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着一条半腿,走的更远(硬汉本色)|《士兵突击》回看之(二)

伍班副,是个汉子(后来看了他演的战雷),只是没想到,他后来也退伍了。

他和高连长,史班长的关系都很好,一开始同样不喜欢拖大家后腿的许三多。可是史班长非要帮三多,他一边厌弃着三多,一边又不得不因为史班长,而一起帮他。


伍班副.png

三多那次凭着班长的“欺骗”不想数字,环了333个腹部绕杠动作,应该是连同他在内,大家对三多的第一次认可。

在和蓝军演习结束后回程的坦克上,袁朗问三多叫什么,告诉了袁朗那个狙击手叫成才的三多迟疑了,是伍班副说出了“他叫许三多”。

史班长的退伍,伍班副应该和高连长一样,伤心的同时,怨恨着三多,况且指导员没让他这个班副转正,反而让三多当了代理班长。

七连被整编,高连长上任副营长之后,让伍班副去看看孤独的三多。他幸灾乐祸的还怂恿三多两个人要不要打一架,在晨跑的时候,还告诉三多这么跑容易抽筋。即使脸上的表情带着些幸灾乐祸,即使嘴里说的话带着对三多只剩一个人的讥讽,即使他不愿意承认,他终究还是要对三多好的。

守军营的中间,三多的老爹要带他复员回家。也是伍班副带着老七连的一些人来给三多撑场面,帮着他带许老爹坐坦克,不惜和他对打,只是为了让三多看清自己想要继续留在部队的心,想让许老爹同意许三多继续留在部队里。

整编后一次PK赛,见到了连长和三多,还和三多聊了一会天,还和他开了“老兵”这个玩笑。即使不明说,他们早已是兄弟,感情这种事,勉强不了,可是也控制不了(好肉麻,捂脸)。

在去参加老A的选拔赛之前,他对新连长说,当兵不容易,不只是想混个士官。当时连长说,看你要是没被选上,怎么回来,他说就这么回来呗(当时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选拔赛只要前三名,眼看着翻山越岭游过河终点就在眼前,他的腿受了重伤。成才见不妙,抛下了他和三多自己跑过去了。三多非要扛着即使到了终点也没意义的伍班副一起过去,哪怕前面还有两个人在爬,哪怕失去仅剩的第三个名额。这时候,刀子嘴豆腐心的伍班副终于承认了他和许三多是朋友,自己拔了烟雾弹声明放弃,逼他跑向终点,一定要被选上。如果不是为了三多,就是爬,他也一定不会放弃,也会爬到重点。(这一切,被袁朗看的清清楚楚,当许三多到达终点,袁朗也松了一口气)


pengyou.png

也许曾和连长一样,觉得三多只能算半个兵。可是他最终也被三多的执着,善良,不抛弃、不放弃所感动,说感动可能有点肉麻,但是他们,终究都成了三多最可靠,最能依靠,不放弃的朋友。

高连长的骄傲,只为朋友低头。史今已经走了,他想让伤了半条腿的伍六一能留在部队当司务长,这也是现实生活问题。可是伍六一不同意,他的骄傲,他的坚强,他的自尊,不允许曾是钢七连一员的他,活的这么轻松。

史班长走的时候,只有三多哭了。可是伍六一决定要走的时候,被高连长抱着,倔强的扭着头也不想在大家面前掉眼泪,即使那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钢七连也许在别人眼中散了,但是每个兵的身上,都保留了老七连的风骨。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身残志坚的例子,依然也有很多身不残,志也不坚的例子。伍班副,是个倔强的老兵,有老七连的风骨,有三多这样的朋友,也终究,有他自己的路要走。一条半腿,不代表不完整,只要有心,相信自己,依然能走的够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