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川夜行

按照联合国对中年人的定义,92年的她已经是不再是少年或者青年。

夜晚的鸭川和故乡的江水终究是不同的,她望着漆黑一片的江畔对自己说。

来自北方小城的她,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松花江畔夜晚璀璨闪烁的霓虹灯火与漫步江畔时湿冷又带着土腥味的空气。无数的行人,车水马龙。也许,还有妈妈在她身边,她总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多外出走走,多运动运动。

京都的夜晚,除了少数商业中心处在灯红酒绿之中,大部分的地方都是空旷而寂静无人的。附近的京都御所,只剩下当年那些在迁都过程中被留下的家属的亡魂在游荡。一片漆黑的河岸,樱花树隐藏在路灯边缘隐隐的昏暗中。天色尚未漆黑一片,月亮明亮而触手可及,依靠着四周低矮的群山,山顶可见古建筑的轮廓。梅雨季节,即使是河畔,周围也是一样的闷热。这里的空气是没有味道的,她有些怀念那种腥鲜的气息。

方才接到打工餐馆的店长打来的电话,她一周两天的工作时间被削减为一天。少了一天的工作量,意味着少了一半的工作收入。对于留学生而言,在意的无外乎是两件事,一件是学习成绩,一件是收入来源。没关系,她可以再找一份兼职,一件小事,为什么要这么不开心呢?也许是因为对于未知的恐惧,也许是因为对第一份打工结果的难堪。无论如何,这只是一件小事,明天又是新的美好的一天。

从河畔道路的岔口沿着小路向深处走去,路过安静的居民区与三井旧宅,迎面而来的是两旁被灯火映得过分明亮的参天大叔。橘色的灯火,无人的道路,抬头被遮挡住视线的树木,让人无端生出一种恐慌,心底的负面情绪暗自滋长。日本的魑魅魍魉据说来自于人们内心的阴暗,又以人们的恐惧与负面情绪为食。处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她突然感到无比无助与孤寂,有这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已经化为迷失的妖怪的一员。

继续向前,穿过一条仅供两排车辆通行的马路,就是贺茂御祖神社,又名下鸭神社。跨入大门,仿佛进入一片原始森林之中,虽有宽阔的道路可供行走,四周的古木却更加遮天蔽日。橘色的灯光相互间隔很远,勉强照亮四周,少有行人,远处传来年轻人们的说话声。

她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否还要继续走下去。在这样的一个夜晚,一个人来到空旷且基本看不到人的地方,是一件让她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的事情。正在犹豫之时,又进来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两个拿着相机和手电的男孩。两个元气十足的男孩一头扎进路旁更幽暗的地方,在流水旁蹲下身子仔细地寻找着什么。

“诶……看不到呢……”一个男孩小声地嘟囔着,然后更加仔细地观察着四周。

她犹豫了一下,走上前去:“那个……请问你们是在找萤火中吗?”

“是的”,回答她的是年轻的妈妈,“可以的话要不要一起来找一找看?”

也许是因为突然而来的交谈,她开始感到一种暗自涌动的生机,接受了对方的邀请。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萤火虫。只看得见小小的,在黑暗中异常明亮的闪烁的白光,而非想象中动画片里一样幽绿且朦胧。一匹,两匹……寥寥的数只在涓涓流水旁的草地里相互呼应,跳跃舞动。

那么细小的光源,在灯光下是看不到的,只有在黑暗中,它才会显得如此明亮。

有那么一瞬间,她明白了为什么日本人常会用到感动这一词,她突然地体会到了那种感动。细微的,无声的,随风入夜。

只有处在黑暗中,才能发现那不易察觉的光明。

她看着那一闪一闪的光亮,站起身子,向年轻的妈妈和男孩们告别后转身向来处走去。

在明亮的灯光中,再世为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