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心安处是吾乡-观影有感

     轻飘飘落在身上的雨停了,看着这车水马龙依旧喧嚣不息的街道,连斑驳光影都照不亮的浓重夜空下,多少人,多少故事,一次次的擦肩而过,他们是否欢笑过后的疲惫,是否大哭一场的狼狈不堪,是否想着某一个人……无从得知。

也许是被套住久了,也许是敏感,在面对那两段不知从何起不知何所终的情感,才拿不起放不下。局外人,局外人又懂什么呢?不过是抱有期待的不知所谓罢了。

七十多年前也从未许下的秦晋之好,去国何时还的怅然迷茫,人总是在天意弄人前告别。白发苍苍,魂终归汨罗,一生只认识的四个字,最前面的是你的姓,还有来不及兑现的诺言。人生漫漫,感谢你能陪我走过最长的路程。我所有的天真所有哭泣后的依靠,终究是未能完成对我的许诺,魂归故里,碑文无义。人在哪家在哪,人不在了,“吾心安处是吾乡”。

在广阔无边却又窄小的世界,能相遇,是我历经苦难后的一丝慰藉,也是我人生最美好的疗伤药。两个伤痕累累从废墟中挣扎出来的人,薄薄一纸信,就让灵魂互相依靠了。挣扎着,撕扯着,小心翼翼的,在大海中抓着同一块浮萍的人,隔着生死也会重逢。你不是教授,你也不是住在伦敦西区的女孩,你只是个满口谎言的骗子,你只是个伤痕累累的赌徒。总有人怕受伤,总有人不怕受伤,总是想着赢下去,总是想着输得漂亮。我们不一样,我们又是一样的。大海前奋不顾身的海鸥,还有我们始终触碰不到的爱,查理十字街84号,我们终究因了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重逢于一个拥抱。去国怀乡,再也不是独在异乡为异客。

家中安好,无需挂念。你好,我可以把这封信留在这吗?

也许,所有惊涛骇浪的过去,都会轻轻的化为骨灰入水的一道波纹,轻飘飘的荡进心中的故乡。

                                   ——《北京爱上西雅图2》

                                        ——文/桃1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