为自己年龄多么苍老,而是一种“被长辈的感觉”,没事的时候带着孩子逛逛街,偶尔有几个不长眼的人会把晚辈看成你自己的孩子。

其实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我的这个晚辈在家排行老三,前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哥哥比较年长,一般对那两个哥哥并没有太多的限制,只要到时候回家吃饭就好了,某天中午这两个哥哥和一群同龄人去爬一个高处的台子,当这个老三晚辈看到两个哥哥和一群大哥哥一起去爬高的时候自己也想去高处爬爬,由于台子太高,我并没有允许老三一个人去到台子上面,老三哭闹着不干,我便抱着她到台子上转了一圈就强行抱回屋子里交给她妈,本身我和孩子们走的都是很近,一般我去了都是不理他们爸妈,这回我算是彻底把老三惹恼了。

回去之后一边说我是坏人,一边说不和我玩,让我走的远远地,又哭闹着和她爸妈说我的各种不好,这不禁让我想起自己小时候,那个时候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认为自己去做某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危险,大人说的话都是唠叨,如果大人不让自己去做某件事情的时候自己会把那个人扔在遥远的记忆里,并不想去记着那张丑恶的嘴脸,想想现在自己有哪里不是孩子眼中那张丑恶的嘴脸呢?

其实对于这样的事情对于任何一个成年人都不会将小孩子放到一个有危险的地方,不可否认未来的两年之内随着孩子年龄的长大到时候我并不会反对她再去爬上那个高高的台子,在那个时候的她来说哪里并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我想那个时候的她会说一声这也没什么,舅舅还不让我上来,反正恶人我是当定了,20年之后当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当她的孩子想要去这个高台的时候,她那个时候是不是也会和现在的我一样呢?

我想选择都是一样的,到那个时候当她明白我现在的选择之后是不是也会被自己的孩子所记恨?有些很浅显的道理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就像在成长的过程中很多长辈和自己说抽烟喝酒不好,但是自己仍然义无反顾的去选择抽烟喝酒,并且享受这种所谓的快乐,等他到一定年级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后悔自己当初年轻时候的轻率鲁莽,从而劝解自己的晚辈不要去沾染这些东西,但是晚辈仍旧重蹈他们的覆辙?

最近加的有一些前辈的微信,每次都会看到前辈在群里或者在朋友圈以一种教育的口吻在诉说年轻人应当有什么样的计划,有什么样的目标云云,其实所有的鸡汤都没有错,无非是教人如何勤奋和努力并珍惜自己应当珍惜的人,年轻气盛的年轻人总会认为前辈说的是啰嗦,既不按照前辈的教导走自己有没有一个准确的方向,只能想一只迷失在汪洋里的孤舟,并且没有GPS导航的,只能凭借自己的胆量去前行和试探。

路总是自己的,没有哪两个人的路完全一样,纵是有再多的鸡汤仍旧抵挡不住尝试哪些你不让尝试的欲望,很多路并没有所谓的对错,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路,只有走过才知道这条路的艰辛和无奈,感谢哪些素昧平生的人为自己灌输正确的鸡汤,但是我知道,有些路只有自己走过才会甘心,成功无法复制,失败也是无法复制,人总要有一次为自己任性买单的经历,所有的成长都是再历经刁难和苛责的血与火的淬炼中寻找哪些微博的经验值,哪怕很小,千金不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群里有人发了一条: 材料-吴兆(8*******2) 14:40:35有人认识炒蒜中心的同学么超算中心
    lxt阅读 166评论 1 1
  • "何谓孤寂?" "清风,艳日,无笑意。" "可否具体?" "左拥,右抱,无情欲。" "可否再具体?" "不得你。"...
    拳兮阅读 329评论 0 2
  • 本学期最后一次商业银行课,老师赠送了每人一本《激辩去杠杆》,该书采取的形式为15位经济学家对于“去杠杆”的观点集,...
    莹洁看世界阅读 399评论 1 2
  • 今天早上九点起床给甜去寄东西,寄完东西吃完饭。就去甜家了,弹了几首歌,李妈妈出去了,我俩在家待了一中午,中间还有几...
    刘鹏欣阅读 1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