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4)

96
玄宝
2017.05.07 13:49* 字数 3488
美人绘·鹤田一郎

连着两天,她们都躲在陆匀之的小窝里消遣,早上一起出去买菜。两人在那个小小的房子里一起看无聊的电视剧,消磨秋后时光,世间的时光那么漫长荒芜,她们浪费一点也是应该的。

顾沁宁在阳台抽烟,她跟陆匀之说:“老陆,你知道吗?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我的上司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未婚,她生活的重心全都在工作上,雷厉风行到大老板也得敬她三分,我一度把她当成偶像来崇拜,当然也经常被她折磨得想死,一个销售方案改个十几遍也是常有的事。”

“那时候我刚毕业没多久,二十出头的年纪,整颗心蓬勃得可怕,一激昂起来,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世界。每次看到那个上司时,心想:这三十岁的女人怎么还能跟千年老树一样活着呢?三十岁,不应该柔顺可爱,看什么都透着一股母爱气息吗?当时的我太肤浅,觉得三十岁还有什么活头,没男人没私生活,找棵树吊死算了。”

“可现如今,你看,过两年我也快要三十了,一样没男人,私生活不丰富,日子平静得能孵个鸟蛋出来,可还是舍不得死去,舍不得饿着冻着自己,数着卡里的钱买车买包置行头,蝇营狗苟快三十年,半夜清醒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活得这么厚脸皮。”

陆匀之在阳台上随意绑了个小秋千,秋千旁放了个小桌子,此刻的她穿着茸茸的毛衣正蜷缩在秋千上轻轻荡着,边晒太阳边吃水果,秋天太过金黄的阳光让她抬头的时候眯着眼,像一只美丽的懒猫。

她拿着咬了几口的苹果,停下来想了想,用很缓慢的语调跟顾沁宁说:“我真喜欢听你叫我老陆,好像一下子,我们不用经历那三四十年的光阴,一下子变得老去,老得得体,老得不让人生厌。”

“其实像我们这种女人最惨,家世普通,人情一般,就连对别人纷呈的世界都懒得进行窥探,自己活着,像个独行侠。你说我们活得行尸走肉吧,可偏偏又读了几本书,行走世间带着一点骄傲,好像也明白一些七情六欲和不可言说。人人都觉得我们日子过得不错,可我们知道,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少得可怜。虽说生命是个幻想,按照自然原理,我们属于物质,是不会消亡,只会转化的,可是为什么痛的时候还是那么痛,快乐的时候仍是不可抑制呢?”

说完她抬起头看向顾沁宁,只见顾沁宁愣着神看她,手里的烟灰烧了长长一截,两人这样对视几秒,忽而大笑起来,笑得肚子都痛。

“这算什么?两个快三十的女人对过去人生的总结?”顾沁宁笑得眼泪都出来,然后绷着笑把烟掐灭,“我以为十八岁的时候我就把人生给怀疑完了,没想到现在还跟个毛头孩子一样。如果有男人听到我们的对话,肯定得遁地走,太消极了。看,我们没结婚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因为不够聪明,又不够蠢。

陆匀之喝了口花茶,润润甜甜的,也笑眯了眼睛:“对,活该没男人敢接近。老顾,看来我们下半辈子注定要这样互相欣赏到老了。”

她拿过顾沁宁手上的烟,也就着吸了一口,把烟还给顾沁宁,突然想起什么:“我跟张存志分手了。”

顾沁宁“哦”了一句,没说话,陆匀之不是个没主见的人,她自然有她的理由,老友之间太了解,连话都懒得多说,实在太霸道。

周末就两天,好时光过得最快。

临走前,顾沁宁还是忍不住问出了那个问题:“那个女的是叶逸云吗?”
陆匀之突然有些可怜顾沁宁:“不是她,我们不认识的。”

上车的时候,顾沁宁给陆匀之发了条信息:“其实我宁愿那个女的是叶逸云,至少我们之中,还有人是如愿以偿的。”

陆匀之很快地回她:“其实往前走也是一条不错的道路。”

顾沁宁觉得好笑,回她:“陆小姐,不要随意当好人,尤其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的时候。”看着窗外良久,她不再想周慕南和那个不知名的女子,反而有陌生的电话进来。

开心点,你还要一个人活到四十岁。顾沁宁看着车窗玻璃上映照出来的自己,默默地对自己说。

陆匀之看到顾沁宁的信息时也笑,幸好她们没有住在一起,不然两个人非得撕破脸皮,再因为一些小事争个头破血流。

女人的友谊,说坚固但又脆弱。她们看起来没有那么好,但也没有坏到那种地步,有点儿小心眼儿的君子之交。

送完顾沁宁,天已经黑了一半了,陆匀之打了个车回去,在小区门口往家走的时候,才想起天文台昨天发布消息说今晚会降温,四级狂风,请市民注意保暖。她拉了拉领口,风从脖颈处灌进来,吸吸鼻子,手脚一片冰凉。

望着前面的居民楼,楼上已经有些人家亮起了灯火,一些家长接了周末上补习班的孩子走在路上,人语声不断,这样的世俗生活,让走在萧瑟秋风中的陆匀之觉得有个归宿真好,即使家里四面空墙,但风雪路终于不再变得漫长。

到楼下的时候,好心的物业还给她递了一杯热茶:“陆小姐,外面风大,喝杯热茶暖一暖。”

陆匀之谢过他,喝完了准备过去等电梯,却瞥见大堂处有个熟悉的身影,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张存志!

陆匀之快步离开,不想多做停留。她不怕张存志,无论如何,他始终是个不错的男人,不会对女人动手。只是来者不善,且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总是尴尬的。

张存志追上去,截住她:“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我们不是还没分手吗?”

陆匀之的手腕被张存志扯住,挣脱不得,便有些烦躁:“张存志,我不想掺和到你的家事中去,我以为有些事,即使不说,我们也应该是有默契的。”

硬的不成改成软的,张存志松开她的手,转而温言道:“匀之,别这样,我们也有过好时光,对不对?我们可以再试一试。”他何曾这样低声下气过?

张存志的确是喜欢陆匀之的,她年轻貌美,举止大方,跟她在一起轻松自在,也不愁没话题,重要的是陆匀之好像一颗心如同玻璃做的一样,透明干净,没有心机,他们连架都不曾吵过,双方都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现如今,知道自己位置,懂得进退的女人实在太少了。

所以他不打算放她走。

陆匀之有些没耐心,感情上的事,女人一旦做了决定,心肠硬起来,十八头牛都拉不回来,她甩甩自己的手腕,不欲与他多言,越过他便去按电梯。

张存志见她态度坚决,也开始暴躁,扯着她的手肘,怒言:“陆匀之,别给脸不要脸!当初找的男人比我还要老十几二十岁,那时候怎么没想到不能掺和别人的家庭啊?现在反倒清高了,还真看得起自己!”

他们两个在电梯口拉扯已经惹了很多人的注意力,陆匀之有些着急,抿着嘴一句话不说,再难堪的场面她都经历过,因此也不怕,回头用眼神警告他。

好在电梯门终于开了,里面的人往外走。

陆匀之见电梯来了,大力甩开张存志的手:“张存志,你有病吗?”表情凶狠,从未见过。

趁张存志愣神的那两秒钟,陆匀之转头,欲踏入电梯,一抬眼,她跟许家明就这么面对面遇到了。

许家明看到她的时候,正在打电话,两对眼睛对视上的时候,许家明的表情明显僵了一下,累了一天,背脊突然挺直,周身发出严肃的气息,电话那头说什么瞬间听不清了。

用落荒而逃来形容陆匀之也不为过,她几乎是窜进电梯里的,在秋风如此寒冷的天气里,手心竟有汗慢慢濡出,食指不停地用力按关门键,眼神惊慌失措,盯着地面,呼吸太重,以至于锁骨也跟着一起一伏。

终于,电梯门缓缓关上,张存志和许家明都被她关在了电梯外。

回到家的时候,一阵冷风灌来,陆匀之快步去关上阳台的门,开了灯,心却凉了一片,突然间,冬天仿佛一下子降临在这个温暖的南方城市。

陆匀之慢慢坐下,满目荒凉。

妈妈,你说我要走,可是我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

许家明忍不住上下打量张存志,他没自己高,看样子是个生意人,衣着品味一般,举止还算得体,如果是个朋友或者客户,应该是不错的。总的来说,他没我优秀,陆匀之到底看上他什么了?

许家明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想到的不是在这里遇到陆匀之,却是开始比较他跟陆匀之现男友的大同小异,多么自降身价的行为。

陆匀之让人怀疑自己是否优秀,可见是个多么不合格的爱人。

家明兀自摇摇头,他一直没有发觉,他始终把她放在爱人的位置上,从来没挪动过。与此同时,他终于确定了那天并不是幻觉,他见到的,的确是她,同时心里头竟隐隐有些莫名的欢喜。

张存志也觉得自己今天失态了,站在电梯旁边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他也是过了。不就一个女人吗?自己姿态一低,她就有机会翻身索要更多的东西,这种把戏他不是没见过。可是这一年多,陆匀之并没有开口向他要过什么东西,而单纯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女朋友,选择全心全意信任他。

他的确知道陆匀之的过去,穗城的某个圈子并不大,他是长期江湖走动的老手,怎么可能分辨不出那些吹来的风言风语呢。

张存志心底也知道,自己大概破碎了一个女人想要重新开始的梦,却又不愿意放手,看起来,互相折磨也是一种不错的乐趣。

谁知今日一见,陆匀之躲他躲到这种地步,不惜搬家换电话来逃避他,做人不该欺人太甚是不是?可他就想欺负她!张存志有些发了狠。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3)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5)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周末更得勤快一点~
关于小说的内容和人物偶尔会有争议,都欢迎轻拍~

谢谢每一位点开文章的你,欢迎赞赏、点赞、留言~
我一定会尽快回复每一位的留言~
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