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跨跃时光的隧道去见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又是一个冬季,冬风呼呼地吹着,大地上一片萧条的景象,那棵一年四季常绿的大橄榄树下,有一座孤零零的古坟,您这里面已经长眠了20多年,我好想好想问一句,奶奶,冬天来了,您冷吗?

离开您离开了这么久,但您的音容笑貌,依然在我的脑海常常浮现,您是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童年的时候,父母忙于在田间劳作,我就一直跟您在一起。直到我长大到外地去读书,才离开了您的身边,那时我是多么地依依不舍。您既高兴,又舍不得。临行时对我千叮万嘱,让我在新的学校好好学习,照顾好自己。

时间过得很快,临毕业的前两个月。突然传来您的去世的消息,我眼泪直流,不相信这是事实。您为什么不等我毕业?我毕业了,我可以用我自己的劳动挣钱了,我要给您买最爱吃的老香橼和海鱼干,您为什么不等我呀?

多想再一次在您温暖的怀抱中甜甜地睡去,我多想再一次看看您慈祥的面容,聆听你亲切的话语,我多想再尝一尝您亲手做的各种美食,我忘不了您的味道,我更忘不了您对我深深的爱。

扑倒在您的灵前,眼泪止不住地流,直到哭干了眼泪,我才渐渐变得平静下来,您安详地躺在那里,可是我再也无法感受到您的温暖,您就这样悄悄地永远地离开了我。

您走了,我感觉自己一夜之间长大了。夜晚,我爬上高高的楼顶,望着橄榄树下,那一座新垒起来的坟地,您就安眠在这里,跟我阴阳两隔,无限的伤痛在这夜晚漫开来。我抬头望满天的繁星,努力地寻找那颗最大最亮的星星,因为您生前告诉过我,人死了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好人就会变成又大又亮的星星。您一生勤俭,热情善良,疼爱儿孙,您一定化作了一颗最亮的星星。

我找呀寻呀,直到眼睛望模糊了,脖子伸酸了,我才低下头来。后来,每到深夜我都喜欢站在楼顶跟您无声地对话。我在夜的博大怀抱里,渐渐疗愈对您离开的伤痛,在夜里,往事一幕幕的上映,温暖着我的心灵。

从小体弱多病的我,成了医生的常客,每次生病,都是您心急如焚地把我送到小诊所。我深深地感激您的喂养之恩。

我才九个月大时,就开始跟着您生活,一直到离家求学都跟您寸步不离。您一口一食地喂养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我,让一个小小的婴儿,您无私的关爱下,长成了一个小姑娘。

儿时的时光多么美好呀。

至今记得,躺在摇篮里晃悠的美好时光,记得多少个您拿汤匙我张口的情景,记得多少个在石头巷口,和您一起玩过的儿时游戏。

小时候的我特别怕冷,记得每个寒冷的冬天夜晚,冷得睡不着,总是把冰冷的双脚,放在您的双腿之间取暖,很快,我便在温暖的怀抱里渐渐进入美好的梦乡。

上学了,我背起书包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你一句一句地叮嘱我,在学校要好好学习,不要跟同学玩闹过度,伤害到自己。我不负您的重望,年年拿回了奖状,您高兴得露出了花一样的笑容,逢人就夸您的孙女好。

每次放学回家,还没到家门囗我就会大声喊:奶奶,奶奶,我放学回来了,肚子好饿,有什么好吃的吗?这个时候,您总会拿下房檐下吊着的那个小竹篮,变戏法似的,给我拿出好吃的东西来。那个房檐下吊着的小竹篮,藏着童年的我多少美好的想象呀。

当年的生活非常的贫穷,但您总能普用普通的食物,做出美好的味道来。房角的一方土灶,放着一口大大的黑铁锅,不知您在这里做出了多少的美味。蒸出来又大又蓬松的菜包子,炒出了多少色香味俱全的炒饭,烙出多少好吃的香芋块、红薯块,煮过多少小孩子的米糊。这口锅,给了我对美食的回味,更是养育了我成长。

您是一个坚强而乐观的女性。爷爷过世早,您一个人坚强地撑起一个大家庭,爸爸六姐妹,在您的培养下成家立业。

您坚强而独立,即使老了,也从没有向儿孙拿过一分钱。当时您养了一大群的鸡,还有一大群的鸭子。每天早晨,您早早起床,做完早饭,给鸡洒下了食物和青菜叶,就拿起长竹篙,赶着一大群的鸭子,嘎嘎嘎地向农田觅食去。

您常年都有生鸡,鸡蛋,鸭蛋可以出售,因为您热情大方,乡亲们都乐意给您做广告,附近的人要买鸡和鸡蛋,都会直接找上门来。一年下来,您积攒不少的零钱,您自己舍不得拿去花,但只要我要交学校的费用,或是要买我喜欢的书籍,您毫不犹豫地拿钱给我。因为您的爱,我喜欢上了看书。

您有一双灵巧的双手,有空了会为我编制合身的毛衣,您可以把普道的橘子皮,烫水,晒得半干,腌制成美味的陈皮;在大农忙的时节里,您一双巧手为全家准备了点心,还要帮忙照看五六个小孩。至今我的记忆里,还想念着您做的陈皮、酸梅子和点心,那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美味。

您走了,这一切我只能在记忆里品尝,我再也吃不到那么美味的东西了。现在我能自己挣钱了,我多想给你买喜欢吃的老香橼和鱼干,可是我再也没法尽我的孝心了,每当想到这时候,我便泪眼潸潸。

我很想很想跨越时光的隧道,去见见您。我忘不了,你您温暖的怀抱;忘不了你慈祥的目光和鼓励;我很想很想到你面前尽尽我的孝心,可是,我只能在清明时节,捧一束白菊在您坟前默默无语。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道尽无数子女的心酸与无奈,而我的心情也无非如此,世界上最爱我的奶奶走了,我却不能尽孝,成了我今生最大的遗憾。

我多想多想跨越时间的隧道,去见见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胡安·鲁尔福 我来科马拉的原因是有人对我说,我父亲住在这儿,他好像名叫佩德罗·巴拉莫。这是家母告诉我的。我向她保证...
    蜚蠊阅读 1,067评论 0 7
  • 一个月后,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幸运的贝壳阅读 13评论 0 0
  • 今天早上看到一个姐们在她空间里写:我的某个闺蜜,整天晒她和公主般女汉子的女儿的各种生活照片,让我从羡慕到嫉妒到恨到...
    苏晓懒阅读 131评论 0 0
  • 第一点: 首先就是大家都知道的pop和push.pop,不需要什么可以直接跳转push需要借助导航条才可以跳转.这...
    贼海鸥阅读 1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