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马不回头吃的那棵草

帅气的面庞,灿烂的笑容,西装领带一打,往那一站就吸引一大波迷妹,这样的男孩子谁不喜欢?

第一次见到这个帅气的男孩是在入职后第一次开的早会上,对于这一类容易招蜂引蝶的人,老子都是敬而远之,不愿意沾一身腥,也不愿意自作多情,毕竟自己是个重度花痴,可能多跟我说一句话就把我迷得神魂颠倒。

我们的第一次搭话大概是在我入职后1周,很好的时间,不会太亲近,也不会太晚。彼时他已入职一个月,也是我的前辈。仅仅只是随意聊聊工作上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后来越来越熟了,也没什么交集。

直到后来,跟他请教的问题越来越多,才算有了一点联系。甚至在我默默工作的时候,他还会开我的玩笑,引起我的注意,在我打电话的时候拿塑料包装袋拍我的头,在我眼前挥来挥去,用A4纸打印“许秦秦是傻逼哈哈哈”几个大字,翻微信的时候看到猪的表情包拿过来很认真地问我怎么在这里,跟其他同事聊天说月会很困这个话题的时候说“我旁边那位(我)睡得跟猪一样”。直到有一天跟我说想和我在一起,我说“我们不是一整天都在一起吗?”我总是模模糊糊地回答着。

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喜欢过我,至少他曾经为了等我而加班,他们说以前他都是准点走的。我去问其他男同事问题的时候,他晃到后面搭讪,尝试加入我们的讨论。

坐在他摩托车后座的时候,冬天的风吹得很冷,我把手放到他的衣兜里,摸到他的业主卡、名片、车钥匙,随口跟他扯话题“你是xxx的业主吗?”他说:“我爸妈是,我不是。”路过一处玻璃很多的地方,我侧着头看玻璃里面的我们,我从来没看见过我们在一起,他停了下来,我问:“停下来干嘛?”“看你啊”他说。真会撩。

我的电脑被病毒侵入,他说可以重装系统,我想带到电脑城去,他说他就可以帮我重装,他本来就是学计算机的,哪怕只是一个同事,他也会帮忙解决,是这样的吧。他在家里的客厅重装系统,给我拍小视频,说“为了我”什么的,我忘记原话了,大致也是甜言蜜语。

他调休的时候我在上班,他给我发《好想你》。

那天下了小雨,他叫我去他家吃饭,有个女同事叫他送她回家,我准备开溜了,他说:“你去打包,在路口等我。”我很诧异:‘你不是送她回家吗?’“她家很近,十分钟就回来了。”我没有了跑路的理由。跟他去了他家里。

我看着他好看的眉眼,沉默不语。那天他还是那么帅,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女同事们讨论的第一帅哥,但是我觉得我看不透他。或者我是不愿意知道他的心思。我们意见产生了分歧,我要他送我回去上班,他说时间太早了,我就要回去,他没办法,拿了钥匙带我出去。

他有时候会看我的手机,我有时候也会看他的手机。我们都有疑心,但都没有做什么解释。有时候打打闹闹就像一般的同事一样,但是我不能释怀。

我们在微信上争吵,在同事面前和气。

年底公司派发礼品的时候,他送我回去,摩托车中间放着重物,车身有点不稳,他说:“叫你别吃那么多。”风有点大,听不清,我说“我没动”,“没说你动了,叫你别吃那么多,太重了。”“我还在长高呢!”“你已经21岁了,没可能了!”我笑。居然说我重。

聚会那天,我惦念着给一位客户送收据,根本不想去吃饭。经理回来把我拉走,一晚上我都愤愤不平。散会了之后,我自己要回去,同事们硬是给我分配了一个我不想理的人,她们说有车你不坐傻啊。我坐到他摩托车后座,他说“真不要脸”,是我不要脸了,你送我回家那么多次,都是我不要脸了,谁稀罕坐你车,我只是穿高跟鞋又不是不能走路,我下车走,又被其他同事叫回来,他被她们骂了。

5月份来的时候,一大批同事离职,没有什么理由,只是想走。他说:“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了。”开玩笑,我走去哪儿?

然后他走了。

我也走了。之后就没见过。

啊崔有一天很高兴地告诉我“今天四组聚会,好开心!”我问谁组织的,没叫我。答案我猜到了。她问我那如果你组织你会叫他吗,我说“我才不会那么小气,肯定会叫他啊!”我回去的路上心想:“我不是四组的人吗?为什么不叫我?原来你不想见我?!”根本不想见我。真巧,我也不想见你。

有一天跟猪猪聊到他,她一直夸呀夸,他怎么这么好呀。还说我为什么不跟他试试。不想说他滥情,只可惜我不能跟他们一样享受他对朋友的好,只可惜迈出这一步就没有回头路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