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侠之比武招亲 | 浮云楼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比武招亲

长安,立冬。

一骑骏马飞快地驰向长安城门,凌冽的北风吹的马上人黑色的衣角猎猎作响。

城门前一个三四十岁的汉子猛地一跃而起,向着骏马抱拳道:“恭迎大小姐!”

马上人猛地勒住缰绳,从马上腾空而起,而后稳稳落地。正是汉子等了半日的长安李家大小姐李碧辉。

李碧辉递过缰绳,顺手理了理披风,随口问道:“李叔,爹爹急信要我回来,究竟是为了何事?”

李叔接过缰绳,闪身走在身形修长的黑衣女子身边,笑哈哈答道:“比武招亲!”

李碧辉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问话,李叔便连炮珠般的说了开去:“浮云楼叶家的公子叶澜,月前昭告天下要比武招亲,老爷专门传信要大小姐回来参加!”

“叶澜?”李碧辉努力在记忆中搜寻这个名字,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然而却又想不起来。所以,在进了李府大门,见到久别的双亲,行完礼斯见完毕,李碧辉便佯装无意间问道:“女儿在昆仑山学艺未成,匆匆而返,却不知信中所说急事是何事?”

李夫人看着眼前因为学习武艺而变的越加凌厉的女儿,心里悄悄叹了口气,面上却露出一个笑容来,详细介绍了事情的始末。

长安浮云楼的少主叶澜,一个月前凑巧遇见了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皓月公主。公主回宫之后,便要求皇上赐婚,要封叶澜为驸马。

皇上尚未答应,浮云楼便贴出了比武招亲为少主选妻告示,且时间就定在一月之后。

李碧辉默了一默,看着父母的脸色便有些尴尬起来。

她自小生的身材高挑堪比男子,五官平淡,又肤色偏暗,脸上更是斑斑点点,以相貌而论,可以说是下下之姿,偏又性子极冷,李夫人教导的温顺娴雅一窍不通,唯独痴爱武技。

从她十岁那年身高超过长她三岁的大哥开始,爹娘便开始发愁她将来嫁人的问题。今年她已经堪堪二十,两个妹妹都已经出嫁,只有她,还待字闺中。

李家在冠盖云集的长安算不得名门,李老爷是个武将,李家在交际上也算不得出众,因此为了让大小姐顺利出嫁,虽则耗费了十二分心力,成效却并不显著。

所以这一次一听说浮云楼少主比武招亲的消息,便立刻快马传信要女儿回来参加,希望女儿能一举夺魁,即是美满姻缘,又了了二老一桩心事。

李碧辉沉吟半晌,忽然问道:“十年前有一次,有一个大叔带着个孩子来府上找爹爹,那个孩子就是叶澜吗?”

李家父母对视一眼,同时点头道:“正是。”

李碧辉遂扯开嘴角,点头道:“好,我参加。”

二 四女同台

日子过得飞快,李碧辉答应参加了这次比武招亲之后,转眼便到了最后一轮比试的日子。

半个月来,她在比武台上合计上场二十八次,每场几乎都是五招之内获胜。眼看叶家似乎真的只看武功,不重相貌,便有人开始预言她必是最后赢家,但也有人反对说叶家人人芝兰玉树,不可能会娶一个丑妇。两方越说越热闹,争的沸沸扬扬。

百姓都爱八卦,尤其是这种一群女人为了争男人大打出手的八卦。

和她一起变成街头说书先生口中常客的还有另外三个人:皓月公主,武林第一美女花知曼,还有江南沈栖。

皓月公主听说了叶澜比武招亲的消息,亲上浮云楼致意,要求直接参加最后一轮的比武。

叶家不愿得罪朝廷,反复斟酌之下,同意了,同时将最后一轮的两人对决改成四人分组比试,两位胜者最终对决。然后,李碧辉和皓月公主被分在了一组,而花知曼将和沈栖先行比试。

花知曼号称武林第一美女,自是有她的资本。她生的柳眉桃腮,身姿窈窕,水杏眼我见犹怜,樱桃口欲语还休,一手回风舞柳剑在比武台上不仅连战全胜,还胜的无招不美,让人看的如痴如醉。

她的对手沈栖则无趣的多了。四人里,皓月公主身份高贵,李碧辉高冷凌厉,花知曼艳光四射,只有这个沈栖,相貌平平,性格平平,态度平平,连武功也都是些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招数。但每次比武,她都能用最普通的招式战胜对手,不禁让李碧辉对她另眼相看。

因为是最后一轮比试,浮云楼叶家的家主和夫人,包括叶澜在内,全都坐在了比武台旁边的观众席上。一家人男的俊逸潇洒,女的花容月貌,均是容貌出众。

花知曼和沈栖在比武台上相对而立,李碧辉和皓月公主则并肩坐在台下。

除浮云楼的人外,其他的观众议论纷纷。众人大多认为,李碧辉的武功在年轻女子中已无敌手,她和皓月公主那一场胜负已定。倒是花知曼的剑法看上去精深莫测,沈栖又沉稳大气,谁能胜出,值得一论。

听着耳边繁杂的声音,李碧辉神色不动,只不留痕迹的观察着叶澜的情状。

叶澜出现的时候被叶家人裹在正中间,直到落座方才被人看见。

他刚满十八岁,继承了叶家人的好相貌,剑眉星目,薄唇高鼻,身形修长,只是神色中让李碧辉觉出有种狼狈感。

李碧辉侧头看了看恨不得把眼珠子粘在叶澜身上的皓月公主,不由得摸了摸鼻子,收回了探寻的目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 一剑惊鸿

随着一声锣响,台上的比武正式开始。

花知曼的回风舞柳剑本来就风姿极美,这一回不知是不是因为叶澜在台下,更是把身法的飘逸灵动和美人回眸清斥等发挥到了极致,台下观众看的津津有味,连沈澜都看的如痴如醉。

两人对阵本来就全凭随机应变,花知曼在展示风姿上下了功夫,那么剑法的威力难免打了折扣。前面二十招花知曼和沈栖两人算是平分秋色,过了二十招之后,花知曼便开始左支右绌起来。三十招过后,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沈栖要赢了。

就在这时,花知曼突然变招。

她手中的长剑一改之前的剑势,忽起惊鸿之气!三招过去,花知曼已然挽回颓势,沈栖开始变攻为守。

众人不想这时还有变化,看的顿时精神一振。兴致勃勃大声赞叹起来。

浮云楼的人却脸色一变,齐齐盯向沈澜。只看得沈澜脸上白一阵红一阵,死死看着地面,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只听“哎呦”一声娇呼,花知曼手中长剑脱手而去,人也随即半跪在了地上。

沈栖收回长剑,伸手去扶花知曼。花知曼却就那样倒在地上,开始看着叶澜痴痴流泪,完全不理会沈栖。

沈栖看了一眼叶澜痴迷的神情,只好收回了手,旋即轻轻走下了比武台。

花知曼见叶澜眼里的痴恋越来越深,但他却始终没有动作,眼看就要有人上来扶她退下,她不由得大声道:“叶郎!你答应过会娶我为妻的!你忘记了吗!”

李碧辉皱了皱眉头,皓月公主却马上就跳了起来:“叶澜!她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答应了娶她?”

不待回答,皓月公主冷哼道:“你们既然已经定下了终身,何必又办一场比武招亲来糊弄我和天下人!连“浮云决”都已经传授给人家了,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叶家家主狠狠瞪了一眼脸色发白的叶澜,叶澜本来就吓得不清,见了这一眼,更是轻轻战栗起来。

叶老爷忙起身解释道:“公主误会了,我叶家祖传“浮云决”剑法,一向传男不传女。这位姑娘方才的剑法虽有些像,却绝不是叶家的祖传剑法!来人,去台上演示一下跟方才相似的浮云决剑法,请公主评鉴。方才那位姑娘,怕是认错人了吧……”

叶家便有宗族子弟上台来演示剑法,同时上来两个健壮的仆妇,极快的扶起花知曼退了下去,没容她再讲一句话,只留下一个哀凄的眼神。

皓月公主又跳了起来,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讲话,就被台上演示剑法的青年截住了话头。

剑法演示了一遍,又解释了一遍,结论只有一个,花知曼刚才用的,绝对不是浮云决,叶家跟她毫无关系。

整个过程中,李碧辉都在观察着叶澜的表情。

在最初的尴尬过后,他先是害怕,然后是假装镇定,在花知曼被拖下台后,他则是一副浑不在意破罐破摔的样子。

同样在观察叶澜的,还有皓月公主。

皓月公主看着叶家人解释完剑法,宣布下一场比试开始后,李碧辉礼貌邀请的手势,眼睛转了几转,猛地一跺脚,扬声道:“不必比了,我退出!”

说完,她狠狠地盯着叶澜道:“叶公子,我对你今天的表现很失望!”说罢,头也不回地上了公主车架的马车,绝尘而去。

四 峰回路转

叶家人起身恭送公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迷茫。

“南沽义,北浮云。”浮云楼是北方江湖的领袖,多年来朝廷用尽了办法想要拉拢浮云楼,以便更好的控制江湖。

这次的皓月公主求驸马也被认为是朝廷的手段之一。所以,浮云楼一得到消息,赶在朝廷发布消息之前开始比武招亲,就是为了不让公主进入叶家,入主浮云楼。

可是,如果是朝廷的设计,皓月公主为何如此简单说走就走?公主既走,目的已经达到,叶家大动周章昭告天下为少主比武招亲,难道就要无疾而终?

叶老爷尴尬地看了一眼议论纷纷的观众,招手叫过管事,低声吩咐了几句。

管事上台一声锣响,高声宣布皓月公主退出,比武招亲仍要继续。这一场,李碧辉不战而胜,下一场,由李碧辉对战沈栖,胜者为此次比武招亲的赢家,浮云楼未来的当家主母。

叶澜仍维持着那个破罐破摔的姿势,似乎已经不知身在何处。

李碧辉皱了皱眉,忽然起身道:“不必了,我也退出。”

她冲着叶老爷夫妇深深一礼,然后也快速的离开了。

在一片错愕中,管事接到叶老爷的眼神指示,说了些套话,接着直接宣布沈栖是此次比武招亲的赢家,所幸沈栖没有要退出,重新上了台,说了些感谢的话,平静地接受了成为赢家的事实。

当晚,叶老爷夫妇带着叶澜和沈栖一同到了李府。

叶老爷夫妇对李碧辉和李老爷夫妇表达了诚挚的谢意,感谢他们愿意为了叶家冒得罪公主的风险。

李碧辉却认真地说:“皓月公主之所以放弃,不是因为怕我,是因为对叶公子失望罢了。”

她看了一眼一脸尴尬的叶澜,有句话滚到喉边,又咽了下去。

一同来的沈栖看了一眼李碧辉,一拉叶澜的袖子,笑吟吟道:“是啊,连你也失望了呢!好在还有我们沽义堂。”

她站直身形,抱拳道:“沽义堂弟子沈栖,见过李小姐!”

在李碧辉惊诧的目光里,这个原本平平无奇的女子变得自信而潇洒,原来,沽义堂作为南方武林的领袖,一直和浮云楼有密切的合作。两方都不愿意被朝廷介入,于是在叶澜被皓月公主看中的消息传出后,才一起合作做了比武招亲这个局,并送了沈栖前来助阵。

李碧辉想了想,皱着眉头道:“我还有一点想不通。”她看了一眼面前文弱书生的身材,偏偏一脸痴相的浪荡子。

沈栖哈哈大笑:“你想不通,叶澜这个样子,是怎么被公主看上的是不是?”

她狡黠地眨了眨眼:“李小姐别说别人,你自己不也曾看上了不是?”

叶澜身后一个身形高大的护卫上前一步,微笑着摘下面巾,露出了一张和叶澜一模一样,却显得更加立体和沧桑些的脸来。

他轻轻开口道:“你好,我叫夜阑……”

一如十年前,第一次来到李府,站在少女李碧辉面前的少年,温和阳光,一张笑脸明亮得让人睁不开来眼来……

真武侠之比武招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昆仑山,玉虚峰。 静姝静静地看着这银装素裹,天色白茫茫一片的景色。暗叹一声:“十几年了,天涯思君,自难相忘。我早该...
    乔年年阅读 821评论 5 65
  • “我给你留的银子难道不够你挥霍五年吗?” 子卿没有说话,心里颤抖的已经快站不稳了。这是五年来他们第一次见面,子卿以...
    照不照都无眠阅读 137评论 0 2
  • 73[https://www.jianshu.com/writer#/notebooks/47881680/not...
    稻草任阅读 1,536评论 13 50
  • 文钰把公主抱至卧榻将公主压至身下开始亲吻公主的樱桃小嘴,公主迎合着他,他们甜蜜的做了夫妻间应该做的一切。 两个月后...
    洁诺阅读 75评论 0 6
  • 1992年,贾平凹的妻子发现他“精神出轨”,闹着要离婚,贾平凹不愿意,不久后,路遥去世,参加完好友的葬礼后,贾平凹...
    子煜说阅读 25,726评论 39 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