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当女孩

便当女孩

1.

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便当了,自从“便当女孩”走后。

那天下班后在711便利店,当我拿起那盒椒盐鱼排饭的时候,另一只手也握住了它。

那是一只白皙消瘦的手,每根手指头的骨节都清晰可见。

我下意识的松了手。

“谢谢”,耳边响起一个欢快的女声。

失去最后一盒椒盐鱼排饭的我并不打算说不客气,点了点头,拿起旁边的鸡排饭走向收银台。

“我们可以一起吃”。当我在店内的桌子上默默啃着难吃的鸡排饭的时候,这个声音再次出现,然后很自然地坐在了我对面,熟练的打开便当,把鱼排一分为二,夹了一块到我的盒子里。

我内心惊诧,不过依旧嚼的不动声色。

“你喜欢鱼排饭?”我问道。

“他喜欢。”

此后我们没再说话,她吃饭很慢,小口小口的嚼,像只小猫。我先吃完,过去买了两杯热饮,递了一杯给她。

“谢谢”,她双手接过,捧在胸口。

“不吃了吗”。

“嗯,不是那个味道”。

我点点头,拿上包准备走了。

“你能带我回家吗”。

我疑惑的看着她。她像是不好意思的浅浅笑了一下,不过两只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我。

“你自己家呢?”

“我家在很远的地方”。

2.

我住的单身公寓。

“真够乱的呀。”进屋后她站在房中间,望着我笑着说道。

我耸了耸肩,把沙发上散落的衣服一件件收起来。

“所以,今晚你可以睡那里,我睡这个。”我指了指床和沙发。

她点了点头。把大衣脱了挂在衣架上。

“你想喝什么。”我打开冰箱问她,才发现冰箱里除了几罐啤酒什么都没有。“其实,只有啤酒,你要吗?”

“好的”。她坐在床沿,两只手撑在两边。

我帮她把啤酒开了递给她,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上。其实房间很小,沙发和床的距离不到两米。

“谢谢。”她用两只手抱着,小口小口抿着。“其实我不喜欢啤酒的味道。”她吐了吐舌头,歪着头说道。

“我以前也不喜欢。”

“你养过小狗吗?”她指着房间角落的笼子问道。

“喔,那是Meeting,养了两个月,我把它送走了。”

“为什么要送走呢。”

“因为它来的不是时候吧,我只是觉得太孤单了才养的它。”

“那你喜欢它吗?”

“喜欢啊。”

“那就不应该送给别人呀。”

我想了一会儿,斟酌着用词,说道:“可能我不是真的爱它,只是想有个陪伴。我觉得这样对它不公平。还是让它去到真的爱它的人身边,这样才是最好的。”

“或许等我觉得不孤单了我会把它接回来的。”我接着说道。

……

“你有爱的人吗?”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道。

“以前爱过一个。”

“难怪你觉得孤独。”她像是明白什么的点点头。

“一个人挺好的。”我喝了口酒。

她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我要睡了。”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说道。

“现在?”我看了下时间,19:29.

“嗯,我要在九点前入睡,不然会错过那个梦。”

“梦?”

“嗯。”她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疑惑的看着她,她依然认真的看着我,无辜的样子好像我本应该知道她必须九点前入睡知道她不能错过那个梦一样。

“好的。”对视几秒后我败下阵来,喝了口手中的啤酒向后靠在沙发上。

随后她便脱了衣服钻进被窝,不一会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我无奈的笑了笑,还是跟往常一样关了灯坐到窗户边的桌子上,把台灯调到最小的亮度,不过在开音响的时候我犹豫了下,最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便打开电脑开始写字。

不知道是耳边少了以往音响里循环的音乐声,还是因为房间里多了她的呼吸声,在电脑前呆坐了三个小时,《雨夜》第四章才只写了几百字。这篇推理小说构思了很久,但因为是第一次尝试,写起来很艰难,目前卡在了死法的设计上,怎么写都觉得不满意。

“我醒啦。”我正沉浸在案发现场的设计里,房间里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正睡在我的床上。

“你还不睡觉吗。”

我看了下时间,十点半了,便索性关了电脑。

“开着灯你能睡着吗?”我问她。

“可以。”

我点点头,把台灯稍微调亮了一点,抱了床被子,在沙发上躺下了。

“你做那个梦了吗。”我蜷在在沙发里,被子裹得很严实,调整到最舒服的姿势后我问道,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梦。

“嗯!”她语气里满是激动。

“可还是看不清他的脸。”过了一会儿后她又无奈的说道。

“你到底梦见什么呢?”

“梦见和他一起吃便当呀!”她说得理所当然。

“嗯哼?”

“喔,你还不知道呢,嘻嘻。”她侧了个身,脸朝向我这边,抱歉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梦见我们坐在一个便利店里,他买了两盒椒盐鱼排便当我们一起吃,桌子是米黄色的,阳光是金色的,打在他身上,可好看了。”

“你男朋友吗?”

“嗯,他是我的爱人。”

“他在哪呢现在。”

“我忘记了,我找不到他了。”她语气难过了一下。

“忘记了?”

“嗯。”微弱的灯光下看到她把手伸出被窝,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那次车祸后,我忘记了很多事情。”

“只剩那个梦了……不过好在每天都能梦到。”她把手缩回被窝,语气又变得欢快起来。

“每天都会梦见一样的内容吗,而且还是同一个时间?”我想到她刚才说要在九点前入睡。

“嗯,大概晚上九点到十点,有几次我睡得晚了,就没梦到。”

“你找不到他,那他怎么不来找你?”

“他说要去流浪了。”

“流浪?”

“嗯,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吃便当的时候,他说他要走了,他说会在每一个待的地方的便利店打工赚路费,因为可以吃到椒盐鱼排便当。但是如果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味道的话他就会立马去下一家。”

“所以你找每一家便利店的椒盐鱼排便当吃。如果是那个味道的话,他就在那里。”

“是呀,可是我已经找了好久好久了,我已经吃了好多好多椒盐鱼排便当了,还是没有吃到那个味道。”

“你还记得那个味道嘛?”

“当然,我每天梦里都会吃一次呢!”

我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既然他决定离开你了,就算你找到他又有什么用呢?”我问道。

“他说他想歇一会儿,等我重新找到他了,我们就结婚呢。”

……

“好吧,祝你成功。”

“嗯,谢谢!”

3.

此后我便睡了过去,第二天起床后她已经在厨房忙碌着。

“早啊。”发现我起床后她回过头来微笑说道,“快去洗澡吧。马上就可以吃早餐啦。”

“你早上也吃这个?”餐桌上我咬了一口她做的三明治,指着她面前的椒盐鱼排便当问道。

“嗯,一天才三次机会,我不能浪费啊。”

我笑着摇了摇头。吃完早餐把钥匙留给了她,便上班去了。

此后每天下班回到住的地方,开门后总能闻到饭菜的香味,她轻快的身影在厨房和餐桌间穿梭。

“回来啦,快去洗手吃饭啦。”系着围裙的她脸上神采奕奕。

她每天做的饭都是单人份的,她自己面前永远是椒盐鱼排便当,然后她会开始跟我讲今天的三份便当是在哪条街上的哪个便利店买的。

“味道还是不对。”每次便当吃到一半她就会停下不吃了,然后撑着下巴看着我吃。

“你知道你自己做的饭很好吃吗?”我笑着问她。

“是吗!”她开心极了。“好像我做饭的本领还没忘。”她狡黠的一笑。

4.

第四天开始我变得有点期待下班期待回去了。

以前我下班后会先去吃一份便当,再去看一场电影,或者去清吧待到九点半。回去后把所有的灯都关掉,开着微弱的台灯和音响写作到十一点上床睡觉。早餐起床后立马出门,我总觉得那个地方冰冷异常,一秒钟我都不愿意多待。我更习惯称那为睡觉的地方而不是家,我对家有严格的定义,至少它需要让人感觉期待感受温暖。

现在那里好像没有那么冰冷,多了些别的味道。

“有点像家了。”我被自己脑海里冒出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我开始帮她记录她已经吃过的便利店,帮她寻找新的便利店。“你记得便利店的名字吗?这样范围能缩小一点,7-11?全家?罗森?C-store?或者别的。”我问她。

她抓了抓头发,摇了摇头。

“你今天在梦里吃椒盐鱼排便当的时候,努努力,看能不能看清你们坐的便利店的名字,或者装潢布置也行。”

“嗯!”她认真地点了点头。“桌子是米黄色的。”她像是想起什么激动地说道。

“那几家店的桌子都是米黄色的。”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吧。”她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我今晚再试试!”她挥了挥拳头,又燃起了斗志。

事实上她每天梦的内容都是固定的,连他的脸都看不清,何况其他。

5.

日子就这样安稳地过着,每天下班后我早早的回家,然后把她做的可口的饭菜全部吃掉,她照例便当吃到一半便不吃了,然后掏出本子记录这是哪条街的哪家店。

她会跟我讲今天她在外边发生的一切,说她今天过马路的时候看见一只小猫爬到了树枝上不敢下来。

“猫又不恐高,有什么不敢下来的。”我端着她切的水果边吃边说道。

“因为那树太高了啊。”

“有多高。”

“恩……有五个你那么高。”她想了想看着我认真的说道。

“那确实蛮高的。”我点点头。

“嗯!然后我爬上树把它抱了下来。”

“你爬树?”我计算着五个我有多高。

“对啊。”

我看着她震惊的说不出话,不过想想也释然了,每天三餐只吃椒盐鱼排便当这种事都做得出来,其他所有的事情在她那里好像都说得通了。

“以后这种事情别干了。”我也认真的看着她说道。

“为什么?”她疑惑的看着我。

“太危险了。”

“噢……好吧!”

6.

周末的时候她除了出门买便当买给我做饭的食材外全部时间都待在房间里,蜷在沙发上仔细的在那本记录街道和便利店的本子上写写画画。我能想象我去上班的每一天她应该都是这样度过的。

我以前周末会出去打球、拍照、看电影、压马路、酒吧,做什么都好反正不会待在房间里。但这两个周末我也都待在房间里,用电脑找了几部老电影看、玩了好久没玩的游戏、整理相机里之前的照片、写字。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更多时间则是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不过可能因为多了一个人的生气,我觉得房间里温度都比以前高了许多。

“你一定要去接回Meeting啊。”

“为什么。”

“你是它第一个主人呀,它最爱的一定是你。”

“so?”

“它可能正在到处找你呢!”她跳下沙发,搬了条椅子坐在我旁边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说道:“就像我一样。”

“再看吧,可能会去接回来。”我玩着游戏头也不转的说道。

“好……吧。”她双手撑着下巴在旁边看起了我玩游戏。

7.

她是在第三个礼拜的礼拜一走的。

那天下班回到家,房间跟以前一样暗,屋子里也没有饭菜的香味。我打开灯,房间收拾的很整齐,冰箱里塞满了食物。桌子上有一封简短的信。

嗨,我走啦,这两个礼拜我一共吃了39盒椒盐鱼排便当,吃了42家店(有3家店我只吃了一口便给那只猫咪吃了,因为在那条街上它老跟着我,嘻嘻)。可是还是没有吃到那个味道。我查了下,发现这个城市的便利店我都已经吃过了:(,所以我要去另一个城市找他啦。你要保重哦。另,希望今年下雪的时候,你能重新有所爱之人呢。再见啦。

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这两个礼拜我差不多习惯了回家后的饭菜香味,习惯了在微弱的灯光下伴着她的呼吸声写作,习惯了十点半左右身后她那句“我醒啦”,习惯了睡前她在床上我在沙发上面对面躺着聊些有的没的。我甚至习惯了早晨睁眼后看到她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和那句“快去洗澡吧马上就能吃早餐啦”。

还好是两个礼拜不是21天,我想道。

然后我关了灯,把台灯调到最暗,打开了好久没开过的音响,声音调到最小。《雨夜》这两个礼拜已经写了一半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呼吸声好像让我特别有灵感。

坐了一个小时后我放弃了,因为我一个字没写。我站起来点了根烟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她已经走了,我们再也不会相见了。明白了这一点后,一种悲伤的情绪渐渐占据了我全身。我们生活中太多这样的相遇,再见,然后再也不见了。我们终究是在按着自己的人生轨迹往前走。我们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按所谓的合乎社会认可的方式生活着,和不喜欢的人结婚、生子。我们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这样当然不会有遭受失败时的失望和悲伤,但也失去了因热情和热爱而生动的生活。

所以,她是我羡慕的那类人,也是我永远也成为不了的那类人。

她是最勇敢的那个。

“她能找到他吗。”我想道。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