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魂归帝所(楔子)

楔子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首先出于尊重的态度,我必须解释一下,本文的名字。

本文的名字是出于李清照的《渔家傲》,她是我喜欢的词人,而她的这首词,也暗含我文中想讲的环境。

一个人的出身环境不同,那么就注定他的生活圈子和责任范围。

本文主人公滕肃,处在两国相争的时代,落生富裕和权势集中的环境中,遇到了很多复杂的人物和事情,影响着自己成长,儿时的朋友随着各种原因越走越远。

滕肃八岁之前在祖母的呵护下,形成了嚣张跋扈的个性,可八岁那年第一次遇到了人生之事,人生之师,后来又遇到人生之友的相序离去,一件件事默默地改变着滕肃的思想。

滕肃后来又去了趟他国,受着这暗自的变迁,开始明白国家的危难,百姓的疾苦,明白自己肩挑的责任和心中的梦想。


以下是他去了晋国时的一段:

三人走在人满为患的街市,灯火辉煌,星星闪闪,视线前面有无数人头攒动,脚下只能接踵而行,周遭的声音嘈杂沸扬,人人脸上喜气洋洋,精神抖擞。

滕肃已记不清有多少年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夜晚生活,只知道盛镐当年有过这样的情形,不过那也只是当年。

如果现在盛镐有新野城的景象,徐国也不至于走到今日。滕肃开始有大旱望云的期望:盛镐什么时候能现如此面貌。

三人进入昌就改换了晋国服饰,站在街头和其他人无异,只是这心早已开始攒动。

既然有清风邑的人帮忙,遂他们的住处已有人为他们安排好,住进了一个叫三日乐坊的地方。

这是一个四层式的楼阁,一二层用来供客人听乐赏舞,三四层一般都是接待晋国达官显贵,举足轻重的人。

三人住在第四层,此时都在参观厅室,明轩质疑的问道:“亓姑娘,为何会找这么个显眼的地方?”

亓音书也是第一次来新野,第一次住这种不常见也有可能是独自无二的阁楼,正参观楼台处低几上放的一把古琴,听明轩问话,回头答道:“以前也听过这新野犹如帝所,估计这城中没有哪处不热闹,倒不如索性找一更热闹显眼的地方安全。”

明轩又问道:“此处名曰三日乐坊,想是说它乐声绕梁三日,让人念念不忘,可为何会如此安静,未听到有什么乐声。”

亓音书又解释道:“这一二层白天才会载歌载舞,来的且都是好歌好舞的大家,晚上他们便不会招待客人,相反,他们会招待三四层的显贵。”

明轩道:“这倒稀奇有意思。”又看看一言不发站在窗户边张望的滕肃,走过去又问:“公子看什么呢?”

滕肃转过头,看了一眼明轩,正色言道:“今夜你好好休息。”

明轩知道,此时已出来四日一夜,他们在晋国待的时间越久,家中肯定就瞒不住了,所以这几日定会有很多事要忙,他明白滕肃这是让他养精蓄锐,遂应了声先退下了。

亓音书看明轩退了下去,也靠近滕肃,两人站在窗边,一起看向窗外。

这楼阁不仅高,它的地势也偏高,此处能俯瞰整个新野城的夜景,远处灯火斑斓,天空一轮皎月有点点星光衬应,不管此行能不能完成任务,此景就不负此行。

亓音书突然问道:“哥哥需要我做什么?”

滕肃依旧看着窗外,指着那最亮的一处宫殿,道:“那宫墙之里,住着的可是一个不简单的晋王!”

滕肃答非所问,亓音书确面色如常,一路见到徐国的冷落萧条,却又见到了晋国的繁荣昌盛,滕肃心中藏怒宿怨,说出这样的话一点也不奇怪。

亓音书也感叹道:“这一国之强,不止需一人之力,这一国之弱,也不止是一人无能!”

话虽如此说,滕肃也明白她的意思,徐国从前禁书导致民拙,如今国君昏庸导致官腐,这民拙官腐又怎能凭一人之力造成和一人之力改变?

滕肃现如今能做的太少,如今他若能查出徐国里的细作,就能改变徐国的状态吗?估计他自己都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滕肃深呼了口气,转头对亓音书道:“那我就把我那份力出好!”说完又吩咐道:“音书,你让清风邑的人帮我盯紧那位曹安,想办法先拜会拜会这个晋国谋士,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何许人也,可以如此轻松拿下了昌也。”

亓音书这也听了吩咐,下去安排。

滕肃依旧站在窗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城的他国风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