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版东华凤九续写】三生石 第十四章 庙会(上)

【电视剧版东华凤九续写】三生石 第十三章 夜探

庙会如期而至,夜幕降临,正是闹热的时候,街边花灯依次亮起,桃粉的,火红的,银白的,处处流光溢彩,城中河上飘着一艘艘华丽的画舫,歌女清亮的嗓音此起彼伏,婉转悠扬的曲调和着粼粼波光更显风情万种。

凤九和澜汐一人提着个篮子,随着人群缓慢地挪动着。庙会时,除了外来商人带来的奇珍异宝,临近村落的村民也会挑着自家赶制的陶陶罐罐来摆摊。凤九正是冲着这些价廉物美的小器具来的,打算为锦玥和文昌娘扯几尺布,再为家里添置些物品。

两人身后跟着陈文昌,孟效的爹娘昨日刚回家中,今日正是共享天伦之时,他便没去打扰。虽是闲逛的模样,但他时时刻刻注视着四周的动静,虽说他笃定自己对妖物动向的判断,但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隔着几丈的距离,街边的灯笼如一团团发亮的棉花球,照着一紫一蓝两个身影。东华帝君目若灿星,凝神于凤九身后的那个男子身上。他初见陈文昌时便知,既然二人都在此地,绝不会上演擦身而过的戏码,这是命中注定。

叠风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正想问他为何不直接上前与凤九同行,却见他平静得毫无生气,徒留斜插入鬓的眉锋锐气逼人。虽身处闹市之中,他却像是为自己竖了四面冰墙,冷眼看着嬉笑打闹的人群。

叠风抿紧了嘴唇,调动五识,细细体察周遭的动静,目光不知不觉又停在了远处的陈文昌身上,见他在一个商贩那里买了一把精巧的木梳,那木梳上面刻着一簇梅花,还用红丝带系了一枚玲珑的蝴蝶结。

陈文昌拿着木梳在手心敲了敲,踟蹰不前,又挠了挠后脑勺,将木梳反手捏在身后,加快步子跟上了凤九和澜汐。

三人并行了一小会儿,澜汐被旁边卖兵器的商贩吸引住了,凤九便站在一旁等她。陈文昌站在凤九身旁,深呼吸了几次,手略微哆嗦着将木梳递到凤九面前。

看到这一幕,叠风脸上微微一热,不自觉瞟了东华帝君一眼,他依旧纹丝不动,但不知为何,叠风觉得嗖嗖冷风入骨,即使下一刻这城中变成冰窖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凤九侧身,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眉间的凤尾花似绽放了般,灼灼艳艳,一时间异彩纷呈的街道寂寂无色,涌动的人群只剩下灰黑的重影。

凤九双手接过木梳,捧在手中细细端详,“谢谢文昌哥,这把檀木梳好漂亮。”

陈文昌如释重负,笑意漫上嘴角,“九儿姑娘喜欢就好。”

“可是九儿不知道应该送你什么,你可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或者有什么想达成的心愿?”

“没有,九儿姑娘不必与我客气,这段时日你帮我照顾家中二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答谢,小小一把木梳算不得什么,只求九儿姑娘不嫌弃。”

“我怎么会嫌弃,再说了那都是九儿应该做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东华帝君听在耳中,顿时目光如炬,耳畔响起他曾问她的那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救命之恩呢?”片刻后他的眸色黯淡,如一汪深潭,淡漠地唤了声“叠风”。

“九儿身边的那个男子来路不明,你去探探他的底细。”

叠风抬头望去,愣了愣,暗自思忖了下,轻声回道:“那人……看起来只是个凡人,为何……”

“你是在说,我的眼力有问题?还是法力不如你?”东华帝君捋了捋衣袖,温言问道。

叠风心里咯噔一下,忙道:“叠风不敢,帝君乃无上尊神,是叠风修为浅薄,我这就去探查那人的底细。”

“慢,”东华帝君不疾不徐道,“他们身后隔三个摊位正有一个窃贼,你闹出点动静,试试他的反应和身手即可。”

叠风再躬身一礼,闪身窜入人群,直向那窃贼而去。他一把提起那人的领子,对方十分吃惊,怔了怔,随即怒色上涌,反手抓住叠风的肩膀,力道还不小,叠风装作吃力甩开,那人顿时没了惊惧之色,招招狠辣攻向叠风。

两人的打斗损了几个摊位,很快引起了围观,摊贩高声叫骂,人群窃窃议论,街上瞬时炸开了锅。

陈文昌让澜汐照看着凤九,自己拨开人群挤到了打斗的中心位置。叠风的眼角余光捕捉到他,立即张口呵斥对方:“年纪轻轻不务正业,竟做起了梁上君子,你有何颜面面对家中高堂!”

那窃贼啐了一口,咬牙切齿,“多管闲事,要你好看!”说完,拳风凛冽直朝叠风面门而去。

陈文昌眉头一拧,出手打断了窃贼的攻势,与那窃贼缠斗起来。叠风回望了一眼站在远处的东华帝君,见他微微颔首,便装作体力不支在旁喘息,不再卷入打斗。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窃贼落了下风,被陈文昌死死压制住,手臂还差点被掰断,只好束手就擒。

叠风上前道谢,正巧澜汐拖着凤九挤了出来,方才她旁观了整场打斗,知是叠风先抓出了窃贼,本想真心实意说几句好话,不料话一口却是酸溜溜的,“叠风公子真是狭义心肠,不似前几日那般阴诡……”

叠风一听,青着脸抱拳致谢,旋即转向陈文昌,“我去报官,劳烦公子看着这个窃贼。”

陈文昌伸手一拦,“不必,我就是捕快,这就带他回衙门,多谢公子及时出手抓住这窃贼。”

两人不再客套,互相道别。陈文昌回头托澜汐送凤九回家,自己押着那蔫头蔫脑的小贼去了衙门。

叠风功成身退,回到东华帝君身边,恭声禀报:“帝君,叠风已探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但身手不错,看他运气出招,应该是修行过。”

东华帝君应了一声,似笑非笑,语气仍是淡淡的,“叠风,墨渊让你来跟我来凡间历练,你觉得什么才是历练?”

叠风身子一紧,凝神静思,庄严地答道:“降妖伏魔,匡扶正义,维护人间太平。”

“打打杀杀只是最低级的历练,你可知何谓高深的历练?”

“叠风不知,还请帝君提点。”

东华帝君微微抬起下颏,视线穿过人群,落在一抹青色的背影上,“今夜你与澜汐姑娘相伴而游,勿争勿嚷。”

“这……”叠风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他向来不善风月之事,“您知道那姑娘对我有偏见……”

“昔日瑶光因爱生恨,欲加害司音,墨渊与她决战苍梧之巅。但若水一战,两人并肩抗敌,出生入死,何等胸襟。”

叠风的头埋得更低了,“我自不能与师傅相提并论。”

“墨渊一向器重你,若见你这般畏难而退……”东华帝君撂下半截话,转身就走,衣衫带起一股烈风。

叠风浑身一震,墨渊宝相尊严之姿浮现在眼前,顿感自己拂了师傅的一片苦心,委实大逆不道,面露愧疚之色,声音沙沉,“帝君,叠风惭愧,行这等忤逆之事,实在愧对师傅,有损昆仑虚的声威,还望帝君再给叠风一次机会。”

东华帝君略一停顿,径直走向凤九和澜汐。

【电视剧版东华凤九续写】三生石 第十五章 庙会(下)
【电视剧版东华凤九续写】三生石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