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蘇集》5月4日誦讀內容

熱厥利證    

傷寒一二日,至四五日而厥者,必發熱,前熱者,後必厥,厥深者,熱亦深,厥微者,熱亦微,厥應下之,而反發汗者,必口傷爛赤。

[[其四五日來,惡寒無熱可知,手足為諸陽之本,陰盛而陽不達,故厥冷也,傷寒三日,三陽為盡,四五日而厥者,三陰受邪也,陰經受邪,無熱可發,陰主藏,藏氣實而不能入,則還之于府,必發熱者,寒極而生熱也,先厥後熱,為陽乘陰,陰邪未散,故必復發,此陰中有陽,乃陰陽相搏而為厥熱,與厥陰亡陽者迴別也,欲知其人陽氣之多寡,即觀其厥之微甚,厥之久者,鬱熱亦久,厥之輕者,鬱熱亦輕,故熱與厥相應耳,若陽虛而不能支,即成陰厥而無熱矣,熱發三陽,未入于府者,可汗,熱在三陰,已入于府者,可下,陰不得有汗,而強發之,此為逆也,陽虛不能外散而為汗,必上走空竅,口傷爛赤,所由至矣,然此指熱傷氣而言,若動其血,或從口鼻,或從目出,其害有不可言者,下之清之,謂對汗而言,是胃熱而不是胃實,非三承氣所宜,厥微者,當四逆散,芍藥枳實以攻裏,柴胡甘草以和表也,厥深者,當白虎湯,參甘粳米以扶陽,石膏知母以除熱也。

脈滑而厥者,裏有熱也,白虎湯主之。

[[上條明熱厥之理,此條明熱厥之脈,并熱厥之方,脈弱以滑,是有胃氣,緩而滑,名熱中,與寒厥之脈微欲絕者,大相徑庭矣,當知有口燥舌乾之證,與口傷爛赤者照應焉。

傷寒病,厥五日,熱亦五日,設六日當復厥,不厥者自愈,厥終不過五日,故知自愈。

[[陰盛格陽,故先厥,陰極陽生,故後熱,熱與厥相應,是謂陰陽和平,故愈,厥終即不厥也,不過五日,即六日不復厥之謂,愈指熱言。

傷寒熱少厥微,指頭寒,默默不欲飲食,煩躁數日,小便利,色白者,此熱除也,欲得食,其病為愈,若厥而嘔,胸脅逆滿者,其後必便血。

[[身無大熱,手足不冷,但指頭寒,此熱微厥亦微也,凡能食不嘔,是三陰不受邪,若其人不嘔,但默默不欲飲食,此內寒亦微,煩燥是內熱反盛,數日來,小便之難者已利,色赤者仍白,是陰陽自和,熱除可知,不欲食者,今欲得食,不厥可知矣,若其人外雖熱少厥微,而嘔不能食,內寒稍深矣,胸脅逆滿,內熱亦深矣,熱深厥深,不早治之,致熱傷陰絡,其後必便血也,此少陽半表半裏症,微者小柴胡和之,深者大柴胡下之。

傷寒發熱四日,厥反三日,復熱四日,厥少熱多,其病當愈,四日至七日,熱不除者,其後必便膿血。

[[傷寒以陽為主,熱多當愈,熱不除為太過,熱深厥微,必傷陰絡,醫者當于陽盛時預滋其陰,以善其後也,四日至七日,自發熱起至厥止而言,熱不除,指復熱四日,復熱四日句,語意在其病當愈下。

傷寒厥四日,熱反三日,復厥五日,其病為進,寒多熱少,陽氣退,故為進也。

[[凡厥與熱不相應,便謂之反,上文先熱後厥,是陽為主,此先厥後熱,是陰為主。熱不及厥之一,厥反進熱之二,熱微而厥反勝,此時不急扶其陽,陰盛以亡矣。傷寒始發熱六日,厥反九日而利,凡厥利者,當不能食,今反能食者,恐為除中,食以素餅,不發熱者,知胃氣尚在,必愈,恐暴熱來出而復去也,後三日脈之,其熱續在,脈和者,期之是日夜半愈,所以然者,本發熱六日,厥反九日,復發熱三日,并前六日,亦為九日,與厥相應,故期之是日夜半愈,後三日脈之,而脈數,其熱不罷者,此為熱氣有餘,必發癰膿也。

[[病雖發于陽,而陰反勝之厥利,此胃陽將乏竭矣,如胃陽未亡,腹中不冷,尚能化食,故食之自安,若除中,則反見善食之狀,如中空無陽,今俗云食祿將盡者是也,此為陽邪入陰,原是熱厥熱利,故能食而不為除中,其人必有煩躁見于外,是厥深熱亦深,故九日復能發熱,復熱則厥利自止可知,曰熱續在,則與暴出有別,續熱三日來,其脈自和可知,熱當自止,正與厥相應,故愈,此愈指熱言,夜半者,陽得陰則解也,若續熱三日,而數可知,熱之不止,是陽氣有餘,必有癰膿之患。便膿血,是陽邪下注于陰竅,發癰膿,是陽邪外溢于形身,俗所云傷寒留毒者是也。

發熱而厥,七日下利,為難治。

[[發于陽者,當七日愈,今厥不止而反下利,恐為除中,故難治,若躁煩而能食,尚為熱厥利耳。便膿血發癰膿者,是不足而往,有餘從之也,發而厥除中者,是有餘而往,不足隨之也。

傷寒先厥,後發熱而利者,必自止,見厥復利。

[[先厥利而後發熱者,寒邪盛而陽氣微,陽為陰抑故也,其始也,無熱惡寒而復厥利,疑為無陽,其繼也,發熱而厥利自止,是為晚發,此時陰陽自和則愈,若陰氣勝則虛熱外退,而真寒內生,厥利復作矣,厥與利相應則愈,是陽消陰長之機。

傷寒先厥,後發熱,而下利必自止,而反汗出,咽中痛者,其喉為痺,發熱無汗,而利必自止,若不止,必便膿血,便膿血者,其喉不痺。

[[此與上條同為先陰後陽,寒盛生熱之證,而陽氣虛實不同,上條陽不敵陰,故陽退而陰進,此熱雖發汗,厥後而陽能勝陰,故厥利自止而不復發,然陽氣有餘者,又有犯上陷下之不同,即可以發熱時有汗無汗為區別,下利不當有汗,有汗是陽反上升,故咽中痛而成喉痺,無汗是陽從中發,熱與厥應,厥利止而而寒熱自解矣,若厥止而熱與利不止,是陽邪下陷,必便膿血,下而不止,故咽不痛而喉不痺。上段似少陰之亡陽,下段似陽明之協熱利,汗因于心,無汗則心氣平,故火不上炎而咽不痛,利因于胃,利止則胃液藏,故火不下陷而無膿血。

傷寒發熱,下利至甚,厥不止者死。傷寒發熱,下利厥逆,躁不得臥者死。

[[厥利不止,藏府氣絕矣,躁不得臥,精神不治矣,微陽不久留故死。


热厥利证

伤寒一二日,至四五日而厥者,必发热,前热者,后必厥,厥深者,热亦深,厥微者,热亦微,厥应下之,而反发汗者,必口伤烂赤。

[[其四五日来,恶寒无热可知,手足为诸阳之本,阴盛而阳不达,故厥冷也,伤寒三日,三阳为尽,四五日而厥者,三阴受邪也,阴经受邪,无热可发,阴主藏,藏气实而不能入,则还之于府,必发热者,寒极而生热也,先厥后热,为阳乘阴,阴邪未散,故必复发,此阴中有阳,乃阴阳相搏而为厥热,与厥阴亡阳者回别也,欲知其人阳气之多寡,即观其厥之微甚,厥之久者,郁热亦久,厥之轻者,郁热亦轻,故热与厥相应耳,若阳虚而不能支,即成阴厥而无热矣,热发三阳,未入于府者,可汗,热在三阴,已入于府者,可下,阴不得有汗,而强发之,此为逆也,阳虚不能外散而为汗,必上走空窍,口伤烂赤,所由至矣,然此指热伤气而言,若动其血,或从口鼻,或从目出,其害有不可言者,下之清之,谓对汗而言,是胃热而不是胃实,非三承气所宜,厥微者,当四逆散,芍药枳实以攻里,柴胡甘草以和表也,厥深者,当白虎汤,参甘粳米以扶阳,石膏知母以除热也。

脉滑而厥者,里有热也,白虎汤主之。

[[上条明热厥之理,此条明热厥之脉,并热厥之方,脉弱以滑,是有胃气,缓而滑,名热中,与寒厥之脉微欲绝者,大相径庭矣,当知有口燥舌干之证,与口伤烂赤者照应焉。

伤寒病,厥五日,热亦五日,设六日当复厥,不厥者自愈,厥终不过五日,故知自愈。

[[阴盛格阳,故先厥,阴极阳生,故后热,热与厥相应,是谓阴阳和平,故愈,厥终即不厥也,不过五日,即六日不复厥之谓,愈指热言。

伤寒热少厥微,指头寒,默默不欲饮食,烦躁数日,小便利,色白者,此热除也,欲得食,其病为愈,若厥而呕,胸胁逆满者,其后必便血。

[[身无大热,手足不冷,但指头寒,此热微厥亦微也,凡能食不呕,是三阴不受邪,若其人不呕,但默默不欲饮食,此内寒亦微,烦燥是内热反盛,数日来,小便之难者已利,色赤者仍白,是阴阳自和,热除可知,不欲食者,今欲得食,不厥可知矣,若其人外虽热少厥微,而呕不能食,内寒稍深矣,胸胁逆满,内热亦深矣,热深厥深,不早治之,致热伤阴络,其后必便血也,此少阳半表半里症,微者小柴胡和之,深者大柴胡下之。

伤寒发热四日,厥反三日,复热四日,厥少热多,其病当愈,四日至七日,热不除者,其后必便脓血。

[[伤寒以阳为主,热多当愈,热不除为太过,热深厥微,必伤阴络,医者当于阳盛时预滋其阴,以善其后也,四日至七日,自发热起至厥止而言,热不除,指复热四日,复热四日句,语意在其病当愈下。

伤寒厥四日,热反三日,复厥五日,其病为进,寒多热少,阳气退,故为进也。

[[凡厥与热不相应,便谓之反,上文先热后厥,是阳为主,此先厥后热,是阴为主。热不及厥之一,厥反进热之二,热微而厥反胜,此时不急扶其阳,阴盛以亡矣。伤寒始发热六日,厥反九日而利,凡厥利者,当不能食,今反能食者,恐为除中,食以素饼,不发热者,知胃气尚在,必愈,恐暴热来出而复去也,后三日脉之,其热续在,脉和者,期之是日夜半愈,所以然者,本发热六日,厥反九日,复发热三日,并前六日,亦为九日,与厥相应,故期之是日夜半愈,后三日脉之,而脉数,其热不罢者,此为热气有余,必发痈脓也。

[[病虽发于阳,而阴反胜之厥利,此胃阳将乏竭矣,如胃阳未亡,腹中不冷,尚能化食,故食之自安,若除中,则反见善食之状,如中空无阳,今俗云食禄将尽者是也,此为阳邪入阴,原是热厥热利,故能食而不为除中,其人必有烦躁见于外,是厥深热亦深,故九日复能发热,复热则厥利自止可知,曰热续在,则与暴出有别,续热三日来,其脉自和可知,热当自止,正与厥相应,故愈,此愈指热言,夜半者,阳得阴则解也,若续热三日,而数可知,热之不止,是阳气有余,必有痈脓之患。便脓血,是阳邪下注于阴窍,发痈脓,是阳邪外溢于形身,俗所云伤寒留毒者是也。

发热而厥,七日下利,为难治。

[[发于阳者,当七日愈,今厥不止而反下利,恐为除中,故难治,若躁烦而能食,尚为热厥利耳。便脓血发痈脓者,是不足而往,有余从之也,发而厥除中者,是有余而往,不足随之也。

伤寒先厥,后发热而利者,必自止,见厥复利。

[[先厥利而后发热者,寒邪盛而阳气微,阳为阴抑故也,其始也,无热恶寒而复厥利,疑为无阳,其继也,发热而厥利自止,是为晚发,此时阴阳自和则愈,若阴气胜则虚热外退,而真寒内生,厥利复作矣,厥与利相应则愈,是阳消阴长之机。

伤寒先厥,后发热,而下利必自止,而反汗出,咽中痛者,其喉为痹,发热无汗,而利必自止,若不止,必便脓血,便脓血者,其喉不痹。

[[此与上条同为先阴后阳,寒盛生热之证,而阳气虚实不同,上条阳不敌阴,故阳退而阴进,此热虽发汗,厥后而阳能胜阴,故厥利自止而不复发,然阳气有余者,又有犯上陷下之不同,即可以发热时有汗无汗为区别,下利不当有汗,有汗是阳反上升,故咽中痛而成喉痹,无汗是阳从中发,热与厥应,厥利止而而寒热自解矣,若厥止而热与利不止,是阳邪下陷,必便脓血,下而不止,故咽不痛而喉不痹。上段似少阴之亡阳,下段似阳明之协热利,汗因于心,无汗则心气平,故火不上炎而咽不痛,利因于胃,利止则胃液藏,故火不下陷而无脓血。

伤寒发热,下利至甚,厥不止者死。伤寒发热,下利厥逆,躁不得卧者死。

[[厥利不止,藏府气绝矣,躁不得卧,精神不治矣,微阳不久留故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來蘇集卷四 太陰脈證 太陰之為病,腹滿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時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結鞕。 [[陽明三陽之裏,故...
    美君阅读 229评论 0 1
  • 麻黃附子證 少陰病,始得之,無汗惡寒,反發熱,脈沉者,麻黃附子細辛湯主之。 [[太陽主表,病發於陽,故當發熱,少陰...
    美君阅读 100评论 0 1
  • 建中湯證 傷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煩者,小建中湯主之。 [[傷寒二三日,無陽明證,是少陽發病之期,不見寒熱頭痛,胸脅苦...
    美君阅读 201评论 0 1
  • 烏梅丸證 傷寒脈微而厥,至七八日膚冷,其人躁無暫安時者,此為藏厥,非蚘厥也,蚘厥者,其人當吐蚘,今病者靜而復時煩,...
    美君阅读 161评论 0 1
  • 少陰脈證 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欲寐也。 [[三陽以少陽為樞,三陰以少陰為樞,弦為木象,浮而弦細者,陽之少也,微為...
    美君阅读 189评论 0 1
  • 片段 二: 选自《非暴力沟通》 【R 原文片段】 非暴力沟通第二个要素是感受。心理学家罗洛.梅认为”成熟的人十分敏...
    飞奔的种子阅读 86评论 0 0
  • 1. CSS和JS在网页中的放置顺序是怎样的? CSS最好放入header中,即放在网页内容(html标签中包含的...
    饥人谷_js_chen阅读 16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