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新译》 卷一 《王兰》

  目录

  利津县有一王兰,暴病而亡。阎君覆验,乃鬼卒误勾,遂申斥几句,令送王兰返生。归去,见兰尸已败,不复能用,鬼卒惧阎君怪罪,私谓王兰道:“此一还生,少不得还要再死二茬儿,终是劳苦,不若就成一快活鬼仙,君意以为如何?”王生不辩,认得信义之言。见有所动,鬼卒又道:“此不远,有一仙狐所在,修炼日久,结成金丹,我教你去偷他的金丹服下,即刻灵魂永固,出入行动,全凭所愿,无不中意,君诚一试?”王兰懵懂,从之。

  鬼卒为前导,进一高楼,看楼阁渠然,悄无一人。惟一老狐,时正于月下吐纳,仰首望空之际,呼吸间,有一弹丸自口中出,直上,犹入月中,再吸复落,以口承接,往复不停。那鬼卒瞧了机会,猛过去一扑一捞,攥得手中,转身付于王兰,慌张囫囵吞了。那狐不防,正作势吐纳,冷不丁被人抢夺,不禁怒气大张,又见二人势众,料有不敌,只好哼了一声,愤恨疾走。

  事了,兰与鬼别,归家。妻子见之,号啕哭喊,端的是又惊又喜,又悲又怕。恁久,兰妻哆嗦着前问道:“当家的,想是你死的时候不好,被甚么东西招引来的?可是你来便来,看便看,千万莫生祸端,多时,走就是了”,王兰苦笑,“妻啊妻,莫说傻话,快都过来见我,现在是死没死,活没活,成一鬼仙罢了,休惊休怕”,细说经历。

  众人聚拢,又摸又看,始信,就放心大胆,任他在家中居住,餐饮食宿,一如平常。兰有好友张某,闻之好奇,过来探望。一见之下,诉不尽离别衷苦,哀婉热切。末末了,兰道:“我与君家不二,贫苦一般,今兰怀有异能,可得富贵,君欲与我共之乎?”张不解,但唯唯称是。又道:“我有不药而医,不问而卜之术,若即现身,似这般模样,恐有碍观瞻,惹他人惊咋,便附身君上,往来行走可乎?”张又唯唯。

  择日,两人启程,在山西地界儿,闻一富户家中,一女子忽染暴病,头晕眩然,不能目视,前后不知用了多少汤药,或请禳解,均无起色。张某求见,乃以异术自说。其家老翁止一女,从来珍惜倍至,早急得跟甚么似的,甫一见说,急忙请进,开口揖道:“哎呀,先生,若果能治小女之病,当以千金相送,决不食言”,一恭扫地,痛哭流涕。张某扶持,好言规慰老翁,“老人家快起,不要如此,若小可探得病由,自当鼎力竭心,不敢保留,且去观察。”

  众人同来进屋,见女子仰卧于床,闭目僵直,比死人也就差一张纸盖着,有口活气儿。老翁揪心,转目别过头去。张某观察,先去揭了被子,抚摸女子身体,女子不觉,不应。这时,王兰在张某的耳边悄然,“女子无病,乃失魂迷惘之症,可为寻之”,张某回身,以告老翁道:“老先生请了,虽女公子已病入沉疴,不过尚可勉强一救”,老翁大喜,扑上前道:“哎呀,神医!不知用得何药?”“不用!”“不用?”“不用,女公子所患乃离魂之症,勾得魂来就好,才已请了神去,略待就好”,遂与老翁同出,留下几个丫鬟婆子照看,不提。

  约莫过一个时辰,张某见王兰走入,与己点头,转谓老翁道:“行了,女公子魂魄已到,还请再入。”闲言少叙,又来女子房间,依旧如前,抚按女子身体。少顷,见女子伸腰展手,口中昵语,眼睁目转,扫视全屋,尚木木然无所知觉。那老翁喜极望外,近前拉女子手道:“谢天谢地,儿啊,儿啊,你可算醒了,这些天中,叫为父的好苦”,说罢垂泣,不能自已。众人齐来解劝,各都免不了赔几滴眼泪。

  移时,那女子彻底醒转,与翁及众人说讲起来,“爹爹不知,前时女儿在院中嬉戏,因见一少年郎君,时正拿个弹弓打雀儿,身后还有好些家丁仆从,牵马纵犬,好不威风,往来奔窜,正到孩儿面前,本欲躲闪,奈何不及,被少年拦住,不怒不恼,一把攋住孩儿胳膊,要,要——”,说着脸色羞红,缓一缓道:“那少年说要教我打弹子,我羞愧不肯,方欲呵责于他,被揽入怀中,同骑一马,亵语我道,‘哈哈,小娘子,某家兴致,今正好与你玩耍,不要害羞嘛!’去数里,入一座山中,因我始终不肯,在马上又哭又闹,惹那少年性子,一把就将我推在了道旁,当时欲哭无泪,欲归无路,正叫苦不迭之时,觉有一人捉了孩儿手臂,疾驰而行,转瞬来到家中,忽然醒转,恍若一梦。”老翁听完,以为张某神迹,即以千金为赠,款留府上。是夜,王兰与张某谋划,留二百金做川资路用,余交兰尽去,付于其子,又命子送张家三百金,复还。次日告别,老翁见张某身上无金之影,更大奇之,益复以厚礼相赠。

  再数日,张于郊外撞见同乡人贺才,乃一饮赌不事生业,贫穷如丐之人。闻张有异术在身,从来获金无算,因往奔而寻之。兰劝张道:“此狂悖佞人,不要与交,不若以少金薄赠,遣之使归”,从之。未几日,贺才旧行不改,依然故我,旬日之中,就将张某所赠之金花得罄尽,又复来寻。兰预先料知,乃告张道:“此贪厌之徒,不得与处,只宜贿赂,使远纵而祸离,不然,早晚陷于他手。”明日,果见才,强要从俱,围在张某身边,不胜烦扰。张道:“我早知你来,只每日里酗酒赌博,岂千金填一无底洞么?如今,诚若肯改,便有百金相赠,如何?”才诺之连连,即以百金相赠,打发了才去。

  就说贺才,遽以百金在囊,豪赌益甚,更复狎妓游戏,泼金似土,一无珍惜之意。便县里有班头捕快,老早接人禀报,因执贺才来问。不说,即拷打惨掠,坐以为盗。后才挺刑不过,只好招出张某。被遣带往来捉张。途中,贺才棒疮痛裂,倒毙,而魂魄仍不忘附张,依旧寻来,遂可与王兰相会。

  一日,此一人二鬼,正于郊外饮宴,贺才酒品不良,醉后号呼不止,兰劝阻,不听。适有巡方御史经过,往检搜拿,获张,略加审问,张惧,便无所不说,将所来全部招之。御史大怒,以张某装神扮鬼,巧言惑乱,即命鞭笞,复牒伸于神。

  夜梦,有金甲神人入来,告御史道:“那人间御史听真,查王兰乃无辜枉死,已成鬼仙,所医富家,亦行善积德之事,并无妖言祸乱,不可视从邪魅。今有帝命,授兰为清道使。再贺才邪荡奸佞,已罚窜至铁围山。所羁张某,无罪,但行为不谨,宜宽仁体宥,不当责罚。”御史惊醒,心大异之,遂将张某提审,释放。张某回乡,心甚感戴王兰,复检行囊,尚余数百金,即以一半分王家。由是,王氏子孙富贵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各位观众朋友们,在正式开始文章之前,你们有必要了解一下我的过去。 高考完蛋之后,我随便报了个二本院校。念了两年,就...
    二狗子的花花世界阅读 36评论 0 0
  • 这次到拉斯维加斯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看看传说中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大峡谷在美国的地位跟中国的长城有一拼,属于“走过...
    溺水小熊猫阅读 142评论 1 0
  • 这是个适合做梦的下午 我躺在床上 看着天花板,我可以看清天花板上的纹路 脑中想着天花板上发生的故事 蜘蛛在上面结网...
    影视研究社阅读 46评论 3 2
  • 亲爱的小胖,今天是母亲节了,爸爸买了个蛋糕,上面写着母亲和准妈妈,所以,今年因为有小胖,妈妈第一次过母亲节了...
    zhuo舍舍阅读 11评论 0 0
  • 明天是五一劳动节,祝福大家付出的都能得到收获,旅行愉快! 而作为宅男的我,不喜欢热闹的去处,不喜欢聚会,不喜欢交际...
    网易云Mucy阅读 3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