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四月田野印象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群山万壑赴荆门,明妃生长尚有村”。

每当有人问起我是哪里人时,我回答湖北荆门后,看到对方仍一脸茫然,实在从脑海里搜不出有关它的任何记忆和信息,我便会自豪地将上面杜甫的两句诗脱口而出。

借了名垂千古的王昭君和杜甫的光,问者总算一副恍然大悟——原来她的家乡有这样的来头。

上述纯粹是因为我的虚荣心,不像西安、南京、苏杭等闻名遐迩的文化或旅游名城,荆门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内陆小城,在中国地图上不仔细瞧,几乎看不见。

而事实是,杜甫诗中真正的昭君故里“荆门”,是指宜昌秭归县,并不是现在的荆门。

小时候司空见惯了的家乡田野的样子,从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美的风景。当你背上行囊离家太久,你也许都没有惦念过她,更没有文人写的思乡散文中魂牵梦绕的情怀。

也难怪,荆门只是江岸平原一座平凡的小城。有山,却称不上名山大川崇山峻岭,有水,也算不上钟灵毓秀,好在鱼米之乡,民风淳朴。

但今年清明节回荆门后,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家乡的田野这么美丽。

当你还在火车上时,眼前闪过的是熟悉的丘陵地带原野上的风光,首先看到高大的白杨树在向我们招手,四月的白杨树已经生长得葱葱郁郁,每一片鲜嫩翠绿的叶子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风起的时候沙沙声响,似在喃喃细语。

田野上,道路旁,白墙红瓦的楼舍前的,都有他英挺的身影。他静静地屹立在那里,与蔚蓝的天、洁白的云,共同守护着我们的家园。更像是亲人,在等待着游子的归来。

你一定听过《风吹麦浪》这首歌,歌里的麦浪是金色的,可我的家乡现在大片大片的麦浪,还是绿色的,却一样好看,蔚为壮观。

当你走到原野的田埂上仔细瞧,年轻的麦穗们不知谦逊地骄傲地昂着头,锋芒毕露,在阳光下无声地暗自生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正是麦穗开花授粉的时候,每一株麦穗上挂着许许多多细小的,像粉末般的淡黄花瓣,勤劳的小蜜蜂在麦穗间穿梭忙碌着,阳光暖暖的,用鼻子嗅一嗅,空气弥漫着阵阵花粉香味,以及麦穗青草的清新味道。

令人迷醉的油菜花现在已谢尽啦,绿色的油菜籽颗粒还未成熟饱满。每一条田埂都有许多蒲公英,它们撑着毛茸茸小圆伞的样子可爱极了。

蒲公英微笑着贮立在矮矮的青草丛中,像是静静等待着命运的风将她们带向远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便一个旮旯角落里都盛开着很多星星般的小花,红的,蓝的,紫的,白色的小蝴蝶在花丛里翩翩起舞,热闹极了。

拔起一根鲜嫩的茅草芯,剥开一层绿色的外衣,里面是一条像棉花一样软软细细的泛着青色的草絮,放进嘴巴里嚼着吃,有青草的香味。

一直觉得紫云英是从土地里长出的一小朵一小朵的无声的烟花,这焰火在风中持久地盛开,天真烂漫而又随风招摇。

丘陵地带的田野高低起伏,形状也不规则,放眼望去,大片大片的青色麦田和油菜地,似一层层巨大的高低错落的绿色阶梯,一块块小面积的紫云英地零星错落点缀其中,像是天上的彩云纷纷飘落在这碧浪之中,随着光线的变幻,极为惊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