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12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太医略一迟疑,倒真不知该如何答复东华。这东华帝君固然是威武霸气,可抢人老婆抢到这份上,是不是也太过分了一点呢?

东华见太医不做声,岂能料到太医的脑子已是百转千回,因此只得不悦重复道:“本君问你,是因为本君中毒,所以才连累凤九腹中的胎儿染上余毒的吗?”

太医偷偷拿余光瞥了一撇承吞,瞧见他的脸上头先还似怒似伤,这会儿却只剩满脸的颓色,就像是一个吃了败仗的常胜将军,哪还有往日的精气神在?看来再厉害的男人遇上这种事也会备受打击,变得脆弱。

太医不忍再看承吞,眼前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实了,人家连孩子都弄出来了,真是要置蚌王于何地?太医心下仍有不忿,只得意有所指的回话:“帝君说是那便是了,小仙人微言轻,又岂敢反驳。”

凤九问道:“孩子会有事吗?”

太医见凤九着急,逐一解释道:“现下林亥既已被抓住,一问即可知他当初下的是何毒,如此便能按图索骥找出解药,凤九殿下按着这个方子定时服用,自然能解去胎儿身上的余毒,因此这胎儿暂时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但却免不了会先天体弱,在母体中也恐另有变故,是以一定得小心调养,尤其头三个月最为要紧,最好是不要行房。”

凤九道:“凤九明白了,有劳太医。”语罢凤九便无意识的朝东华看去,两人的脸上都有些放松之色,只不过帝君的情绪向来寡淡,一时之间倒也叫人看不出来。

凤九既未说解毒也未说不解毒,太医不知凤九下一步究竟想如何,孩子的爹也不发话,倒不知他们究竟想不想要这个孩子。不过他做太医久了,孕妇的情绪很难瞒过她,凤九即使再想装作平静太医还是读出了她的些许害怕、无助、惶恐以及微微的欣喜,这不太像一个正常孕妇该有的情绪,太医只能推测会否孩子的爹根本不想负责,而凤九所托非人却不幸闹出人命,是以才会不知该如何处事。

太医此时自然也十分同情凤九,倒不知这东华帝君竟然是此等人物,说出去估计人家也不会相信。太医因拿不住这对准父母的态度,只得道:“此乃小仙的分内事,殿下不必言谢,小仙即刻就去寻林亥,向他要出这解药方子。至于下一步如何定夺,且看殿下是何打算。”说罢便匆匆离去。

太医离去后,东华凤九二人都有些心潮难平,仍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并未动弹。静坐了一会儿后,反倒是承吞耐不住这氛围,因伤咳嗽了几声,打破了众人的思绪。

凤九这才意识到还在承吞房中,她此刻定然有不少话想对东华说,却又觉得这里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毕竟有一群外人都在,于是低声冲东华道:“我想回去了。”

东华也沉浸在余惊当中,也有一些话要单独对凤九说,因此问道:“还能走吗?要不我抱你回去?”

这里人太多了,凤九并不好意思与帝君太过亲密,于是摇摇头回绝:“你扶着我就行了。”

东华慢慢扶凤九下榻,经过承吞时,承吞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他的嘴唇开合了几次,却始终没有出声。东华快要扶着凤九走出房间时,似又想起什么事,道:“等一等。”凤九便停住脚步看向他。

东华眼神一动,只见头先摆在桌子上的那柄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冲承吞撞去。凤九自然是没得那个能耐能够阻止帝君的,刚喊出一声“帝君不要”,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承吞受了这一击,接着卧倒在地。

凤九这才瞧见承吞只是受了东华剑柄的一击,不过须知仙法上乘的神仙,即使一花一木也可以伤人,更不用说如帝君这般空前绝后、仙法几乎无敌手的超一流神仙了。是以东华的这一击也未必让承吞占得了便宜,起码凤九瞧着承吞愣是起不来,还得侍从帮忙才能重新站起坐地,而他被剑柄撞到的胸口也留住了大片鲜血,但好歹是保住性命了。

凤九瞧见那些慌乱的侍从又急急冲去屋子外请太医回来,也终于舒了一口气,帝君经此一事应该是饶过承吞了吧?果然,凤九听得东华道:“这次算是便宜你了,你好自为之!”说罢便揽着凤九回自己的房间。

回房后,凤九瞧见凌乱的床铺,才想起这一天着实发生了许多事。本来头先,她是充满恋慕与思念的去找东华,两人还刚刚有过一场令人沉醉的情事。可是,转眼之间,凤九却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令他陌生,他是她肚子里小娃娃的父亲,可是为何,他知道小娃娃的存在后如此冷漠?诚如他从前所说,他其实一点儿也不期待,而这个小娃娃只是令他愁多乐少?

东华稍微整了整床铺,将凤九扶上榻,自己也在凤九一旁坐好。东华本以为凤九会埋怨自己执意要惩戒承吞,正想着该如何同凤九据理力争,岂料凤九对此只字未提,人也反常的沉默。

东华估摸着凤九可能仍未消化怀孕的这个消息,也不逼她,只是道:“累不累?”

凤九望向帝君,答非所问:“我竟然怀孕了……帝君你是怎么想的?”

东华反问道:“你又是如何想的?”毕竟想不想这个孩子已经来到,他的想法也并不重要,此刻反倒是凤九的态度有些奇怪,东华于是这般问道。

凤九却不回答,而是道:“是我先问你的,你必须先告诉我,要如实说。”

东华想到凤九从前期待孩子的模样,和现在的她可称得上是两副模样,果然她还是个小孩,心性未定一天一个样儿。东华于是微微思索一刻,谨慎答道:“我觉得现在的时机不是太合适。”

果然,凤九就知道,果然帝君并不想要小娃娃,凤九以为自己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现下怀着娃娃又真听他说出这样的话,觉得自己的悲伤和难过都成了双倍,而且竟然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难过。

凤九尽力压抑住悲伤,不想让帝君看出自己的脆弱,但她的内心又着实不肯就此相信,因此故意试探道:“我早瞧出你面上没什么高兴的神色……那不如我去找太医要一副堕胎药?”

东华倒未直接答应,而是望着凤九反问道:“为何?你从前不是很期待孩子的吗?刚刚你不也在问太医如何解毒?你心里当真不在意?”东华倒从未想过让凤九打掉孩子,此刻听凤九提出这个骇人的建议便想深问她究竟是为何。

凤九见东华并未正面回答,心里已是有些失落,续道:“你可以先不理会我的想法,我想知道你是如何看待他的?”

东华根本无法回答,如实说又怕勉强凤九,可他内心又舍不得这个孩子,只能含蓄道:“你舍得吗?”

凤九见东华又将问题踢回自己面前,也有些气恼的反问道:“你舍得吗?”

东华自然是不太舍得,可若是凤九退缩了,自己可没什么道理强逼着他,毕竟他们逆了三生石的天命弄出了一个孩子,天命极有可能惩戒到孩子或者凤九头上,想到这个可能,东华也有些心惊,便道:“你如果想要我们就要。你若是不愿意……”

凤九道:“如果我说我不想要他,你会阻止我吗?”

东华心道凤九怕是内心退缩了,但要自己说出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倒实在是开不了口,但这件事,凤九自然是有她的自主权的,假如他逆天命不成,到时她一个未婚姑娘再带一个体弱的孩子……想到此处,东华的那句“听你的”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到底割舍不下。

凤九见帝君默不作声,只能将这沉默认作默认,心里也是越发的凄苦,简直酸疼的要命。偏偏她竟然还微微扬了扬唇,可那笑意还不及眼底便消失:“帝君……小娃娃会连累你吗?”

“自然不会,我只是怕它或许会连累你……”东华缓缓道。

凤九不置可否,又抬头看了看窗外,接着道:“夜已经如此深了,帝君你今日与林亥大战毕竟是累的很了,早些休息吧,有什么话明日再说。”

东华也扶着凤九同躺榻上,然后道:“你也早点休息,现在有了身子,不比往日。就在此处歇息吧,我看着你,也能放心些。”

“嗯”,凤九没有回绝乖顺的躺下,帝君轻轻揽着她,不禁觉得今天这一日可真是太过漫长。东华的困意越来越浓,也终于渐渐睡去。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