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熐》第十二章  便宜行事

    那北方各县已经是毒虫聚集,那县中所剩的百姓也是无一幸免,在一夜之间被毒虫蛰咬,成为那虫体的宿主,在那郡府的官兵到达各县之时,已经是为时已晚。这北方的各县已经是彻底的成了空城。

  事情已经急剧的恶化,已经由不得朝廷在那里话长理短的争论出个孰是孰非。炎先斩后奏,已经命那程婴将那离北境最近的东边的虎威大营之中,调取五万兵马火速来此北境,另外炎也命令郡府将那燕郡南边所剩的几个人的县镇的人们也火速的撤入关内。

  还糟糕的是,在北边其他各县的县城或者镇内也出现了密布蛛网的建筑,那密布蛛网的建筑可谓是一个藏兵洞,经过炎三人的摸排调查,那藏兵洞在各县合计有一百多个,依据三人的效率很难将他们全部烧掉,更何况对方的每个藏兵之处都有体型硕大几只蜘蛛把守。

  炎很着急,只希望在虎威大营的军士到达之前,那些暮鬼不要倾巢而出,有所动作,不然这北方可就真成了这刹罗地狱。

  一骑一马快速南上而来,不多时已经到了在那山丘之上密切注视北方各县境况的炎的跟前,那人立即下马跪拜,炎一挥手直接说了句:“不必多礼,朝廷有什么旨意你只管宣来。”

  “皇上的口谕只有四个字”

  “哪四个字?”

  “便宜行事!另外我来此宣旨之时,太子殿下让我将一封信转交给殿下您。”说完,那来人便把那封信双手递上。

  炎接过信来的同时道了声:“你辛苦了,下去好好休息。”

  他看着那平整的白色的信封之上写着四个俊秀飘逸的“炎弟亲启“的墨字之后,心头一阵的暖意流过,随后启封抽出带有墨香的信纸,一列列的字观之如脱缰的野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

  古墨轻磨满几香,砚池新浴灿新光。炎仿佛看到那桌案之前眉头微蹙的太子哥哥在笔走龙蛇。

  “炎弟来信所说之事,我和父皇已经知晓,千古未闻之恐事,今出我北境,终是不祥,我和父王夙夜忧叹,不知是天意,还是人为?

  今我尧国立国刚过弱冠,天不护弱,我尧国今临突变,风雨接三,祸事无单。西境博图国狂蛮兽儿如今据兵西境,不记当年败兵之训,欲要犯我尧国山河。我尧国南境驻守之将田虎因贪污军饷之事败露,亲率亲兵杀我守关将士,逃窜南境越国,以我南境防线布防图为诚,投靠越国,越国此时的态度未明。

  炎弟今举迁北境之民入关之策,父皇和兄也甚觉是唯今最好良策。虽耗费银资,但可绝北方暮鬼洪涛势大之患,亦是良策。其弟的安民之计中,为兄也在此借枝添上一叶,那所迁的百姓中青壮之年录为军籍,训为执戈军士之时。现正值尧国风雨之时,可将那妇幼孤寡百姓迁之京郊军工大营,建戈修甲,可充人力,亦可为生,不使流民流窜为匪患。另父王所言‘便宜行事’四字,于你是信任,你大可便宜行事,莫要有所顾忌。

  末了,为兄思及与你少时同玩光阴,你我不曾分离如此之久,兄心甚是思念弟,愿弟早日凯旋归来。“

  炎看着末尾的“兄“的一字,久久视线不离。

  两兄弟虽是出身皇城之中,从小在这诡谲权斗的朝廷之中,两兄弟却是毫无嫌隙,两人同吃同住,一同念书,一起睡觉,整日里形影不离,后来慢慢长大。两兄弟一个承文,一个爱武。

  大皇子善常治政,有治世之才,恭俭贤良,性格温润如玉;二皇子善常带兵,有统兵之能,性格耿直,嫉恶如仇。打天下平叛乱时需要狠,而如今国内太平,各司各尽其职,百姓安居乐业,需要的是以仁治天下,而大皇子正是治天下的不二人选,遂立为太子。

  二皇子炎也是乐得逍遥整日醉心于兵法武学。他没事就拉着大哥,到演武场比试,太子总是输给二皇子,手下人劝二皇子让着太子,不要那么不给太子面子。而他呢只是乐呵呵的说道:“我哥的性格我知道,是不会计较的,再说了以后我哥是国君,以后有这么厉害的弟弟在身边保护他,他会很开心的。”

  这话被太子听到了哈哈一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弟弟“。

  思及于此,炎收回心思,此时的心情不再那么的焦虑,归根结底是因为信任二字,大臣不信任不要紧,只要父皇信任自己,长兄信任自己。那自己就会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拦阻一切的魑魅魍魉。

  “程婴,那五万兵马到了什么地方?“

  “已过嘉陵关,离此地还有一日的路程。”

  “继续督促他们,在半日之内到达这里。”

  “是!”

  “郡府大人,这燕郡南边各县的百姓可已撤离完毕。”

  “回殿下,都已经撤离完毕。再有两日这燕郡的南下的百姓都可进入那关内。”

  “大人辛苦了。”

  此时一个黑衣的妇人,一个白衣的道人自华县的病患安置的那个方向携伴走来。连日的照顾被虫咬伤的百姓,信婆已是劳心费神,脸有倦色,几日的光景而已,整个人已经是消瘦了一圈。那青音真人也是精通医道之人,没事之时都会去帮一把手医治患者。

  炎看到他们今日他们前来协同前来,定是有事要告诉自己。炎也不虚伪表面一套,看着两人,面有感激的问道:“两人近几日辛苦了,炎某很是感激。只是不知道此时前来,可有何事?”

  信婆躬身行礼,面有哀色:“老妇实在是医术有限,不能救治那些伤民,实在是心里惭愧。”

  “婆婆何出此言呢?”

  “那些被虫咬伤的百姓,现今都是已经身上虫卵累累,青音道人虽已用那冰峰术将那些患者都已经冰封起来,延缓了他们体内虫子破体的时间,可是最终结果还是不可避免的,他们只能沦为虫体的傀儡。我近几日翻遍医术,尝遍各种方法可最终还是医药无用,老妇心里实在是有愧啊。”信婆说完,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有医为患者如此伤心流泪,实乃医者父母心,医者大道也,炎很受感动。眼圈也是一阵的酸涩。

  “婆婆不必伤心了,我们都知婆婆连日为患者殚精竭虑,不是婆婆的医术不精,而是这病患千古未遇。想要医治便是要从零走起,非一朝一夕所能成就。不然的话北氓的暮鬼何以能够猖獗千年,早就被人消灭了。婆婆现如今是需要的好好休息一下,“说罢,便命人将信婆搀扶了下去。

  看着信婆远去的背影,炎回过头,询问真人:“真人,现如今那安置之处可还有多少病患?“

  “还有一百二十一人,他们如今都被冰封在安置处,暂时还是无恙的。”

  “但他们终归还是会成为傀儡。”

  “是的。”

  “既然这样,无治便是不需再治,那就将他们都烧了吧。或许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仁慈。”

  “可………“青音真人似心有不忍,欲言却又止,因为他意识到这种看似残忍的方法的确是那些患者最好的归宿。

  “既然不能让他们好生,那就让他们好死!尘归尘,土归土,比那些死了都不能安息,却要成为我们敌人的人,无疑是最好的归宿。程婴!这个事情你去办吧!”

  “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503评论 0 10
  • 原则六:别人做好的事情或坏的事情的时候,做父母的应当以辞色来表示赞许或不赞许的意思给小孩子听,给小孩子看。 ...
    赵果果果阅读 274评论 0 0
  • 我需要: 1.业力伙伴。 2.每周参加读书会,分享给所有小伙伴。 3耕耘自己的爱的种子群 行动计划:每周一次(直接...
    黛儿微笑阅读 48评论 0 1
  • 风者,风吹草动,细微之声。 草木摇动声,露水滴落声,敌军秘密音,暗渡陈仓响,声声入耳。 风与谍战、谍者建立了联系,...
    over璞石阅读 66评论 0 0
  • 南齐忠心耿耿的尚书令萧懿被皇帝萧宝卷一杯毒酒赐死,噩耗传到其弟萧衍处,萧衍连夜召集心腹张弘策、吕僧珍、王茂、柳庆远...
    寒七琪阅读 21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