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是英雄胆

吴孟达.jpg

1、

老张叫张白板。

老张其实不老,也才三十来岁,但长得跟四十岁差不多。

张白板在丁字路口摆一个普普通通的馄饨摊。

生意也普普通通。

一锅鸡汤,一碗虾皮,一盆肉馅,一板馄饨皮。

买卖好了,正好卖完,老张早点收摊,买卖不好,馄饨就得剩下,老张收摊晚不说,看着心疼,就把肉馅掺点新肉,第二天继续卖。

七月初九那天,老张的生意很不好,肉馅剩了一多半。直到要收摊的时候,来了一个的客人,戴着一个斗笠,衣服料子很好,右手上有个大扳指,看起来不便宜。

客人要了一碗馄饨,老张端了一碗馄饨。

客人没动筷子。

老张:都是干净的,不脏。

客人:我不是嫌脏。

老张:那你怎么不吃,这个馄饨摊的规矩,端上来可不能退。

客人:馄饨多少钱?

老张:五文。

客人摸出一把钱扔桌子上,看着有十几文:我不是吃白食的。我看你是个高手。

老张:算你识货,我的馄饨是最好的。

客人:不是,你是用剑高手。

老张:你快吃完走,我还得回家看《太阳的后裔》。

客人拦住他:你拿勺子的手很稳,每次取虾皮都是用勺子,不用手。。。。。。

老张打断他:创建文明城市,人人有责。让老百姓吃上放心食品,是每一个餐饮从业者的道德底线。

客人:我不是创城办暗访的。

老张:城管我也惹不起。

客人:我看你几天了,你每次用勺子都只取五个虾皮,我自己都做不到。

老张:你又不卖馄饨。

客人:我不卖馄饨,我用剑。

老张:我可以把你多给的钱退给你,别砸我摊子。

客人:我是司空无敌,这是我的名片。

老张没敢接,司空无敌是江湖第一高手。

客人:你不应该这么穷。

老张:但我就这么穷。

客人: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穷?

老张:我想过。

客人:哦。

老张:我爱看韩剧。

客人:不对。

老张:我名字取得不好,不该叫张白板,应该叫张发财。

客人:你叫张红中也没用。

老张:我还是看韩剧吧。

客人:你的问题是没人发现你,我来就是为了改变你的命运。

老张:犯法的事我不干。

客人:不犯法,你跟人比武就行。

老张:这我真不行。

客人:我是司空无敌,我不会看错,你是高手。

老张:你这么实在,我也不瞒你,不是武功的事儿。

司空无敌:那是什么原因?

老张:你真想知道?

司空无敌:是。

老张:我有病。

司空无敌:有病你都能这么准,没病你还不上天。

老张:我是心理疾病。十五年前,我是南宫霸的徒弟。

无敌:怪不得,几十年前,南宫霸是天下第一高手。

老张:我确实是高手,如果我把我的功夫发挥出来,我师父也不是对手。

无敌:那你怎么一点名气没有。

老张:南宫霸教徒弟有个规矩,比武的时候把别人衣服划破了,赢家得照价赔偿,师兄弟都很有钱,我跟他们比武的时候,一直在算衣服值多少钱,赔不起我就不敢赢。后来就养成习惯了,一比武就输。

无敌:所以你需要我,我给你出钱,你不要怕。

老张想了想: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无敌:我也不瞒你,后天我有一场比武,是我金盆洗手前的最后一场。我不想输。

老张:为什么一定要找我。

司空无敌摘下斗笠,叹了口气,老张看他很面熟。

无敌:因为咱们俩长得一模一样,我来是让你替我去比武。

老张:不行,我得找刘瞎子。

无敌:你找他干什么?

老张:刘瞎子给我相面,说我天生穷命,收了我十文钱。

无敌:瞎子相面哪有准儿。

老张:他不瞎,刘瞎子是他们家祖传招牌。

无敌:别找他了,我给你十两银子。

老张:我想不明白,你是天下第一高手,为什么不自己去。

无敌:运动员的巅峰期是三十五岁,我今年四十岁了。

老张:这五年你怎么过来的?

无敌:我的赞助商是瑞蚨祥,每次比赛他都出钱买通对手,让他们输给我。

老张:瑞蚨祥是不是冤大头?

无敌:他们的广告语,是“图必南伯王”,不能输,输了倒牌子。

老张:你这回还花钱买通呗。

无敌:这回挑战者是他的对头请的,花钱不好使。

老张:那我也不一定能赢。

无敌:你放心,我武功不行了,眼光不会错,你一定能行。事成之后,给你五十两银子,你开个馄饨店。

老张眼睛亮了:行。

无敌扔给他十两银子:明天别出摊儿了,好好养足精神。

2、

七月十一,老张又推着馄饨摊出现在丁字路口。

司空无敌来了,也不要馄饨,也不说话,看着老张的手,老张的手上有道剑痕。

“那一剑你为什么不刺下去?我不是告诉你刺破了衣服我赔吗?”

“不是衣服的事儿,我拉肚子了。”

“为什么会拉肚子?”

“前天晚上的馄饨剩下了,你不让我出摊,我怕扔了可惜。。。。。。。“

“你剩的馄饨值多少钱?“

“二十三文。”

“你吃了四碗?”

“准确地说,是吃了四碗半,半碗按三文算。”

“你知道我几十年第一剑客的名声值多少钱吗?你知道瑞蚨祥因为这场比赛亏了多少钱吗?为了你的破馄饨,我们亏了多少?”

老张说:“穷惯了,没忍住。”

“啪”,司空无敌一耳光抽在了老张脸上。

耳光打得太狠,老张脸歪过去,脸上有五个手指头印儿,红得发紫。老张没吭气儿,回过头来眼睛直瞅司空无敌的手。

“你为什么不用内功抗一下?”

老张讪讪地说:“你手上扳指太贵,我怕把它震碎了,赔不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