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念想,悲恸的守望--《白夜行》

    进来不是流行一句话吗,运动和读书必须有一个在路上。而我是属于后者在路上,不知大家是哪一个呢?

        闲来无聊就听朋友介绍读了东野圭吾的名著之一《白夜行》。这是一部犯罪的推理小说,我个人认为更是一部爱情小说,同榞与雪穗的爱情,这种爱不能在阳光下生存,不能公之于众,只能在黑夜里生存。我认为这是一种畸形的爱。而这种畸形的爱又脆弱,有坚持。当剧情的结尾,同榞的纵身一跃,他边结束了这一切,结束了自己那份坚持的爱,用自己父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信物(剪刀)刺到自己的心脏,因为他为了自己的爱人,为了那些不被公之于众的罪行,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在同榞的生命里他唯一的动力与念想就是雪穗,从他瞧瞧跟踪父亲与雪穗进去废弃大楼看到那肮脏的那一幕起,他就注定了一辈子只能在黑暗中行走,他刺死了自己的父亲。在同榞的家庭生活环境中,母亲的偷情,父亲侵害了自己的玩伴,我认为这是铸就他冰冷的、孤僻的性格的主要原因。家庭因素在他的生活中起主导因素。

          女主雪穗,他跟同榞是同龄人,父亲早逝,因为生活窘迫,11岁被母亲胁迫卖淫,再被同榞的父亲施暴的时候被同榞救下,而同榞也在此时同榞也同样成了单亲孩子,回去后,不久,母亲“自杀”,从此生活无依无靠,母亲葬礼过后,雪穗过继到继母唐泽礼子家,此时她没有父母的疼爱,没有灵魂,连女孩唯一拥有的都被剥夺了,而她的内心深处最黑暗的地方住着同榞。同榞是她唯一的心灵上的慰藉,只有同榞能体谅她内心的孤独。

        人和人之间最好的理解就是彼此之间能够感同身受。

          正所谓同榞对雪穗的这种感同身受才铸就了他们之间这种畸形的爱情,从此雪穗学习插花,茶道,学习生活,学习伪装,这一切都是同榞给了她勇气。

         笹垣这样描述他们“枪虾会挖洞,住在洞里,可有个家伙却要去同住,那就是虾虎鱼,不过虾虎鱼也不白住,它会在洞口巡视,要是有外敌靠近,就摆动尾鳍通知洞里的枪虾。它们合作无间,这好像叫互利共生”。

        枪虾和虾虎鱼互利共生,相互依存,自始至终,关系之牢固,紧密,忠诚不逊于世间任何一种感情。同榞和雪穗之间的感情可能早已超越爱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只是我个人见解,如有不对还望指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