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长生| 白玉无梦

字数 3406阅读 355

前言:适逢乱世,江湖纷争不断,朝廷奸臣当道,帝王无心朝政,一味搜罗天下美色奇珍,自然,不论是明君还是昏君,只要他是一个人,总会想着长生不老。自古以来,始皇帝陛下派人至蓬莱寻仙山,晋哀帝司马丕为求长生,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李世民求仙问道,后中毒而死,年仅五十岁。综上所述,皇帝比平常人拥有更多的条件,所以更乐意追求长生不死,白日飞升。

01

我叫白玉,住在缥缈山,我爹是缥缈山的头儿,我娘是头儿唯一的夫人,我就是所谓的太子爷,可惜,我没有兄弟,只有姐妹,他们都叫遥梦。所以我每次都不喊他们名字,我喊,大姐,二姐,三姐,我是老四,接下来的就是我三个妹妹。

自打小七出生后,我爹娘不再致力于生孩子。或许,小七,才是他们所期待的孩子,因为除了我这个继承人,只有小七最受宠,好看的花儿,好吃的,都是她一个人的,有的时候连我都没有份儿。

不过,我私下里和剩下的五姐妹探讨的时候,他们都说,小七身体不好,要好好照顾,说的也是,总是柔柔弱弱的,看着风一吹,就能倒,春天的柳树在风里的身姿,都不如我小七妹妹那么弱。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每日溜鸡逗狗,学学武功,虽然我是个小无赖,不过无赖也是有梦想的,我要推翻这个王朝,昏庸无能的皇帝,如果不是我们缥缈山的江湖势力大,而且我娘又是神医谷的传人, 我安能平安享乐?

02

缥缈山自然也是有弟子千万的,我跟师兄弟们关系都还不错,有个叫叠符的,是我师弟,从我小七妹妹出生,就格外关注,他喜欢我妹妹,大家都看得出来。我倒是无所谓,按照我观察了这么多弟子来看,这个叠符还不错,我乐见其成。

今年,我十八岁了。我的姐妹分别改了名字,香梦,云梦,雨梦,尘梦,似梦,遥梦的名字没有改。姐姐香梦,云梦,雨梦,都已经嫁人了,是家族联姻。

缥缈山外还有至归山,问仙山,惊羽山,合称为九州四大神山,九州分而治之,却听命于一个帝王,只是和周天下差不多,已经分崩离析。我们缥缈山是四大神山门派里最有势力的,九州里,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最后一个是凤。而凤,是帝王所居之所。

前几天,凤城贴出告示,为帝王选妃,此等礼仪大事,自然是都要遵守,不曾议亲的,我们家,只有遥梦,没有意外,遥梦入选了,爹娘跟我说,“凤城有诸多药材,可以治愈你妹妹的身体。”我信了。在王权之下,叠符的反抗很明显没有用,在遥梦哭了第一百次的时候,叠符死了,被我爹打死的。

遥梦看着我爹,满眼都是透骨的恨。

03

遥梦被送走了。我联系剩下三大神山的掌权人,都是我的姐夫,我们打算推翻这个昏庸的帝王,选出一位新的君主。生灵涂炭,聊聊荒野,饿殍满地,人烟日渐稀少。我和姐夫们招兵买马,训练军队,士气很是高涨。

我爹娘从来不管我这些,他们说,你爱干啥干啥。我有的时候就觉得,我或许只是一个继承人,仅此而已,我不知道他们要什么,他们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除了这一次的选秀。

驻扎凤城之外十里的地方,我潜入皇宫,看我小七妹妹。选了那么多女子,只有我小妹妹,最大,所以被安排第一个侍寝,我有些不放心,却见揭开的瓦片下,飘摇的薄纱影里,我的小妹妹,躺在血泊里,那一池的温泉都染红了,那个所谓的帝王,割开了我小妹妹的手腕,在喝血。

一怒之下,我杀将下去,却被我爹阻拦。

“爹!你怎么在这?你看着那个混蛋喝我妹妹的血?”我眼睛通红。

“你知道什么,你妹妹的血可以延年益寿,帝王喝了之后可以长生,王答应我,我提供你妹妹给他,他可以给我取血,我以后也可以长生不死。你这个不孝子,你给我滚。”

04

“什么?长生不死?为什么?她是你的骨肉,你的亲生女儿?”我质问,或许我从来都是一个不孝子吧,那个被父亲打了一掌的叠符,被我秘密救了起来,偷了母亲的万全丹,已经活过来,我本打算此次带走妹妹的。

“你们几个的出生,都不过是没有成功的试验品罢了,我和你娘为了追求长生不死,生了你们七个,好在苍天有眼,总算有一个血可以融合帝王血脉求得长生的了。哈哈哈。”我爹笑得可怕,我跑去要抢回我的小妹妹,却被我爹白无常给制住。

“呦,令公子火气很大啊。”喝完血的王,凤千珏舔了一下嘴角的血,笑着看向我爹,“无常掌门还是去看看你女儿,可要保住性命,血,孤已然享用,人,那么美,自然,也是孤的。”

他转头看了看我,“长夜漫漫,公子可要留下来,一起?”那笑容,分明就是叠符。我吃惊的长大了眼睛。

“不错,是我,还要多谢救命之恩。”风千珏喊来侍女,“今晚,公子就交给你们了,可要好好服侍。”

“遵旨。”

05

我被这一群侍女架着来到一处宫殿,十香软筋散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我意识清醒,却被摆布,这一刹那,我无不怨恨我的爹娘,怨恨自己的愚蠢和善良,后来,我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后。

我艰难的睁开双眼,殿内一个人也没有,阳光很刺眼,许久不见。过了一会儿我被带到了风千珏居住的宫殿,小妹妹还是看起来那么柔弱,她看向叠符的眼光已经不是深情,而是平淡无波下深藏的怨毒。

“四哥……”遥梦喊我。

“小七,你还好么?”我无力的回应。

“我挺好的,四哥,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他们都是疯子。”遥梦有一些疯狂,她奋力的挣脱风千珏的束缚。

“美人儿,我在缥缈山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要和我一生一世么?这么快,就开始乱伦,爱上你哥哥了?”

“你混蛋!”我愤恨,准备上前去打,却在这一刻,被一条红色的丝绸所牵制,带离。

06

“大姐?”

“小玉,没办法的,你回去洗筋易髓,再来吧。”大姐语重心长,替我整理了衣襟。“我很早就发现了爹娘,他们生下我们只是为了寻找他们所要找的那个长生不死的婴儿,我们不是,好在我们还算有用处,所以才没有被处死。”

“我知道了,大姐。”

“嗯,你大姐夫给你准备了寒玉床,千年寒潭就在惊羽山下,娘她,没办法,娘会给你洗筋易髓,爹已经走火入魔。”大姐诉说着母亲的无奈,我听得心惊,却已经不再有什么反应。

洗筋易髓就是要把原来的筋脉全部打乱,再重新接上,用上各种毒药和蛊虫,练就百毒不侵,娘的医术无人能敌,我在三个月的嘶吼痛苦之后,焕然一新。我从寒潭出来,一提气,飞起万丈,我知道,我成功了。

换上大姐为我做的新衣,带上娘准备的药丸,我踏上了去往凤城的道路。这些年来,爹的固执,娘一直看在眼里,却因为深爱,无法去改变什么,每次小七被爹放完血,她都带着小妹去疗伤,爹自然应允,因为要继续使用,只是他不知道,小妹的血已经被娘换过。不知道还有没有用了。

07

打到风千珏的宫殿的时候,他正在抚弄琴弦,一曲《高山流水》,的确很美,只是多了些阴暗。“你来了?”他抬头看我。

“我来了,你放了我小妹,我饶你一命。”

“你为什么不肯看看我?就知道你小妹?我那么爱你。”他突然站了起来。

“你有病啊?本公子只喜欢美人。”我一慌。

“其实,孤一点都不想长生不老,孤就喜欢你,白玉,你看,珏,也是玉,我们是天生一对。”他一脸的深情,看的我恶心。

“那你们就去死吧。”我爹突然冲了出来,拿着剑刺向我,“你这个不孝子,老子把你养这么大,你就知道破坏老子长生的计划,你去死。”我眼看着那个剑朝我过来,一动不动。

“噗呲”剑刺破血肉的声音,“不!”遥梦冲了出来,“叠符,不要,你不要死,我的血都给你,你不要死。”遥梦看向我,“都是你,你为什么要来?”我脑袋都大了,看着那全身是血的风千珏,还有满眼恶毒的遥梦,那站着的爹,我的世界摇摇晃晃,陷入黑暗。

08

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喊我,“白玉……白玉……”我艰难的睁开眼,一个满身雪白的美丽女子在我床榻边,“这是哪里?”我迷蒙的发问。

“这里是天宫,你是今天列入仙班的。”那女子平静的说。

“位列仙班?”

“是的,你母亲换过的血并不完整,所以,你妹妹的血还是可以长寿,你昏迷的那一晚,风千珏割了自己的心头血给你,对了,他死了。遗言是要跟你葬在一起。现在,你们的遗体被你姐姐葬在缥缈山,你们练武的地方。你小妹妹,也已经调养好身体,嫁人了,过得,还算幸福。你爹,疯了。你娘在照顾他。”

“哦,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始终是欠了他。”我低头,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会啊,因为他的深爱打动了月老,已经给你们牵线了。”女子笑了笑,指了指门外端着吃的走进的红衣男子,“你看,那不就是?”

“我现在跑可以么,仙子?”我有些艰难的掀开被子想跑。

“当然,不行了,我的白玉。”风千珏的声音由近及远,捉住了我白色衣袖。

缥缈山上,白玉无梦,此番尘世,都为谁生?花开满枝,迎风而立,白衣翻飞,仗剑天涯。

九州难觅,何人同归?恍然一生,缘聚缘散。以命来换,许我长生,以此深情,不负何妨?

武侠江湖

琅琊令第二十五期:长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