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父亲”的父亲节

2018年的母亲节,我过的是“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2018年的父亲节,依然是“没有父亲”的父亲节。

2018年,彻底的失去父母亲的我,就像一个孤儿,没了灵魂,内心除了悲痛与伤心,不知道还有什么。

2006年12月21日,父亲病故,距离现在近12年的时光。那么远,又那么近。每每想起有关父亲的各种场景,仿佛就在昨天发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父亲是家中的老大,38岁时,才有了我,在医院,奶奶看到我是个女孩,说,女孩子,赶紧跟人换了吧! 扔了! 从此就再也不看我一眼。父亲有个弟弟,一连生了2个男孩;父亲还有个妹妹,也生了2个男孩,奶奶都疼的不得了。从此父亲总觉得低人一等,晚育,还是个女孩。本来在不认字的奶奶眼里,父亲就不被待见,各种被瞧不起,有我之后,更离谱,仿佛父亲不是奶奶的孩子。

记得上小学3年级时,班里同学有支很漂亮的钢笔,我就借来用了,下课去操场做体操,回来,钢笔就不见了。本来就胆小的我,回家后被父亲一顿骂,骂的很凶,说我不中用之类的话,从小我就挺怕父亲的,那件事情之后更怕了。

父亲品格善良,勤劳,乐于助人,在乡亲们的心中,父亲口碑很好,就是有点懦弱。经常会帮助邻居和村子里的村民干活,尤其是农忙时,只要看见别人家忙不过来,就会主动去帮忙。可有时帮了人,却不落好。

每每看到那样的情形,我都替父亲难过,很心疼父亲,可无能为力。所以,从小,除了力气没男孩子大之外,其他的活,我都会很乐意帮父亲做,能多做一点是一点,即便这样,也会经常被父亲凶骂。

那时,我就在想,男孩到底有多好?我没觉得。好与不好,跟是男是女没有关系,跟人有关,跟人的品性有关。只是父亲处在那样的环境,有个那样的娘,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种植在他的脑海里了。这没法改变,我要做的是,有一天,一定要证明给父亲看,他的女儿一定要比那些嘲笑他的人都要好。

从小我就很乖巧,不惹事,做任何事情都会考虑家里的实际情况。可能是见多了周围人的那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和态度,所以后来在成长的分岔路口,我坚持继续读书,虽然家里的所有人都不同意,除了母亲。可我就想上学,唯有读书,就想离开从小周围生活中的那些人,从此跟他们不想有任何瓜葛。

虽然会被父亲嫌弃,但我毕竟是他的骨肉。上高中住校,父亲为了节省开支,每个星期给我送饭菜,都会骑自行车来回往返四五个小时,寒冷的冬天也是如此,就这样,风霜雨雪中送了3年。

后来,我做到了,做到了让父亲引以为傲的事情,这个看似在平常人眼里很普通的一件事情。我是那个家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一个女大学生。之后,父亲对我的态度比以前要好很多,可还是会说我,因为每年的学费对父亲来说,要很辛苦很辛苦才挣得到。

记得大学的每个寒暑假回家,都很不愉快,有次还哭了好久好久,告诉妈妈说“以后我再也不回这个家了!”虽然我很俭省,每一分钱我都是计划着花,从不浪费半点,可父亲还是总说我,说的话很难听。我知道,父母为了供我上学,付出了很多很多,可我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

再后来,我毕业工作,挣钱了,挣的钱一分不花,都存着,因为我吃住都在公司,也花不到钱,我又是个不爱逛街不爱打扮的人。第一个月发的工资都拿回了家,刚好是过年,就给他们发红包了。父母亲都特别高兴。

父亲去过一次我工作的地方,领导和同事对父亲很是照顾,父亲满脸抑制不住的开心。后来陆陆续续听母亲和乡亲们说,那次父亲从西安回家后,逢人就夸他有个好女儿,说我上班的地方要多好有多好,对父亲来说,那便是他此生唯一的自豪与幸福吧。

                                    -02-

工作半年,父亲就病了。五一前,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说假期让我回家,具体的也没说。回家,看到父亲躺在床上,肚子高高鼓起,挂着吊瓶,我就觉得情况不妙,第二天就去了县城的医院,检查结果:肝腹水---癌症晚期。

那天,我在医院门口的大街上很无助的泪水连连,第一次经历那样的事情,不知所措。后来和妈妈商量,还是回家吧。傅彪得的也是这种病,花了那么多钱,人还是走了,也没少受折磨。

之后我就一个星期回家一趟,回家之前都会去超市买各种各样父亲从没见过也没吃过的水果和点心,每次2只手都是满载而归,恨不得把超市给父母搬回家,那会我就告诉母亲,不光要让父亲吃,你自己也要吃好了,这个钱我还是有的,千万别省。

后来又住了一次医院,在铜川,刚好在大热天的夏季,每个星期的休息日我就西安——富平——铜川,3个地方来回跑,每每看到车窗外的风驰电掣,思绪万千,会想,什么时候能过正常的生活,过我想过的生活。

从医院回家后,除了吃饭还可以外,父亲的行动和意识每况愈下。母亲告诉我,从那时起,父亲每天都会坐在家门口的石墩上,因为从那个地方可以看到我回家时坐的车与经过的马路,还是我下车的地方。

父亲经常时不时的会问母亲:“今天星期几了?女儿是不是该回来了?是不是又给我买了很多吃的?提那么多东西,多沉呢!要是我身体好,我就能去接孩子了。”每每从家门口经过的人问他总坐在门口干什么呢?他就说:“我在等我女儿呢。”

父亲生活不能自理时,我买了电动剃须刀,因为平常都是母亲一个人照顾父亲,很辛苦,所以,每个星期回家我就亲自为父亲刮胡子,剪指甲,父亲就像个孩子般那样坐在院子中间,任我摆布,直到父亲病逝,不到半年的时间。

后来母亲多次告诉我,父亲最后病情严重的时候,只能躺在床上,嘴里却总念叨我,念叨的多了,母亲就会说,孩子上班给你挣药费呢,把孩子叫回来就没钱花了。父亲听后就会乖乖地安静一会,想我了就又开始念叨。

母亲说,父亲走之前,浑身的皮肤都烂了,血已经变成了黑色的,血液全部都从皮肤里渗透出来,临走的那天早晨,嘴里喷出了黑色的血,穿完寿衣,父亲就没了气息。

父亲的一生,就这么走完了,61年,在病痛中就这样结束了他的人生旅程。从来都没有享受过属于他自己的美好,从来都没有。

                                  -03-

每年的清明节,回老家给父亲上坟,都会默默的跪在坟前跟父亲在心里说说我的近况,想必父亲也会为我开心的吧。

父亲,每年一度的父亲节到了,女儿想你了,不同的是,今年,母亲也走了。虽然心里很难过,很无助,可女儿还是想告诉你,女儿现在一切都好,你要是看到了,一定会特别开心,因为你的女儿一点也不比男孩差,女儿相信你已经看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