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芷若:被高估的继承者

在《倚天屠龙记》的前半段,周芷若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峨眉弟子,只不过长得出众些,跟男主角幼时曾有一些瓜葛,是张无忌众多情妹妹之一,大概谁也不会想到看起来柔弱多情的她最后会成为一个野心家。

她的江湖之路要从临危受命继任峨眉掌门开始说起。

成大事者,要么是手里有上好的资源,要么是本人有通天的法力。我们来看看周芷若手里有些什么。

第一,托赖郭襄祖师之福,峨眉派的实力在当时武林正道中大概可排到前五,但缺点是内部不团结,周芷若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师妹”,年轻资浅,不能服众。

第二,她手中掌握了倚天剑和屠龙刀的秘密,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独家信息。问题是这个秘密已经在峨眉内部传到第四代了,如果不能同时得到倚天剑和屠刀龙的话这个信息半点用都没有。以周姑娘的武力值,要想同时拿到这两件武林中人人觊觎的兵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三,武林新贵张无忌与她有旧,这一点大可利用。

第四,生得美貌,有一定的城府、心机。

这么一来,我们可以发现,周芷若的资源虽然不能跟赵敏比,倒也不算太差。她最大的缺陷就是武功太烂,在以武功作为核心实力的大环境下,她要想正儿八经树起威名来,至少还得练上三五十年。灭绝师太一死,整个峨眉的江湖地位势必一落千丈,这是灭绝师太最不愿看到的情形,所以她授意这位爱徒直接走捷径——色诱张无忌,正好这也暗合了周芷若的心意。

范遥说周芷若是他和灭绝师太的私生女本来是胡诌的,但是这师徒俩的性格行事倒真如亲生的母女一般。比如她们平素总是自诩名门正派作一脸正义状,但是到了关键时刻却可以毫不犹豫选择旁门左道。灭绝师太当年曾经试图让纪晓芙利用与杨逍的感情击杀之,被纪晓芙严词拒绝,面对弟子如此刚烈正直的选择,她并未表示肯定嘉奖,反而是一掌把她给拍死了。到了另一个爱徒周芷若这里,师徒俩总算是一拍即合一脉相承了。

作为威名赫赫的峨眉掌门,又有倚天剑在手,灭绝的心气之高行事之傲武林中只怕无人能及,几乎到了走路带风、放屁响炮的地步了。张三丰曾经亲笔书信派人送去,人家拆都不拆当场就退回来。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之时,宋青书试图请教她一个问题,恭恭敬敬的走到她跟前,行了礼,说道:“前辈,晚辈有一不情之请相求。”灭绝师太冷冷的道:“既是不情之请,便不必开口了。”一点面子都不给人家。此外,师太还有“厌男症”,她素来不喜男徒,峨眉派的男弟子是永远也得不到重用的。她的武功之高,手段之狠,心肠之冷,可称得上名门正派版李莫愁。在旧版的故事中,师太曾有过不过一段感情(对象疑是那位被杨逍气死的孤鸿子),在新修的版本中,往事被抹去了,她的偏激和固执只好归于性格使然了。周芷若在与张无忌彻底翻脸后的所作所为,比起她的师父来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外,这师徒俩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点,都喜欢以正义之名推卸责任。灭绝师太亲手掌毙纪晓芙却坚持把责任算到杨逍头上,周芷若固然认为自己盗刀杀人是为了完成师父遗命,在张无忌面前更是一副“你永远对我不住”的姿态,事实上,她跟张无忌之间到底是谁对不起谁呢,用殷素素的话来说——“恩恩怨怨那也难说得很”。汉水舟中她曾经喂过他吃饭,给他揩过嘴擦过脸,光明顶上曾经试图提点他武功,这是她对他的恩德没错,可是紧接着她便遵从师命刺了他一剑,差点要了他的小命,这一剑其实可以算是两清了。然后,赵敏在万安寺中放言要毁她的容,是张无忌出手相救。之后就是荒岛之上盗刀杀人,两人缔结婚约。他们订婚这件事的原由是他要贴身帮她驱毒,因为不合礼法所以由谢逊作主订下婚约。咱们再来掰扯一下驱毒这件事情,众所周知,“十香软筋散”之毒是周芷若所下,也就是说,她自己下毒然后假装中毒并盗刀杀人之后借机与张无忌结了婚约。这个婚约是建立在欺骗和罪恶的基础上,就是一个陷阱,张无忌在婚礼上跑掉只能说他运气好,没有被彻底欺骗利用。可以说,逃婚这件事与其说是张无忌对周芷若的背叛,不如说是周芷若自食苦果,实在怨不得旁人,更不该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

虽然周芷若极力继承了灭绝师太的风格和遗志,也得到了比她师父更好的机遇,但是最终也没能超过她的师父。有人为她惋惜,认为她原来可以创造一个武林神话——作为一个女性统治者登临绝顶号令天下一统江湖千秋万代,但是我个人认为,她与慕容复、陈家洛等一样,都是被高估了的继承者,难当大任。

托金花婆婆的福,周掌门继位伊始便无敌幸运拿到了倚天剑和屠龙刀,同时嫁祸给了赵敏,并拿下了张无忌。但是,她的计划表面上看似成功,实则漏洞百出。首先,谢逊是知道内情的,并且打算在上岸之后就找机会告诉张无忌,其次赵敏还活着,以她聪明的小脑瓜稍微一想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两个都不是易与之辈,虽然谢逊被成昆拿住了,没来得及向张无忌揭露她的小秘密,但是赵敏像个幽灵一样时时让她提心吊胆,只能逼着张无忌发誓来获得安全感。

说到她对张无忌的感情,我觉得也不见得多深。当你爱上一个人,知道了他的缺点,你是去提点他,保护他,不让他在此项受到伤害,还是去利用这个缺点将他驯养起来?正好,赵敏和周芷若做了完全相反的两个选择,谁是真心,谁是假意,一目了然。除了赵敏,从殷离、小昭身上也可以轻易看出,爱一个人,就会忍不住为了他甘愿牺牲一切,而周芷若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随时可以牺牲他。当然,我并不是说每个女人都一定要对张教主死心塌地(他何德何能),我只是想说明,周芷若并不像她自己认为的那样爱这个男人,她对他的“意难平”,大多是输得不甘心。她把他抓在手里,一是搂草打兔子顺便带了一手,谁叫他是当时风头最劲的头号钻石王老五呢,二是觉得他好骗好用。

美丽的周姑娘非常清楚自己的魅力,也擅于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连韩林儿这样的小角色都被她加以笼络,何况是当红的明教教主。

周芷若第一次见韩林儿就从他诚恳的言语和崇敬的眼神中明白了他对自己的倾慕,她马上把握机会主动向其示好,拉近距离培养感情。游皇城时韩林儿差点暴露行藏,被周芷若及时制止,她用的方法十分别致,“一只软绵绵的手掌伸了过来,按在口上”。我们来看当时的情形,周芷若与张无忌、韩林儿三个人在一起,韩是张的下属,若是出了什么纰漏也该是张无忌来管教,何况男女授受不亲,当着自己未婚夫的面把一只软绵绵的玉手掩到他的男下属的嘴上,只怕在今天做来依旧不合时宜。不过,在灭绝师太传给她的分裂的价值观里,一个“端庄稳重,知礼守身的处子”为达目的卖弄一下风情大概也是可以的。

为了笼络人心,她所做的不合时宜的举动远不止如此。当天晚上,她发现张无忌依旧与赵敏旧情未断,随之马上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逼婚大戏,当然,不能是独角戏,现成的一个配角韩林儿就在眼前,不用白不用。

半夜三更之时,她哭肿了双眼走到韩林儿房间去,一言不发,作楚楚可怜满腹心事状。韩林儿多问两句,她便怔怔地流下泪来,表示她受人欺负了,而本该帮她出头的人(张无忌)却不知为何消失了,于是韩林儿血气上涌,大声道“周姑娘,是谁对你不住,姓韩的这就拔刀子找他去,我便是性命不要,也得在他身上戳几个透明窟窿。请你说罢!”周导妙计得售,摇摇头回房去了,然后晃晃悠悠把自己吊到了房梁上,韩林儿当仁不让冲过去把房间撞开,张无忌再赶过来,她趁机哭闹一番,婚事马上启动。半夜三更跑到未婚夫的男下属房间里淌眼抹泪,然后回屋上吊死给未婚夫看,这种手段也就能唬唬张无忌这种笨瓜了,后来她收笼宋青书的手段书中没有写,想来也差不了多少。

当时明教形势一片大好,元室式微,光复河山之日可期,教主张无忌极有可能成为天下之主,周芷若自然可以妻凭夫贵位居皇后,可是张无忌对于当皇帝半点兴趣都没有,也自知不是那块材料,周芷若却是跃跃欲试。不过,身怀“国母”之志的周姑娘段位如此低下,只怕到了《甄嬛传》里活不过第二集。《倚天屠龙记》的男主角要不是大笨蛋张无忌,她也早被打入冷宫了。

周芷若不但手段低劣,心理素质也不过硬,当然,要说她纯朴老实我也不反对。赵敏闯到她的婚礼现场时,局势本是大大有利于她的,拜堂在即,满堂宾客都是支持她的人,张无忌又是个软蛋,只要她咬牙坚持住不要当场发飙,用两句软语把张无忌绊住,且不说洞完房再放人,只要一拜了堂,那也算是生米煮成熟饭了,救人也不差拜堂这一分钟吧。可是她半点也沉不住气,当众翻脸,还用极阴毒的功夫把赵敏抓伤,露出了她的獠牙。结果倒好,反倒成全了张无忌和赵敏,那俩乐乐呵呵顺水推舟私奔去了。

再往后,局势直转急下,在屠狮大会上,她的亮相不但没有打造一个当权掌门威风凛凛的形象,反而像是露出了猴子屁股。她只顾着自己出风头,完全将峨眉派置于武林公敌的位置,她本人的武功虽然凌厉,若非张无忌相让,也不可能获得最终的胜利。她表面上看来风光,实则是老鼠过街,人人怒目。与少林三老的对战更是完全暴露了她的肤浅功力,直致黄衫女出现揭下她的画皮,可谓是出乖露丑到了极点。

那么,周芷若有没有机会优雅地一统江湖呢?当然有的。

首先,她可以将屠龙刀和倚天剑的秘密与张无忌共享,结成合作同盟。张无忌这家伙虽然小事糊涂,大节上却是十分拎得清的,于公于私,于情于理,他都不会拒绝她的提议。并且,此计还有一大妙处,那就是离间张无忌和赵敏。当时屠龙刀在谢逊手上,那是张无忌的义父兼下属,自己人好说话,但是倚天剑可在赵敏手上,要想拿到倚天剑,张无忌势必要跟赵敏撕破脸皮,到时候周芷若可以一石二鸟坐收渔翁之利。但是她没有。原因在哪里呢?是信不过张无忌的人品吗?是怕违反师父的遗命吗?当然不是,她是十分认真地打算与之结婚的。原因是周掌门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如果她与张无忌同谋此事,那么意味着就要与明教分利,以明教的根基势力和张无忌个人的武功修为,她与峨眉无论如何努力,也将落后一筹,无法在江湖上独大。

其次,如果她盗刀杀人之后就与张无忌撇清关系,安安心心地做个坏女人,根本不要去装小白兔跟他结婚,那也就不必担心以后事发。回到陆地以后找个隐秘的地方低调地潜心修炼,韬光养晦十年八年,武功自然有成,峨眉也会重新崛起。她既想独吞《九阴真经》,又舍不得张无忌这块到手的肥肉,野心也罢,贪心也罢,一念之起,便授人以柄。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扬名立万,还想杀了谢逊掩盖她盗刀的秘密,继续保持她白莲花的清纯形象。试问鱼与熊掌如何兼得?

她抄捷径得到《九阴真经》,又继续抄捷径练成九阴白骨抓的功夫,以及在“屠狮大会”上她对武林同道的辣手无情,都证明了她的急功近利和心胸狭窄,如此行径势必失尽人心,只怕连峨眉派都无法统领,遑论一统江湖。

她最最糊涂之举当属许嫁宋青书,即使我不是她的粉丝仍然被气得直跳脚。她这么做除了气一气张无忌之外,半点用处也没有,甚至引起了峨眉内讧,因为峨眉历代掌门都是处女。如果她嫁给张无忌的话,尚算门当户对强强联手,嫁给宋青书这个卑鄙无耻的武当弃徒有何益处?

如果说她在“素手裂红裳”时还展现了一点点傲骨和反派的光芒,但是在屠狮大会之后那句“假如我问心有愧呢”简直是血本无归。她先是义正辞严地声明自己的已婚身份,大谈攸攸之口和清白名节,当张无忌安慰她说“我们问心无愧就行了”,她却来了这么一句“假如我问心有愧呢?”——跟前男友赌气分手去嫁给备胎,然后在备胎将死之时又跟已经有主的前男友表白,这个事情怎么看怎么嗝应。她放出此言自然是知道会对张无忌产生怎样的冲击,本质仍是在拿他当韩林儿之流来收笼利用而已,“我还在爱着你哦,所以你不能伤害我、辜负我……”,这种低劣手段如果叫乔峰遇上,他只会不屑一顾,不过在张无忌、韩林儿的眼中,那却是十分受用的。

周芷若在金书女子各方面都不算耀眼,论相貌,她不过是中上,论才能、手腕更是三流水准,且不说她的死对头赵敏,也不提黄蓉和任盈盈、霍青桐这些大姐大,只怕连焦宛儿、苏荃之流她都比不上。她长相不错,不论做多少坏事撒多少谎都可以做冰清玉洁正义凛然状,要做峨眉派的新闻发言人是极好的,做掌门人的话,不单是灭绝师太高估了她,连她自己也高估了自己。

那位如雷贯耳的风陵师太选中了灭绝这么个人物做为掌门继承人,要么便是峨眉无人,要么就是缺了些识人之智,想来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因此,峨眉一派打从根上起,就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周芷若这里,她侥幸获得了倚天剑和屠龙刀,还收服了张无忌这样的神助攻,但是,她的德行注定让她离一统江湖的宝座越来越远。她最大的幸运就是遇上张无忌这么一个可欺之以方的君子,他始终认为她的“种种阴狠毒辣之行径,自必均是出于师父所嘱”,又觉得“她的所作所为虽然阴毒狡猾,但实是出于对自己的深情。”我甚至相信,如果没有赵敏这样强大的对手,她即使身败名裂以后还是会被张无忌接受的,因为,张无忌这实诚孩子,谁跟他演戏他都当真,谁害他他都能够原谅。朱长龄父女逼得他跳崖,他也能原谅他们,何况是对他有喂饭揩嘴之恩并许过终生之约的周芷若。

我读《倚天屠龙记》总觉得有很多不爽快之处,纪晓芙对杨逍的感情让人摸不着头脑,殷离对张无忌的爱根本没有支点,少年张无忌与他成年以后的性情行事有许多难以照应之处,周芷若的形象也有许多前后矛盾。

整部书里两位女主角的身份地位进行了整个的对调,小周一出场善良得跟天使一样,而赵敏出场便是个为祸武林的妖女,最后赵敏弃暗投明小周反成了阴邪狡诈之徒,赵敏初时是威震八方叱咤江湖的郡主娘娘,而小周则是个武功低微藉藉无名的丫头片子,最后赵敏成了离家叛国孑然一身的丫头片子,小周则成了武功盖世称雄一方的大掌门,张无忌初始为小周倾倒,差一丢丢就成了夫妻,最后毅然决然投入了赵敏的怀抱。在这整个“乾坤大挪移”的过程中,赵敏被成功洗白,而周芷若的转黑却不那么成功。

我对周芷若后期的性格行事有很多不解之处。“新妇素手裂红裳”时,周芷若徒手碾珠成粉,当众发誓“我周芷若不雪今日之耻有如此珠”,我看到这里心想:矮马又一个崭新的李莫愁蛋森啦!我们来看看同是被抛弃的李莫愁干了些啥,她在陆展元和何沅君的婚礼上受挫后出门一拐碰上个姓何的老拳师,二话不说便灭了人家满门,然后又在沅江上连毁六十三家货栈船行,就因为他们的招牌上有个“沅”字,事隔十年陆何夫妇都已归西,她仍记旧仇上门取了陆展元哥哥全家性命,平时自伤身世心情不好杀的无辜路人更是不计其数,最绝的是她掘墓鞭尸将陆何二人骨灰分撒华山和东海两处,要叫二人生生世世不得聚首。按常理来说,张无忌公然在婚礼上弃之而去,以周芷若的性格必然会持恨终生永无修好的可能,可是她练了神功变阴毒变傲娇之后并没有怎么记仇,只是小施惩戒在“屠狮大会”上打了他一掌就算了。

好吧,并非女子个个都如李莫愁一般毒如蛇蝎,可是以两人的身份地位情仇态势,以及悔婚之事和张赵定情已经天下皆知,周芷若应该会矢口不提婚配情爱之事,更不会妄想破镜重圆,以免自讨没趣才是。她从一开始在感情事上便是矜持的、坚贞的、羞涩腼腆端庄娴雅自诩淑女的,怎么可能在被悔婚且“再嫁”之后又竟一再对张示情?金翁用“风陵师太”“黑沼灵狐”之类的细节来描写周对张余情未了岂不更动人情怀,怎么会让周芷若说出“假如我问心有愧呢”这种话来?紧接着因为疑似看到殷离的鬼魂便吓得左一声“嘤”右一声“嘤”就势滚入张无忌的怀抱,连亲亲热热的“无忌哥哥”都叫上了,这难免让人觉得忒也没自尊了吧,想她身为江湖妇女界一把手,如此自轻自贱岂不叫人笑话?

在故事的后半部分,她存在的唯一的意义似乎就是为了反衬赵敏,尤其是到了故事最后,她竟然开始模仿起赵敏的言行作派来,简直叫人挢舌难下。她后来又要张给她一个空头支票,这也是赵敏的作风,尤其是书尾处她躲在窗外说“我要你做那一件事现时还想不起,哪一日你要和赵家妹子拜堂成亲的时候只怕我便想到了”,这明明是赵敏的腔调,这种话怎么可能出自孤高自矜的小周之口?

金庸评价“周芷若是个政治人物,虽然美丽,但不可爱。”这应该是老爷子对周芷若这个角色的预设。金庸是个报人,也算半个政客,他要想塑造一个拥有高妙的政治手腕兼悲剧性命运的女性角色轻而易举,周芷若本身也是有这个基础的,但是他只顾着把她写得“不可爱”,到了她该出场的时候就把她拗个别扭造型推出来,把各种坏事搡给她,完全不给予她同情。他写了那么多光芒万丈的反派人物,欧阳锋、田伯光、血刀老祖等等,也有一些女恶人,李莫愁、梅超风、康敏等,不过他们大多坏得有品有格,有始有终,敢做敢当,没有一个会像周芷若这样首鼠两端,做了不敢认,认了还要扮可怜,让人看着十分气闷。我斗胆猜测老爷子是不赞成女人从政的,他笔下聪明的女子不是没有,只不过她们的聪明只能用在网获、辅佐男主角之上,周芷若虽然也没能彻底脱离情爱的窠臼,但是,她是唯一一个关键时刻可以为了名利牺牲爱情的女人,也许这种“政治不正确”突破了作者心中的“纲常”,所以,不论在爱情还是政治上,周芷若全面沦为炮灰。

最让人不痛快的是,周芷若别扭了半本书,没想到在故事的结尾还要无限期别扭下去。她放弃了她的政治理想,又回到了跟情敌赵敏抢男人的线上,还煞有其事地说出了一番类似“红玫瑰白玫瑰”的理论。我很不喜欢这个别扭的结局,难道女人的终极事业只能是男人?不妨就让周芷若像慕容复一样作一个单纯的失败的政客,好歹那是她的理想啊。一个人为了理想而奋斗,胜固欣然,败又何妨。

-----------------------------

图片来源:2003版《倚天屠龙记》剧照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