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梦境。

〔真傻的标题。〕〔请放心食用〕

Shay的世界。

  寒风中的树叶噼里啪啦地响。呼呼的风朝着一扇没关的窗户里狠劲地灌。风清爽又干净。

  谢伊眯着眼看外面的世界。这个世界非常暗淡,即使是阳光也不是很刺眼。好像所有的颜色都被过滤过一样,大自然替他将一切暴躁的颜色拿走了。

  他站了起来,在空旷的房间走动了一会儿,他倾听着自己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和很轻的回音。他离房顶的距离很远,黑色棕色的木地板光得发亮。黑色里映出他自己的身影。

  他的家很大,而且不怎么透光。

  他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在室内回荡。

  落地窗外洒下来一地柔和的光芒。

  他避开光亮的地方,走向了紧闭的大门口。他似乎永远都行走在光的边缘,有光他会喜欢,但他会与光保持一段距离。

   这扇很厚的门是用金属制成,巨大而繁复的雕花都压得人窒息。

   他用力推门,就是推不开。

   他永远也不知道门后有什么。

Arno的世界.

阿诺静静地躺在自己的小屋里。

这已经是他第七次梦见自己躺这儿了。

即使是做梦也会留下印象的吧。

他看着外面的世界,落叶落得一地金黄,夕阳即将消失,天际铺满了悠然的红色云朵。

他在这间小小的房间里感受到了平静和安详的感觉。自从梦里的他无法再看见艾莉丝以后他已经很少能梦到这种好地方了。

他抬头看着墙壁上的几幅漂亮的挂画。

他凝视着画里一位女士,为她消失的五官而疑惑不已。他忘记了画里的是谁,也忘了画里的人长得什么样。

他闭上眼,感受着阳光短暂的逗留带来的幸福感。

他能听见屋子里那个刻有小鸟和花朵的钟走动的声音。

嘀嗒。

嘀嗒。

啊!这声音这么好听!

阿诺搂着自己的枕头,在梦里准备再做一个梦。

阳光散射在他的脸上,映出他浅浅的微笑。

Shay的世界。

   谢伊无所事事地继续在大屋子里转悠,越往里走就越黑。这屋子简直是座宫殿。

   他走到了一个很大的图书馆一样的地方,一大片的书架上堆满了书。

   他想去看看都有什么书。

   在微光中他努力地盯着书看,却发现一大片书都是用法语写的。

他看不懂,也不想看懂。自从杀了那个刺客以后他的心中便排斥看见法国这个地方。不,这是我该做的,他说,为了让纪律与规矩执行得更完美。

    他走上楼梯,发现高处的光线稍好一点。

   他坐在圆圆的窗边,靠着墙,守着自己的光。眼睛里没有生气。

Arno的世界.

阿诺感觉睡了很久太阳好像还是没有落下。

它挂在那里,好好的,没有一点下落的意思。

阿诺疑惑地从床上起来,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然后把门打开。

他看见了父亲,还有他的怀表,自己和走廊尽头消失的高大身影。

他追上前去,看见了谢伊。现在他看起来多么陌生啊!阿诺想着,情不自禁地看着谢伊的眼睛。

中年的圣殿骑士眼里没有一丝人性,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阿诺的眼神冷漠又嘲讽。

阿诺僵住了。他心中的怒火突然燃起。

“你为什么杀我父亲?嗯?”阿诺拔出了一把别在腰间的匕首,抵住了谢伊的脖子。

谢伊没有说话。

阿诺手又多了几分劲,血从沉默的圣殿骑士的脖颈上流了下来。

“那就动手啊!”

阿诺难过地看着这个面无表情的圣殿骑士,不知是什么驱使着他,阿诺用匕首划过了谢伊的喉咙。

温热的血喷在了他的脸上。

叮。

阿诺松开了那只正在颤抖的手,丢下了手中的匕首。

谢伊好像是灰色的,他的眼睛很黑,依然看着阿诺。

他的血也变成了灰色的。

阿诺呆呆地坐在原地。他站不起来了。

他的一生被一个又一个的复仇充满。

他心中的仇恨真的有那么深吗?

他自己也不知道。

Shay的世界。

  谢伊感觉自己脖子好像怪怪的。

  他在这个怪异的巨大世界里迷失了。

  这是属于我的吗?还是我属于这里?他想。

   他又转了几圈,看见了站在墙角的海尔森。

   “大团长……”

   “哦,谢伊,你来了。”海尔森的声音一贯的爽朗。这让谢伊感觉格外亲切。

    海尔森顺手处决了一个看不见脸的家伙,现在那个家伙是一具尸体。

     谢伊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向前去。

     “选择,谢伊,选择。”

     “我不知道。”谢伊怔怔地看着死相悲惨的尸体。

     “你要知道,你杀过的刺客比我多上百倍。这是你的选择。”

      “不。我只是为了……”

      “你自己的教条,谢伊。”

       突然一切都消失了。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等它变清楚的时候已经是阳光明媚,几只鸟若有所思地站在阳台上。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现实的世界。

阿诺翻了个身,把被子全扯走了。

谢伊一个激灵,被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猛地睁开眼,看见了窗帘缝里透出的光芒。

他又看见旁边抱着被子缩成一团的阿诺。

谢伊感觉自己清醒多了。

空调开这么低叫我怎么睡啊!

谢伊仔细地用不怎么清醒的脑子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简单粗暴地把阿诺抱过来,搂着他的小腰把他当成抱枕使。

阿诺感觉自己的手臂和腰被钳住了,挺疼的。

他试图挣脱,但是挣脱不开。反而被谢伊抱得更紧了。

他猛地睁大眼睛,摆脱了自己的噩梦。看着把自己和被子抱在一起睡得很香的谢伊感觉心里安稳了很多。

不过。

“谢伊!你这个老混蛋醒醒啊!你弄疼我了!”

End~

我还真能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