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十七岁

那年我十七岁

                      李秀伟

  1986年,我初中毕业,那年我刚好十七岁。

  记得有首歌唱到:“十七岁那年的雨季,我们有共同的期许,也曾紧紧拥抱在一起;十七岁那年的雨季,回忆起童年的点点滴滴,却发现成长已慢慢接近。”是啊,十七岁那年,我内心盼望已久的期许,在那个多雨的季节,瞬间付之水流。十七岁,对我而言,不是浪漫的花季,却真的是成长的开始。

  十七岁那年的八月,我没接到盼望已久的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而是接到了一所高中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我自己知道,读高中是不可能的了,在妈妈说了那句:“不嘎哈你再复习一年吧”的话后,我使劲儿撕碎了高中录取通知书,把它们轻轻地扬在风中,含着眼泪打起了行李,那行李是姥姥临终前给我留下的一套崭新的被褥,是准备让我上大学时用的一套被褥!可我那天背起它,却不是走进求知的学府,而是踏上去县城打工的征途。

  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天,我和妈妈在园子里掰苞米,行李早已经打好了。妈妈是想在我临走前为我再烀一回爱吃的苞米,妈妈看着我落寞的眼神,拿着一穗苞米,低头沉思着,我当时感觉到窒息般的压抑。半天,妈妈说:“不嘎哈你再回初中复习一年吧。”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我心里多么希望妈妈把那“不嘎哈”三个字去掉啊!我多么希望妈妈斩钉截铁地对我说:“你再回初中复习一年!”可我知道,妈妈说出那句话时,内心不知道挣扎了多久,下定多大决心才说出来的啊!我知道妈妈有多为难,爸爸刚去世不久,治病留下一大笔债务不说,两个二十好几的哥哥都没娶到媳妇。在那样的压力下,她一个刚刚失去丈夫又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能说出这句话,内心不知道受了何等的煎熬啊!就在泪崩的那一瞬间,我压抑彷徨很久的心突然在那一刻释然轻松起来,我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对妈妈说:“不,我出去打工,自己赚钱,来年再回来报考师范学校!”

  十七岁那年八月,我和我的同学们一起来到了县城。不同的是他们迈进了学校,而我迈进了一个叫“甲天下”的饭店,在后厨洗菜、刷碗。

      来到陌生的县城,我当时并没有觉得陌生,因为住在离饭店不远的姨妈家,姐姐比我早来一年,就在那家饭店里“切墩儿”(刀工)。有姐姐的庇佑,加上我也特别勤快,很快就受到大家的喜欢,没多久,饭店的活就干得得心应手起来。

    老板和姨夫是好朋友,对我也格外的照顾。后厨不像前面的服务员,来了客人要端茶倒水,热情招呼。我忙完后厨里的活儿,就悄悄找个清静点儿的地方看书、做题,因为我知道,这儿的人对我再好,也不是我想待的地方。在这,无非是为了挣点钱,我打算熬到第二年的三月份,拿着七个月的工资,这些钱足够我复读一学期的费用,甚至我考上师范学校的学费。

    刚去的时候,我每月挣60元钱,每月开支,姨妈只给我10元钱让我自己支配,这10元虽然属于我自己私有财产,可我不到万不得已,从来舍不得花一分。姐姐当时“切墩儿”每月是90元的收入,我干了不久,就开始不满足自己60元钱的工资了,我想在这有限的几个月里,自己多挣点钱,就跟姐姐说要学刀工。这样,在饭店里看书学习的机会就少了很多,加上一有客人来,见我在角落里看书学习都很好奇,问这问那的,看书学习时也很难静下心来。回到姨妈家,每每也都很晚了,有时真的没有精力再去看书学习了。但是一想到自己来县城的目的,不甘心让心底的希望破灭,所以不管多晚多累,每晚都坚持学习一两个小时,有时甚至到半夜。

    姨妈和姨夫都被我这种好学的精神感动了,在替我不能继续求学感到惋惜的同时,也在积极地帮我想办法。

  姨夫的一个朋友无意间听姨夫说起我的事,他当时对姨夫说:“孩子本来就是想考个师范学校当老师,介于她家的实际情况,不如回农村当民办教师,三年之后就有机会报考师范学校,那样不仅挣着钱,还圆了她当教师的梦想,如果她愿意,我可以想办法帮帮忙。”

    姨夫朋友的一席话,让我迷茫的心在刹那间又看到了希望,以后的日子里,我和姨夫姨妈就陷入了焦急而又耐心的等待中……

    在无边的等待日子里,我很快就学会了“切墩儿”。可当时在一个饭店里不可能用两个刀工,我若想“切墩儿”,就得离开这家饭店,就得离开姐姐,就得自己出去独挡一面。当时十七岁的我,想想今后要面临的一切,真的有些胆怯了。但是一想到每个月可以多挣三分之一的钱,想想我以后毫无未知的未来,我就下定决心,离开姐姐,自己出去闯一闯。在老板和姐姐的帮助介绍下,我很快就在另一家小点的饭店找到“切墩儿”的活。

    每一分钱的得到都不会是不劳而获的。我去新的一家饭店“切墩儿”时正是最寒冷的季节,饭店规模不大,后厨除了师傅,就我一个人。每天天不亮,我就得早早来到饭店,要把两个灶膛的煤灰清扫出来,在师傅来之前要把灶火生旺旺的,还要把后厨的卫生打扫一遍,接着把一天用的葱姜蒜剁出来,再把花椒大料水熬好,一切准备就绪,饭口的时间也就到了,忙忙活活一天下来,晚上下班前还要讨好的把师傅的白大褂和帽子洗得干干净净。

        因为当时来这家饭店“切墩儿”时怕人家嫌我年纪小,就多说了两岁,好在我当时长得人高马大的,别人都不知道我当时只有十七岁。当时的师傅也很年轻,干什么活都比较麻利,对我要求也很严厉,我到现在都记得,从杀鸡到把一盘“辣子鸡丁”出锅,他要求在七分钟内完成,为了这个,我不知道被他骂哭多少次。我以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走路若是遇到个小活物,都不忍心用脚踩死。可当时每天都要面临杀鸡剖鱼,每次见鲜血流出来,每次见这些鲜活的生命惨死在我的刀下,我的心就悸动不已,也深深的自责,很多时候都吓得想逃离掉。可十七岁的我,当时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些勇气,哪来那些坚持。如果换做是现在,我还当真做不来的。

  一个多月后,我不仅成了小有名气的刀工,也成了师傅的得力助手,师傅对我也比刚来时好了很多,杀杀砍砍的事也都抢着帮我去做。在不太忙的时候,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招牌菜时,来了客人师傅就在一旁怡然自得的吸着烟,让我在主灶上忙得不亦乐乎。师傅说我很有做菜天赋,将来一定是个出色的厨师,我当时很喜欢做菜,也乐在其中。

    尽管乐在其中,我依然没有放弃自己当初来这个县城的初衷,依然没有放弃心底那执着追求,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我盼望的马上要来到了。

    转年,姨夫费劲周折,终于为我争取到了回乡教学的一个名额。我告别了在这个县城打工的九个月生涯,回到家乡做了一名小学民办教师。

  在我离开县城的那一刻,我满心期待着在三年之后,我再次打起行囊,迈进我心中期许的那所学校。也许上天在考验我的耐心,从我当上民办教师那年起,考学的年限就延长至八年。九年后,当我收到“九台师范学校”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又哭了,那其中的滋味百转千回,无人能真正懂得!

  蓦然回首,自己从教已三十年有余。现在每每回想起来,我非常感恩我十七岁那年的经历。十七岁,虽然没有鲜花和掌声,也没有浪漫的回忆,有的只是或浓或淡的苦涩。但我依然要感谢那苦涩年华带给我浅浅淡淡的甜蜜,让我变得坚强,让我变得无所畏惧;感谢十七岁,给我留下了一生无法磨灭的记忆;感谢十七岁带给我人生的启迪——坚强,乐观,永不放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同样是花很多钱买化妆品,跟风韩国日本美国彩妆大神视频学习,为什么别人的妆容看起来比你精致?其实,化妆这件事儿呢有通...
    小小二婷婷阅读 6评论 0 0
  • 每每回顾往事或者重游故地,人们总会说“物是人非”,感慨一下时光如流水,故人不再。 今天去初中母校遛了一...
    正版云倾阅读 30评论 0 0
  • 《三国演义》中记载:关云长虎落平阳,为东吴部将吕蒙所害。张飞听到消息,胸中悲愤,向刘备请求出兵灭吴。刘备以大局为重...
    大白说持续行动阅读 9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