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仙境2:闲得奶疼要出事

好钢要用到刀刃上。和6年前的《爱丽丝梦游仙境》相比,2016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2》除了名字还带着《镜中奇遇记》的底子,已经完全沦为了迪宝宝不思进取用来献祭的游乐场和试验田。我们看到,只要用人用的合适,写过《春丽传》的人照样能弄出来《奇幻森林》;而即使是参与过《狮子王》的迪士尼资深联合编剧,在《爱丽丝梦游仙境2》上也难免发挥失常。

简言之,德普还是你德普,可惜“镜花缘”不是“镜花缘”了。

本次由琳达·沃尔夫顿创作的剧本表面上似乎依然忠于刘易斯·卡罗尔创造的人物,但电影在怪趣有余实力不足的导演詹姆斯·波宾操持下,满是懒惰和套路,已经失去了它的灵魂。表演方面,彻底沦为“票房毒药”的德普回到了大粉底之下终于展示出了一些真正的才华,令人信服地饰演了脆弱孤独,同的又古怪优雅,勇气可嘉的疯帽匠。但是女主人公爱丽丝在本集中的使命就着实做作,沦为了荒谬的女权棋子和人形自走麻烦制造机。詹姆斯·波宾努力在电影中注入情感,可惜和精美浮夸的服化道一样,全都浮在了面上。

为什么迪士尼想要抓紧轻松娱乐的大旗不放,在这部电影中我们找到了答案。表面丰富实则空洞,场景人物都没有展开,剧情自我否定毫无存在价值,堪称《法柜奇兵》再世——

爱丽丝回来了,但是这趟镜中奇遇缺乏乐趣,难以享受,看似令人兴奋实则无聊无趣,故事令人困惑,笑点是有但是感觉平面,人物个性躁动不安,没有个性发展,表演畏缩不前。只有精美到了完全独立的服化道值得称赞,但特效用法和以假乱真的《奇幻森林》相比又显得过时。

《爱丽丝梦游仙境2》算不上是完全的一团糟,更多的只是无聊而已。

《法柜奇兵》里,印第安纳·琼斯博士追了一路赶在纳粹前面寻找约柜,然后被纳粹反杀,最后纳粹作大死——由此引出了一个著名的论点:如果琼斯博士不掺和的话,纳粹分子不是一样作大死嘛?最后收集一下战利品不就完了?整个故事岂不是完全没有必要?

在《爱丽丝梦游仙境2》中,我们看到在故事的前半段,带有犬儒主义色彩的爱丽丝整个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内容都是诸如此类的不必要,没有改变任何事情,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唯一的不同就是发现自己应该在一开始就相信疯帽匠。

然而在这个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视觉系故事里,放下过去才能前进的点反而是由反派红皇后点出来的,在疯帽匠身上只能学到的一个经验就是:该相信朋友的时候就TM的去相信朋友啊,唧唧歪歪害人害己。

2010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尽管是一部票房大片,但和蒂姆·伯顿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巅峰作品——尤其是《剪刀手爱德华》和《艾德伍德》——相比,只能算是后《人猿星球》时代的一次大胆转型。而到了詹姆斯·波宾这里,就彻底暴露了前作的高票房原因究竟为何——作为《阿凡达》效应的受益者,夸张的美术风格并不是吸引观众的关键性元素,关键因素,是3D。

当然,这并不是说《爱丽丝梦游仙境2》是完全糟糕的,视觉效果和表演可圈可点,只是在电影的执行层面上完全有理由和有能力做得更好。《爱丽丝梦游仙境2》继承了前作的世界风格,虽然没有发扬光大和更进一步,但是依旧明亮和鲜艳得令人瞠目,同时看起来非常柔和。时间旅行的效果虽然原创性低但是依旧可观,更不用说建筑和服装设计了。然而,和《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今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2》同样是非常松散的改编作品,甚至偏离程度要更远,缺陷也比前作更多,唯一和原著相关的元素,就是标题人物和爱丽丝真的穿过了镜子——就这点。

新人物方面,萨莎·拜伦·科恩再次证明了他才是这类quirky角色的绝佳人选,他的出现几乎占据了影片的全部乐趣。另外有人格崩坏的海伦娜·伯翰·卡特,砍头如麻都能完全洗白——倒不是说洗的应该——有80%的功劳要依靠演员的表现。德普角色和安妮·海瑟薇的角色一如既往地少和更少,前者有些可惜,后者毫不可惜。德普的面部表情不断地挑战着极限,但是安妮·海瑟薇除了漂亮脸蛋就是无精打采和焦急不安,情感线索毫无说服力。

至于其他本来应该大书特书但是沦为人肉背景的新旧角色们,除了可怜就剩可怜了。

尤其是艾伦·瑞克曼最后的声演,被糟糕的台词和设计搞得简直不知所云。

老牌配乐师丹尼·艾夫曼为本片打造的配乐倒是要比电影本身更加美好,称得上是其近年来最好的作品之一。

《爱丽丝梦游仙境2》仍然是一场特效游戏,没有太多的心思或灵魂,更不用提刘易斯·卡罗尔的疯狂、黑暗、独特的色彩和精炼语言了。电影的太多情节显得不够成熟逻辑不通,但又拒绝做出让步。然而,如果你喜欢第一集,说不定也会喜欢第二集。但只是别用低龄借口来搪塞制作的不用心,更别奢望它能在人们的脑海里留下什么美好印象。

视觉效果往往能做出非常伟大的成就,因为这能给观众提供短短两个小时的逃避现实的正当理由。《爱丽丝梦游仙境2》架子很大,但很少有趣,更不引人入胜,抓不住人,反而证明了一部电影仅仅靠特效是玩不转的。这是自《爱丽丝梦游仙境》以来的大退步,也大方地提供了近期其他迪士尼真人童话改编电影中所缺乏的失望感。故事平庸,没有意义,简单和普通到低能,浪费了原作荒诞疯狂世界的潜力和想象力。

当一个电影不能抓住观众的注意力时,特别是当这部电影有一个独特世界观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大大的flag。不幸的是,这个flag还会一次又一次地竖起来。

毕竟这就是套路,宁愿赔钱赔名声也要套路的主,就让它赔好了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