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七 替死鬼(二)

图片来源网络


——1——

邢倩倩呆呆地坐在地上,消化着刚才大柏告诉她的事情。

刘晶是砖头的女友,之前一直来凶宅,只是因为放心不下已经成为地缚灵的男友。而大柏三番五次吓人,也只是为了救人。就好比上次,砖头从中作梗,大柏本来想把邹卉撞出去凶宅,结果被站在门口的砖头下了绊子,直接扑在了邹卉身上。

“你在骗我。”思索了一阵,邢倩倩冷漠地道:“现在就你一个人,你自然怎么说都成了,说不定还是你和邹卉合谋杀了所有人。”

大柏冷笑了一声:“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一样,做事永远只选择自己。”

“我只是做了人性都会做出的选择,你说的圣人现在都已经死了。若真还有圣人,也会死的很快。”邢倩倩针锋相对。

“但这么自私的活着,你真的在活着吗?”

“至少我还活着,再让我做一次选择,我也会选择救自己!”

“.........你走吧”大柏懒得再和邢倩倩说话,起身走向楼梯。

邢倩倩看着大柏的背影,低声自语着:“我没错,我没有错,我一点都不虚伪,我没有错!”


——2——

第二天早晨,苍南市一中。

邹卉用头发遮住了自己的左脸,上边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个红印。

回过头,邹卉看向后排的邢倩倩,眼神里充满了仇恨,仇恨的后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

邢倩倩抬头看了邹卉一眼,又低下头,进入了沉默的状态。

一日无话,到了放学的时候,两个人又很默契的都留了下来。

邹卉低头做了一个深呼吸,准备找回昨天的面子。刚一起身,她愕然发现,邢倩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自己身前,低着头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迷茫和纠结。

“你的平安扣是刘晶给你的?”

邹卉一愣,那晚发生的事情匪夷所思,父母和小叔反复叮嘱自己不要告诉任何人,邢倩倩是怎么知道的?

“大柏想救你,一直想害你的是砖头?”

邹卉更加吃惊的看着邹卉,她不明白邢倩倩是怎么知道这事情的。

“刘晶真的用自己的命,去救了所有人?”

“是。”提起刘晶,邹卉的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愧疚:“虽然我不配被拯救,但刘晶依然把平安扣给了我,牺牲了她自己。”

“原来是真的!”向倩倩身体一摇晃,她长久以来一直坚信的某些东西被动摇了:“原来大柏说的是真的。”

“大柏还活着?”邹卉吃惊的看着邢倩倩。

邢倩倩没有回答,浑浑噩噩地走出了教室。


——3——

凶宅门口

邢倩倩一手提着一只大袋子,袋子上印着夜言两个字。两只袋子都装的满满的,里边有几袋小吃,剩下的都是听装的啤酒。

邢倩倩放下了手里的袋子,直了直腰,伸出右手就要拍门。

门,开了。

“怎么又是你?”大柏显得有些不耐烦

“你想不想喝酒?”邢倩倩有些费力的提起一个袋子:“我买了酒,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喝?”

大柏警惕的看着邢倩倩:“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我就是想找个人喝酒,不知为什么就想到了你。”邢倩倩在笑,只是眼神里有一层挥之不去的死气。

大柏沉默了一下,从向倩倩的手中提过袋子,又从地上拿起另一个袋子,转身向屋里走去。邢倩倩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跟在大柏后边进了屋。

开放式厨房的灯开着,光线很柔和,灶台上小火加热着砂锅,似乎在炖什么东西。餐桌上,两盘炒好的菜,香味诱人,菜旁边是两碗米饭,米饭上冒着丝丝热气。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邢倩倩露出一个别有意味的笑容:“莫非你在想我,期待我来找你?”

大柏将袋子放到桌子上,扭头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邢倩倩:“我发现你除了自私懦弱,脸也很大。”

邢倩倩脸上升起一阵恼怒的红润:“这房子里除了你和我,还能有谁?”

“还有我,倩倩!”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邢倩倩的背后冒了出来。

邢倩倩转过身,原本还有些红的脸色,就像被人抽了血一样,变得煞白,颤抖着说出两个字:“何璇!”


——4——

餐桌上多了一双碗筷,碗筷是何璇拿的。

三个人默默的吃着东西,谁也没有说话,都遵守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邢倩倩神色上充满了不安,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对于见鬼邢倩倩已经很麻木了。但是,何璇......

何璇告诉邢倩倩,她是被砖头杀死的。砖头虽然没能通过杀何璇复活,但她还是没有逃脱变成替死鬼的命运。现在何璇不但要承受着砖头受过的罪,好要重复自己死的时候的惨状。

怎么想,邢倩倩都觉得,自己对何璇现在的遭遇,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倩倩。”

何璇的呼唤,让邢倩倩一激灵,硬着头皮看向何璇。

“我恨你,但我也对不起你。”何璇认真的说道。

邢倩倩眼里闪过一丝内疚,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的说道:“对不起,何璇,但我就是个这么个小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小人?”何璇笑道:“倩倩你会说自己是小人?”

邢倩倩有些茫然:“啊,是呀,我应该尽可能的诡辩,或者拉别人下水,可我......”

何璇有些吃惊的看着邢倩倩,不确定的问道:“可你,觉得有些厌恶,甚至厌恶自己?”

点点头,邢倩倩自嘲的笑道:“我就是个反复无常的小贱人,一个自己都厌恶自己的小贱人。”

“倩倩。”何璇眼里闪过一丝怜悯,她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邢倩倩也是这么自嘲的说着,哭着。

“今夜不论前仇恩怨,我们就当初次相逢,当一回酒友!”大柏连开了三听啤酒,自己拿了一听举了起来:“干!”

邢倩倩看了看眼前的酒,又看了看大柏:“你愿意和我喝酒?”

“说了,今天就当初次见面,只是酒友,其他一概不论。”大柏有些挑衅的看着邢倩倩:“你不敢喝?”

“可笑!”邢倩倩拿起一听酒,咕咚咕咚几下吹掉了一整听。放下空易拉罐,邢倩倩的双眼似乎比刚才还明亮,似笑非笑的看着大柏。

大柏眉毛一挑一扬脖,也是一口气吹掉了一听。

何璇小口的喝着酒,有些忧虑的看着邢倩倩。


——5——

邢倩倩醉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好在大柏会一些法术,把邢倩倩送到楼上没有血迹的卧室。

在床上折腾了一会儿,说了几句含糊不清的醉话,邢倩倩便沉沉的睡了过去。睡了一会儿,邢倩倩慢慢蜷缩成一团,两只手抱在胸前,右手的拇指指尖还放在嘴里。

大柏和何璇坐在房间里,两个人都有些醉意。

“其实,倩倩,很可怜。”何璇小声的说道:“你知道吗?三年前她也是这么厌恶自己,那一次,她差点就自杀了。”

“哦?”大柏惊奇的看着何璇,他想不明白这么自私怕死的人为什么会自杀。

何璇小声笑了一下:“我只是学着你,就事论事。”想了想,何璇叹了一口气,轻声说着邢倩倩鲜为人知的过去。

何璇和邢倩倩两个人从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当时两家还是邻居,每天两个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是最好的朋友。

小时候的邢倩倩颇有侠女的风范,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仗势欺人或背后使阴招。邢倩倩觉得做人就应当堂堂正正。

邢倩倩的父母很恩爱,两个人在一家公司上班,公司不大,但是运转很良好。邢倩倩的父亲是技术骨干,母亲是公司的会计,邢倩倩一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是蒸蒸日上。

天有不测风云,邢倩倩刚上初中,她的父亲就被一场车祸夺取了生命。肇事司机逃逸,至今没有抓到。邢倩倩从那时候开始变得沉默寡言,甚至和何璇都不怎么说话。

一年以后,邢倩倩的母亲嫁给了那家公司的老板。继父单身多年,对邢倩倩视若己出,经常抽出时间带着邢倩倩去各处玩,给邢倩倩买各种的东西。在所有人看来,邢倩倩母女苦难的日子结束了。

何璇却总感觉不太对,她觉得邢倩倩每一次的笑容都不自然,但具体是什么,那时候的何璇说不出来。

直到那一晚,在那个两个人以前经常去玩的小公园里,看到邢倩倩卸下伪装,疲惫绝望的脸,何璇才知道,邢倩倩是如何的苟活着。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南窑区是苍南穷人居多的城区,格子路更是贫民扎堆儿的地方。 格子路上都是些很老旧的平房,但建得很规整,像...
    TA君说阅读 200评论 18 8
  • ——1—— 墙上挂着的石英钟,秒针规律地转动着,发出嗒嗒的声音。 大柏,邢倩倩和邹卉呈三角形分布地坐在地上。大柏现...
    TA君说阅读 181评论 26 10
  •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TA君说阅读 186评论 5 8
  • ——1—— 刘晶的死上了苍南当地的头条,凶宅再发血案,怎么看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新闻。 民众的好奇被血腥与诡秘再次调...
    TA君说阅读 235评论 6 8
  • ——1—— 大柏浑身鲜血,就像刚从地狱的血池里爬出来。 大柏怀里抱着何璇,何璇同样满身鲜血。地上散落着各种残肢肉块...
    TA君说阅读 147评论 3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