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

从中央美术学院打车回来,这个地方,我不再想去了。

我想好了,等他毕设结束,就分手。

我不是怕没钱,只是这个人,爱自己多的没有可以再分给别人的能量了。

我在滴滴快车上哭,司机问我是不是分手了,我说不是分手,比分手更难受。

我明白他一个人在北京很难,以后的人生也不会太简单,可是如果爱情里不平等,我对他的照顾不可能一辈子持续下去,我害怕自己最终还是会承受不了,

所以,我放弃。

我在车里哭,司机递给我纸巾。

他说,谈恋爱不合适就分手,难受一段时间,没什么,别把自己搞得这么难过,没有必要。女孩就是要找个人疼的。我看到他送你了,如果是我的女朋友,我不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叫车我会帮她拦住,给她开车门。你打不开车门,都往我这问了好几次了,他也还是一动没动。我觉得你们看起来就像是朋友。

对,我也多次这么跟他讲,我们俩就像好朋友。

中午休息,我累得不想说话,他过来抱着我。好久之后,他问我,你是因为看到微信消息了吗?

其实我并不知道,也没有翻别人微信的习惯。

他让我看了关于“婷婷”的消息,我只是更难过了一点,也更坚定了一点。

这段感情里,因为那些有过的、没有过的,我已经受了够多的伤,我想休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