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弟弟,让我逐渐恐婚恐教育。

今天就聊聊弟弟吧,二胎的开放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再要一个孩子,说说我家吧,我现在23岁弟弟16岁,整整七岁差,当时是因为我家是农村户口所以第一个是女孩还是可以再要一个小孩。这不是你们想象的原生家庭的题材,我父母虽然学历不高,但是态度都比较明确,对我二人更是不偏不倚。

在他们之间,我往往是调节剂,妈妈爱唠叨,可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最烦的就是唠叨,他想的是,这个东西我做了就好啦你不要管我怎么做的,而父母总认为你做就好好做呗,她们总是心猿意马,南辕北辙,最后不欢而散。我这时候想当然站出来,觉得弟弟就是错啦,父母说你的时候你怎么还这么强硬的反驳,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本来想弟弟跟他们道歉认错,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能得到缓解,没想到的是,他怒吼着我错啦每次都是我错啦,为了防止他做出更加叛逆的行为我选择了回避。

有一次,我质问父母,我说你们既然教育不好他为什么要生他养他,爸爸默默的走开啦,妈妈上来说我们生他养他谁知道怎么教育不好他。我知道没有讨论的必要我决定结束讨论。

从我的视角来看待我的父母以及我的弟弟,我的父母,他们文化水平不高,每天忙碌为的是能够创造给我们一个好的学习环境,能够再别人上的辅导班的时候我们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出钱上辅导班。他们嘴上反复强调,却没有以身作则,繁忙的工作使得他们对于孩子的教育丧气了耐心,一味地给予物质支持,错过了他们成长过程中一点一滴的变化。他们站在上帝视角,觉得你应该怎样做怎样做,没了耐心更缺少了包容。他们在面对矛盾是,仍是以一种大人的姿态对待孩子,促使矛盾僵化最后不欢而散。他们学不会怎么去交流,他们也很苦恼,他们的唯一支撑就是家里的姐姐,他们一直认为她一定可以独自解决这些问题。

再聊聊弟弟吧,他叛逆,他调皮,他懒惰,等等,相比于我,他在父母的印象中大多就是这些。正在叛逆期的他,不会沟通,不会解释,不会听从,他有他自己强烈的自主意识,他相信他能主宰他自己的一切,不用别人来管理,束缚他。吵架过后,他又大多落寞,难掩难受,他不知怎么会释放,不知怎么去缓解,无人能理解他,无奈之下寄托游戏。

其实,说这么多也不是给自己发了一张好人卡,自己就出淤泥而不染,傲视群雄,父母和弟弟都不会理解对方,都不愿原谅对方。不埋怨任何一个人,不谴责任何一个人。

我们的家庭,正是95后当姐姐的那些家庭的缩影。正是种种吵吵嚷嚷,我有时甚至对这个家庭失去了希望,我得不到善于引导善于沟通的父母,我没有善于原谅,善于改正的弟弟。我虽然没有想到以后会怎样怎样,目前为止我开始有点对于婚姻的恐惧,对于教育的忧虑。

其实我们都是些可怜人,不被理解的弟弟,夹在中间无奈的姐姐,手足无措的父母。

我只能不断的让我自己成长,怎么变成家庭的交联剂,弟弟的引导者,弟弟的树洞,弟弟的倾听者,父母的体谅者,父母的安心剂。

我也是第一次当姐姐呀,我也需要时间来长大。

若是相似家庭的你们,希望留下你们的想法,让我们一起从这个家得到幸福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