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同人:忠诚代价(十三)

地下基地中,梅尔和帕瓦罗正在监督着工人们运输燃料。巨大的金属管从墙壁下方伸出来,口径能伸进一只成年人类的胳膊。工人们推来燃料车,把软管接到墙壁上凸出的管道口,旋紧,再打开墙壁上的阀门。

     金属管道发出咕咚咕咚的撞击声,车上的指针从0缓缓升高到100,三分钟左右就能装满。

     梅尔看着工人们忙出忙进的样子,问道:“燃料仓库是在地面上吗?”


“是的。通过这些管子连接到地下。”帕瓦罗抬头看着洞穴内壁上方。

     “不错的设计。你们是如何防止管道被土壤腐蚀的?以及泄露问题。”

     “哈,这些都是建造幽暗城时积累的经验,我们再从敌人那偷来一些技术进行改良。不用担心,这些管道很安全,足够支持到我们完成整个计划。”

     帕瓦罗回答起来十分有信心,梅尔把目光挪向另外一处,在管道左上方,有几块木板钉在岩壁上。木板表面不断有水渗出,周围长满了青苔。梅尔指着木板问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大灾变后,地下洞穴总是会遇到渗水问题。加上工期紧张,难免会遇到些状况。那些补丁就是临时性防水措施,我打算完成这个阶段实验后,找点好材料修补下。”

      帕瓦罗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她对梅尔挥挥手,朝着装配车间走去:“时间差不多了,博士,我们还要别的工作。”

     “啊,没错。”

     两人走下坡道,在经过一个Y字型路口时,一辆堆满设备的推车快速驶来。帕瓦罗本能向后躲去,但车子上一节凸出的钢管还是贴着她身体擦了过去。

     “啊,不……”帕瓦罗急忙捂住胸口,一枚亮闪闪的东西掉在地上。梅尔眼疾手快,马上把那玩意捡了起来。帕瓦罗冲着推车嘟哝两声,无可奈何地说道:“是那些吉尔尼斯人,他们加入被遗忘者后,感觉都变迟钝了!”

      梅尔这才发现手中握着的正是那枚挂饰,金属制的链条从中断开,上面好几处都有焊接的痕迹。他打开挂饰,左右两半各镶嵌着一副素描,右边的女性显然就是帕瓦罗本人,而那名男性,梅尔再也熟悉不过了。

      “安提尔·麦克沃伊?”梅尔心中像被人锤了一下,他知道麦克沃伊和帕瓦罗的相处经历,但从未想过居然到这种程度。

      “安洁莉娅女士,你的挂饰。”

       梅尔伸手递出小小的物件,帕瓦罗嘴巴长得很大,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她激动地把挂饰搂在胸前,颤抖地说道:“谢谢,谢谢,我差点又失去他了!”

      “我刚才不小心看到上面的素描,那个人是你的爱人吗?”梅尔试探地问道。

      “对,他叫詹姆斯·帕克斯,是一个艺术家。也许你不信,但我们被遗忘者依然有爱情!”梅尔认真擦拭着挂饰表面,把它放进随身携带的腰包里。

     “是啊,爱情是很美妙的事情……”詹姆斯正是麦克沃伊潜伏时用的化名,梅尔马上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他小声对帕瓦罗说道:“我建议你换个链子,上面被腐蚀得很厉害。”

      “我会的,等战争结束,我和他会找个更好的工匠,把我们的合影镶嵌进去。”

      帕瓦罗的话充满了柔情,很难想象这是从一个被遗忘者口中说出来的。

      “好的……我得去检查一下库房的湿度,外面要起雾了,希望他们已经做好了防锈处理。”

       梅尔岔开话题,朝着混合燃料的车间跑去……


       吉恩的船队在迷雾中穿行了很久,第一艘船的领航员突然伸出红色旗子挥舞了两下。其余两艘船立刻停了下来。接着,他把一根金属感伸进水里,再取出一副头盔罩在脑袋上。金属杆在水里来回搅动着,不一会,他兴奋地取下头盔,冲格雷迈恩做了个下潜的手势。

       吉恩转身对部下们宣布道:“看来我们到站了,所有人各就各位。行动开始后,部落会在十分钟内做出反应,我们动作一定要快。准备下潜!”话音刚落,他掏出一枚幽蓝色的宝石吞了下去,第一个从船上跳入水中。突击队员们紧随其后,像下饺子一样一个接一个跳进水里。

      水下不远处,一只海狮从海草群里钻了出来,他变回人形,冲着大部队招了招手,然后又变成海狮的样子,奋力向丘陵方向游去。

      吉恩和队伍们用手势相互交流,每个人脑袋上都像罩着一个透明的气泡,他们甚至不用闭上眼睛,气泡里会保证使用者的正常呼吸。

      和海面上不同,水下的景色一览无余。游了大约五分钟,吉恩眼前出现一大个地下洞穴,借助上方延伸出来的海岸做庇护,水面上的人很难发现这里。

      “果然和情报上说的一模一样。”吉恩内心一阵狂喜,他双臂笔直伸向前方,重复三次,部下得到命令后,纷纷变成狼人形态,一起涌向洞穴。


       地下基地入口,两名被遗忘者士兵守在水边,他们身后是一道厚实的铁门,隔开了基地和入口。两人百无聊赖地站在河边,出神地望着水下,正值深夜,水下只有黑暗。

      “打起精神来,水面下方可是连通外面的,小心有敌人。”一名卫兵招呼道。

      “明白,我又不是第一天上班。”另一名卫兵十分不服气地说道,扭了扭脖子。

      水面安静如斯,洞穴里只剩下水滴声,滴答,滴答。

      忽然,平静的水面上升起一股水花,卫兵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修长的身影从水花里飞出。

      “有敌人!”卫兵们还没把武器从腰间拔出,两道冰冷的绿色闪光便在他们身上划下,只听两声噗嗤闷响,两个卫兵缓缓倒了下去。

      一个巨魔手持两把尖刀,毫无表情地看着地上的尸体,刀身上的蛇形图案发出阴险的绿光,却一滴血也没粘上。他转身点燃一根烟花,冲着水面不停挥舞。

      眨眼间,数十名突击队员从水里钻了出来,片刻后,一个牛头人从水底游了上来,站到队伍后面。

      吉恩气势汹汹走到铁门前方,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白色鬃毛紧紧贴在身体上。

     “拿炸药来,把这个门炸开。”吉恩喊道。

     “让我来吧。”一个女性血精灵从人群走出来,她站到距离门五米的位置,双手举到胸前,两股刺眼的寒光在手中不断膨胀:“让开点,国王陛下,小心别被冻伤了。”

      吉恩退到一边,一股深蓝色的光线从血精灵手中射出,冲向铁门。金属门板顿时染上了一层白霜,白霜越来越大,在光线的冲击下,门板居然开始吱吱作响。

      当冰霜面积达到两米宽时,法师便停止施法,扭头冲人群里喊道。

     “萨伦特,该你了。”

     魁梧的牛头人站到门前,他轻轻一抬手,一个图腾便从地面上升了起来。

     “让你们见识下大地母亲的愤怒!”

     萨伦特把全身的力量都输送到图腾上,四周的地面不断有灰褐色的东西飞向图腾,在上方混合,翻滚着。很快,一个尖锐的深色石柱便在萨满手中凝结成形。

     “粉碎!”萨满大喝一声,直径有三十厘米的石柱便飞向铁门。石柱尖锐部分正中白霜中心,砰,一声巨响响彻洞穴,铁门中间被砸出巨型的窟窿,地上洒满了亮晶晶的碎片。

     吉恩眼见通道开启,振臂高呼:“冲锋!杀光他们!”第一个冲进窟窿里,身后的士兵接二连三冲了进去。

     水面很快只剩下萨满和三名吉尔尼斯士兵,牛头人有些惆怅地看着窟窿,问道:“我也想进去和他们一起解决亡灵。”

     “对不起,你要在这里为我们守住出口。”男性狼人把一个头盔戴上,打开面罩:“现在就靠你指路了,萨满。”

     “交给我吧。”萨伦特摒气凝神,开始引导法术。他的脚下不断有光圈升起,四枚形状各异的图腾围绕着身体做着旋转。

[if !supportLineBreakNewLine]

[endif]

�#;0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