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把明湖比西湖,江南江北两明珠——大明湖游记

大明湖是济南的城市名片。

老舍先生说,因为有山,有水,有泉,有湖,济南才是完整的,才能成其北方江南的美誉。在北方很难找到像济南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因而显得格外珍贵。

趵突泉是给游人看的,人潮汹涌之下人们很难静下心来品味这座城市的味道;大明湖却静静地躺在不远处,不收门票,任凭游人细细地触摸这座人文兴盛的城市的性格。

下了汽车,极目四望,首先引入眼帘的不是湖,而是碧绿得如同雕琢的柳。

碧绿的柳是大明湖极巧妙的屏障。一株株柳树将大明湖装扮成一个含羞的女子,等待着游人揭开神秘的面纱。当我从飘舞着的柳枝的空隙中窥得这济南明珠波光粼粼的水面时,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在心中升腾起来。我不得不猜测,如果一下车就将整个湖面一览无余一定是一种极为尴尬的情形。

美,总是需要遮掩的。

既然是水乡,那河与桥都是少不了的。心急的游人以为大门后面即是湖,眼前展开的却是一条弯弯的水道。不时有游人乘坐龙舟在河道中穿行,与河岸上的古代建筑相映成趣,构成了更唯美的江南水乡的画面。

最妙的是拱桥,尽管都是新修的,但那种玉带般的神韵都在,仿佛还凝结了故事和佳话。我愿意相信大明湖一千年以前就是这样精致的容颜,我愿意相信恋人们会在桥上相约,在桥上牵手,在桥上拥吻,我愿意相信在这样的桥上能看到最美的夕阳。

慢慢地过了桥,迷人的景色,沉醉的春风,渐渐地放下都市的匆忙与急躁,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地往前走着。曲径深处,大明湖终于慷慨地揭开了面纱,水面开阔无比,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一汪碧水绝对配得上四周的垂柳和远处的拱桥,因而让人觉得再无遗憾。

静静地坐在湖边,与美丽的湖心小岛对视,看湖面上的游船来来往往,寻找在荷叶深处游弋的几点水鸭,突然很想写诗。这是一幅看不厌的画卷,这是一种过不累的生活。虽然这只是假期中的短短旅程,却让人恍惚觉得此处是归途。

有诗家形容大明湖为“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不愧为大明湖最美的描述。尽管还没到荷花盛开的季节,但只要将不远处茂密的荷叶稍加想象,就可以体会到诗家所写的胜景。

曾经多少美景都消失在了文人的笔墨中,济南这座“泉城”留下的也只有趵突泉等一二处而已。大明湖却能保留千年的容颜,这大明湖畔还是那个“大明湖畔”,实在是济南的幸运,中国的幸运。

湖边有清初王士祯“秋柳诗社”的旧址,可以想象文人墨客曾在此吟诗作赋,山东大汉在此饮酒吃肉,湖光山色孕育了济南人文之盛,风土人情也为这湖光山色增添了韵味和色彩。

湖边有的柳树一人难以合抱,不知生长了百年还是千年。古树见证了古人,古树又见证了我们。古树下当然觅不到古人的踪迹,但却可以想象他们的身影。

所谓人文风景,就是风景总能给人额外的人文想象和享受。苏轼写西湖“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我愿把它改成“欲把明湖比西湖,江南江北两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