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美人

(郑重声明:文章系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本文参与读写营第五期专题活动)


1


震天的喊杀声充斥着整个山谷,两军交战正酣,一个身披白披风的将军一马当先,冲杀在前,所到之处人仰马翻,奈何敌军人数众多,让他腹背受敌。

敌方军士悍不畏死地蜂拥上前,刺中马尾。白马长嘶一声,高高跃起,将白衣将军掀下马背。

突然,山谷南面响起了整齐的马蹄声,士兵们围上前来,扶起白衣将军,惊恐地喊道:“羽将军,我们中埋伏了,兄弟们保护你杀出一条血路,赶紧撤吧?”

羽将军站起身,放眼望去,那猎猎军旗下被众将拱卫着的人不是刘大,还能是谁?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看到己方军士伤的伤、残的残,羽将军心中大怒,不由咆哮道:“刘大,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可记得当年我放你走时,你承诺以后永远以我马首是瞻!”

刘大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嘲笑道:“好兄弟,你怎能如此幼稚?需要为兄教教你‘胜者为王败者寇’的道理吗?”

听闻此言,刘大身后众将也随之哈哈大笑起来。


正当此时,一阵穿云裂石的擂鼓声在山谷间回响,似有金戈铁马之意,双方军士大惊,纷纷左顾右盼、环视四周,如临大敌。

羽将军心有所感,抬头望向北面的山崖。山崖间有一袭艳丽的红裙随风起舞,正是妻子亲自为自己擂鼓助威,那激昂的鼓声向他传递着殷切的希望。

是啊,妻子还在等自己凯旋归来,就像过去那些年一样!

羽将军心中升起一股必胜的信念,举起自己的霸王枪,大吼道:“兄弟们,狭路相逢勇者胜,拼了!”

倾刻间,他三步并作两步,便上前将刘大身前的一员猛将刺下马去,己方军士被他鼓舞,再次提起勇气冲杀而来。

刘大见状不好,掉转马头就走,边跑边回望山崖上的那抹刺眼的红色,心中暗恨:“如此倾国佳人,早晚必入吾彀中。”

敌方士兵见主公遁走,无心恋战,纷纷追随而去。

羽将军乘胜追击,却被一个冷箭放倒在地,他咬牙拔下胸口冷箭,却见一个锦囊掉了下来,正是下山前师父留给自己的锦囊。

他颤颤巍巍地打开染血的锦囊,只见上面写道: “羽儿,你心地善良,若遇到面善心黑的卑鄙之徒,定当杀之,以绝后患,切记!切记!”

羽儿悔不当初,可是师父,一切都来不及啦!

他顿时心头激荡,昏厥过去,恍惚间,似乎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光。


2


秦末内忧外患、吏治混乱、刑罚严苛、赋税沉重,民众苦不堪言,看似坚如磐石的王朝摇摇欲坠。

外面的世界纷纷扰扰,山中的世界也不安宁。

烈烈的山风吹得树林哗哗作响。突然,远处响起一声惊雷,仿佛是一声号令。号令之下,天空中风云巨变,漫天洁白的云彩迅速被滚滚乌云替代,天色愈发暗沉,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阴暗之中。

不多时,似有仙人在空中步云,招来一股狂风把乌云吹散,终是现出了太阳真容,让原本暗沉的天色一下子明朗起来,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峰也渐渐现出了轮廓。

太阳出现的一刹那间,站在山顶一处突出的岩石上的小小少年心中升起万丈豪情,深吸一口气,对着群山放声嚎叫起来。他的声音在山谷间不住回荡,声虽稚嫩,却有一股傲视天下的气魄。

少年身后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老者白发白须,神采卓然,望着少年点点头:“风云变幻,神鬼莫测。得见此景,羽儿你作何感想?”

少年秋羽顿觉浑身酣畅淋漓,心胸为之一宽,兴奋地说:“师父,我长大后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师父抚了抚长长的胡须,问道:“从来时势造英雄,一遇风云便化龙。好志气!可不知,你要做怎样的英雄?是要做一人敌还是万人敌?”

秋羽好奇地问:“师父此话怎讲?”

师父笑了笑,说道:“你天生神力,是难得的练武奇才,可练习武艺只能战胜几个人,乃是匹夫之勇;但若你潜心学习兵法,便可战胜千万人,乃是将帅之才。”

秋羽望着被他踩在脚下的群山,稚嫩却坚定地向世界宣告,“我要做万人敌!”

师父欣慰地点点头,口中却说:“好志气,这条路殊为不易,端看你的造化啦!”


怀着做万人敌的信念,少年每日晨起便开始读书、站桩、砍柴、跑步,交替进行。几日下来,他就被这种生活方式搞得疲惫不堪、心浮气躁。

他体质好,站桩、砍柴、跑步这些活动虽然枯燥,方可忍受;可他自幼好动,一动不动地坐在凳子上读书识字简直对他就是一种酷刑,实在受不了。

他对师父叫苦不迭,“读书识字只为记住姓名,我不要读书,我要学兵法,我要做万人敌。”

师父用竹简敲了敲他的脑袋,说道:“读书识字乃是兵法学习的基础,你现在刚刚识字,怎就没了耐心?以后怎能做万人敌?”

师父见他不服气,便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书生从小羡慕道术,便前往崂山求道。可他每日学不到道术,只能日日砍柴,简直苦不堪言,让他心生去意。恰逢师父与两位客人宴饮,三位皆是术法高人,使出精妙法术饮酒取乐,神乎其神,这才消了书生回家之念。可一月后,他实在受不了这样清苦的生活,学了穿墙术,便辞行回家。回乡后,他将师父洁持自爱的叮嘱忘之脑后,在众人面前显摆卖弄,以致术法失灵,当众出丑。

师父看着若有所思的秋羽,问道:“你比那书生如何?”

秋羽低下头,嚅嗫道:“我如同书生一般,不能吃苦耐劳。”

师父语重心长地说:“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若道士不刻苦修行,就不能在宴饮时展示出精妙法术。书生心志不坚,吃不了苦,急于求成,反而坏事。‘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唯有坚定信念、刻苦努力、打好基础,你能掌握兵法、有所成就。”

自此以后,秋羽便按师父所授,刻苦努力,文武并重。

可他一碰到书籍,就睁不开眼,昏昏欲睡,着实不是读书的料子。就连师父面对面教他兵法谋略,他也提不起兴趣,总觉着这些小肚鸡肠、九曲十八弯的阴谋诡计不值一提,若是遇到这种卑鄙小人,他自当一剑斩之。

他这副做派气得师父吹胡子瞪眼,只得罚他背书,背不会不许练武。可没想到他反而起早贪黑、偷偷摸摸地练武。他这股不屈不挠、越挫越勇的姿态把师父惊得目瞪口呆,连呼“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便由着他的性子,习武练剑。


3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伴随着春华秋实夏种冬藏,秋羽已经从小小少年长成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他的功力日益进步,练就了一身好体魄,将一把大戟舞得虎虎生风。

这天,他竟然猎到了一只老虎,扛着老虎兴奋地来到师父面前,问道:“师父,我可以打败老虎,是否及得上万人敌?”

师父微笑摇头,即觉得这赤子之心尤为珍贵,又为他的单纯心性担忧。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嘹亮的鹰啸,秋羽扔下老虎,一蹦三尺高,“小白来啦!”

他鼓起腮帮子,吹起了响亮的口哨。

一只通体雪白的雪雕盘旋而下,精准地落在秋羽的臂膀上,他安抚好小白,解开它脚下的小竹筒,恭敬地递给师父。


师父接过竹筒,打开信笺,脸上升起一股忧虑之色,他的目光越过密密麻麻的树林,翻过一座座绵延起伏的山峰,似乎望见了那水深火热的人世间。

良久之后,他收回视线,摸了摸秋羽的脑袋,慈爱地问道:“你幼时的志向乃是万人敌,为师当时说唯有学习兵法方能成万人敌,你可知这是为何?”

秋羽惭愧地摇摇头。

“你下山后,定要与人交往;你素有大志,定会与人争锋。人间最厉害的不是如你这般表面刚勇、内心柔善之人;而是面善心黑、能屈能伸之人,他们贯会审时度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最是难缠。因此,这人间最险恶的不是表面看得见的危险,而是看不见的人心。兵法说到底就是驭人之术,只有掌握了驭人之术,你才能真正识得人心、避免祸端。虽说你的武功已经独步天下、少有人敌,都不如你有驭人之术傍身。”

秋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师父看他懵懵懂懂的样子,不由苦笑着摇摇头,“你叔父信中说,如今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各地揭竿而起反抗暴秦,正是好儿郎建功立业的时机。你在山中陪我五载,今日便下山去吧。”

秋羽一听可以下山,即兴奋又不舍,便请师父和他共同下山。

师父拍了拍他健硕的身躯,欣慰地说:“老朽年迈,晚年还能得你这样一个质朴诚善的弟子相伴数载,已经死而无憾!为师别无所长,只能送你这卷兵法傍身,还有,这个锦囊在你无法决断时打开。切记!切记!”

秋羽含泪拜别师父,匆匆下山。


4


夏日的清晨,天色微亮,凉风习习。朝阳尚未跃出河面,就将东方的天空染上了一层胭脂红,也将整个河面照得红彤彤。

在这如画美景中,一位身着浅绿衣裙的女子正坐在河边梳头。她肤白如雪、明眸皓齿,再加上那张樱桃小嘴儿,活脱脱的一个美人胚子,比那荷塘里盛放的荷花还要明艳三分。

突然,不远处的大树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她拿着梳子的手一顿,凝神听了听,随即望向身边的小猎弓。

她的父亲是猎户,亲自为她定制了一个小号猎弓,箭头虽不锋利,足以自保。她虽是女子,却自幼习得一身狩猎本领,虽然臂力不强,眼神却好,经过这些年的操练,更是指哪儿打哪儿。

那里莫不是野兔?定不能让它逃了。

说时迟,那时快。她迅速抓起小猎弓,向前迈出一步,身体稍微前倾,拉开弓弦,瞄准树后的灌木丛,放箭射击。

万万没想到,竟从树后滚出来一个口衔箭柄的少年郎。

少女自小生得美丽,每次出门,十里八乡的男子争相前来相看,让她不胜其扰,于是养成了独来独往的习惯,只在每日清晨这个人烟稀少的时刻到河边梳头。没想到这么宁静美好的时光,竟被这个轻薄少年郎扰乱。

她再次弯弓搭箭,羞恼地对准眼前的少年郎,厉声喝道,“你好不知羞,竟然尾随偷看!”

少年郎右手握住箭柄,举起左手,对着她叫起了撞天屈,“姑娘,误会!误会!我刚追一只兔子到此,还没回神就被你射中啦。”

眼前的少年郎肤色黝黑,浓眉大眼,目光清澈,看起来不像奸邪之人,说不定真是冤枉了好人。念及此,她松了口气,放下弓箭,取走箭柄,随意挽了挽头发,收拾好物品,正准备转身离去。

没成想,少年郎却笑嘻嘻地拦住了她的去路,“姑娘,你无缘无故伤了我,不留下点什么就要走么?”

她握紧了手中的弓箭,再次对他怒目而视,“你想要什么?”

少年郎慑于她的威势,顿时收了嬉笑的表情,转而嘟囔道:“我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姑娘,只想知道姑娘芳名。”

他的眼神不带一丝邪念,让她心中一动,不由弯了弯眼睛,笑道:“我是夏荷。”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身后的少年高兴地蹦起来,对着她大喊:“夏荷姑娘,我是秋羽,你要记得我!”

听着秋羽那快乐的声音,不知怎的,夏荷的脚步也欢快了几分。


5


第二天,夏荷仍然在晨光熹微的时刻前来河边梳头,一水淡绿长裙立在河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哒哒哒”的马蹄声响起,有人骑马而来,夏荷看着秋羽那英姿勃发、器宇轩昂的模样,好似天边初生的朝阳一般生机勃勃,不由心生欢喜。她曾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夫君一定是个大英雄,但却不知道那个英雄会是什么样,也许就是他这样吧。

她长发飘飘,脸色桃红,峨眉淡淡,用那秋水杏眼温柔地望着秋羽,秋羽不由看呆,一时失神,竟然失足落马。

夏荷赶紧上前查看,还好只是擦伤,等她抬头,却陷入他那一双温柔的眼眸里。

那天之后,秋羽经常来村里看望夏荷,他就住在邻村,总会带给她梳子、书籍等小礼物,两人感情日久弥深。

可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秋羽要随叔父投军,前来向夏荷道别。

夏荷心中虽有不舍,却明白好男儿志在四方,只能依依不舍地祝他一路平安。

他临走前,骑在马上回望夏荷,鼓足勇气,大声问道:“夏荷,等我凯旋归来,就娶你为妻如何?”

夏荷转忧为喜,开心地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你要珍重,别忘了我一直在这等你。”

夏荷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流下了不舍的泪水,暗自发誓此生非他不嫁。


6


几个月转瞬而逝,伴随着对秋羽的思念,夏荷到了及笄的年纪。

村长儿子早就垂涎她的美貌,经常对她纠缠不清,夏荷不予理会,没成想村长竟向她父亲提亲。村长在村里雄霸一方、一手遮天,父母知她心有所属,却畏惧村长权势,便推说想要多留她些日子,她只得称病不出。

村长儿子求娶不成,便心生毒计,污蔑夏荷父亲杀人,以此胁迫她就范。

夏荷已发誓这辈子只嫁秋羽一人,根本不愿嫁给村长儿子那种卑鄙无耻之人,可父亲身陷囹圄,母亲以泪洗面,让她心如刀绞。只恨自己身为女子,不能抛头露面,为父亲伸张正义。

门外锣鼓喧天,村长儿子将彩礼摆满了整个院子,引来无数人围观,夏荷义愤填膺地走出门去,对他怒目而视。

他看见夏荷那娇俏的容颜,连忙笑道:“夏荷,嫁给我吧!”

夏荷看也不看眼前的嫁妆,死死地盯着他说:“我父亲被你父亲扣押,母亲一病不起,没法接受你的提亲。”

他挑眉一笑:“这有何难?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现在就去把岳父大人请回来!”

夏荷眼中顿时充满了泪花,怒骂道:“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怎么不让老天收了你!”

他看着夏荷那愤怒的样子,扬天狂笑道:“哈哈哈哈,娘子骂得好,我倒要看看老天怎么收了我!”


正当此时,秋羽手持银枪,纵马而来,一枪挑了村长儿子,对着满脸是血的他吼道:“夏荷乃是我妻,岂是你能染指之人?”

众人见到如此血腥的场景,纷纷作鸟兽散状各奔东西。

夏荷看到秋羽,喜极而泣,扑进他的怀抱,哭喊道:“快去救父亲。”

此时,父亲踉踉跄跄地跑进院子,六神无主地抓着夏荷的手,说道:“小荷,羽将军的亲兵救了我。只是村长和他儿子都死了,动静不小,这可如何是好?”

秋羽面露懊悔之色,“岳父大人,都怪我一时鲁莽,只能委屈你们和我一起投军了。”

夏荷却满心欢喜地望着他,“去哪都行,只要能和你在一起。”


7


原来短短几个月,秋羽已成了起义军的少年将军,在军中一呼百应、众望所归,是个人人称赞的小英雄。

刚到军中,秋羽叔父便向夏荷父亲提亲,夏荷父母欣然接受,为他们举办了隆重的婚礼。

洞房花烛夜,两人互相倾诉离别之苦和爱慕之情,恩爱缠绵自不必说。

军队经常辗转调动,有时还要长途奔袭,生活非常辛苦,夏荷却不娇气。她虽不跟士兵们一起操练,也经常练习骑射和武艺。秋羽纵是将军,她身为将军夫人也不能只等他来保护,没有一点自保之力。由此,赢得了士兵们的刮目相看。

一晃数年过去,这些年的铁马金戈让英气十足的秋羽愈发骁勇果敢,带领起义军攻城拔寨,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在军中威望越来越高,成为闻名遐迩的羽将军。

夫婿是人人称赞的大英雄,夏荷心中自然无限欢喜,却也笼罩着淡淡的哀愁。


那日,夏荷去前厅奉茶,厅上只有秋羽和名为刘大的中年人。

秋羽刚向中年人介绍夏荷,中年人便对她惊为天人,弟妹长、弟妹短地叫个不停,直夸秋羽有福气,能娶到她这样美貌聪慧的女子,比他家里的几个懒婆娘强了不止百倍。

可刘大色眯眯地盯着夏荷不放,活脱脱一个流氓,看得她浑身不自在,她便推脱身体有恙,退了出去。

秋羽却被刘大捧得异常兴奋,认为刘大夸得有眼光、有角度,不愧是他的好兄弟。两个人惺惺相惜,开怀畅饮,一时间宾主尽欢。

直到晚上,夏荷才知道,刘大自成一派,虽和秋羽称兄道弟,却也是他最大的敌人。因此,谋士们一直劝秋羽杀掉刘大以绝后患。夏荷觉得刘大虽不失为一代枭雄,但他目光贪婪、心术不正,千万不能过于交心。

秋羽听了夫人和谋士的话,摸了摸怀中师父给他的锦囊,终是竟不顾劝阻,放刘大离开。

晚上,秋羽抱着夏荷的腰,趴在她的脖颈间低语道:“夫人,可怪我白天行事?”

夏荷叹了口气,说道:“将军岂会不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岂会掂量不出这其中的凶险?”

“还是夫人知我。大丈夫行事,但求无愧于心。我今日待他如兄弟,若以后他背信弃义,就不是我亏欠了他,而是他亏欠了我。”

夏荷心知他是性情中人,做事不问可不可能,但问应不应该,这是她最敬重他的一点,也是她最忧心他的一点。她心中默默想道:“可是将军,来日即便他承认亏欠了你,可到时候,你还能奈何得了他么?”


8


没想到谋士们的担忧果真应验,刘大抢先占了大义名分,狠狠从秋羽背后捅了一刀。

秋羽大发雷霆,直骂刘大卑鄙无耻、背信弃义,可大义所指、民心所向,局势已无法挽回。

起义军被打得节节败退,被困山中,险些全军覆没,好在夫人于两军阵前擂鼓助威,众人拼死抵抗,这才逃过一劫。

秋羽伤重昏迷,梦见自己幼时学艺、得遇良缘、少年得志、威震天下的过往,可醒来后,满目皆是残兵败将,看着眼前东流的江水,心中无限凄凉。

一袭红衣的夏荷抱着他的身子安慰道:“夫君切莫灰心丧气,我们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秋羽面容悲戚,叹息道:“想当年,我少年时便随叔父起义,一路意气风发、所向披靡,现在追随我的人相继死去,我真是罪孽深重,无颜再见江东父老!”

夏荷从未见他如此沮丧的摸样,心疼不已,迟疑了一下,问道:“夫君,这些年,我总是梦见你我初见时,一个生气勃勃的少年和一个活泼调皮的少女过着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我们能否放下一切,逃到一处山清水秀之地,过些太平日子?”

他虎目含泪,哽咽道:“我身上背负了兄弟们太多条性命,心里过不去这个坎,无法自己幸福。况且,刘大的为人最是贪婪好色,天下已在他手,就算我们想逃,他也会掘地三尺,想尽办法把你掳走。”

夏荷大惊,连连摇头,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哀求道:“夫君,我死也不和你分开。”


9


正在这时,密集的马蹄声响起,他们这群残兵败将再次被追兵围困。

刘大骑在马上,朗声道:“秋羽兄弟,念在你当日放我之情,只要你献上弟妹,我便放其他人一条生路。”

秋羽将夏荷藏在身后,怒骂道:“你休想!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除非你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刘大道貌岸然地劝道:“我愿放你离去,只是此去颠沛流离、困苦不堪,弟妹不该吃这种苦,这才想出这个两全其美之计。你放心,我倾慕弟妹高义,绝对好好供养,如此也算圆了你我兄弟情谊,何如?”

秋羽闻言羞愤难当,目眦欲裂,再次骂道:“老贼痴心妄想!”

刘大叹息道:“兄弟,我千方百计地留你性命,若你执意不肯,就问问我身后的万千军士答不答应放了你?”

刘大身后所有军士手持兵器齐齐砸地,吼道:“不答应!不答应!不答应!”

震耳欲聋的撞地声响起,震人心魄,几乎让秋羽身后那些瑟瑟缩缩的残兵败将吓破胆。

夏荷看到他们脸上胆怯又希冀的眼神,心中一酸,从秋羽身后现出身形,问道:“刘将军所言当真?”

刘大看到夏荷清丽的容颜,心中大喜,连连应道:“自然当真!”

夏荷点点头,回过头含泪对秋羽道别:“夫君,你我夫妻缘分终是尽了。”

秋羽不可置信地望着夏荷,只见她凄婉一笑,旋即掏出匕首,毫不犹豫地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秋羽慌乱地捂住她胸口不断涌出的鲜血,惊恐地喊道:“夫人!”

夏荷依恋地望着他,断断续续地说:“夫君,带着兄弟们走吧!”

秋羽心中悲痛欲绝,大吼一声,抱着夫人的尸体,仇恨地望着刘大。

刘大迫于秋羽威势,吓得后退两步,军士们手持兵器齐齐对准秋羽。

秋羽泪流满面,仰天大笑道:“我秋羽一世英雄,却败在你这个卑鄙无耻之人手中,悔不该当初不听师父之言,乃至功败垂成,害我爱妻性命,我好恨啊!”

在众目睽睽中,他抱着夫人的尸体一步步走向江中。

残阳如血,将整条江染成血红色,英雄美人也被淹没在滔滔江水中。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141评论 1 294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248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188评论 0 20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23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153评论 1 249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483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172评论 2 264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8,951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681评论 6 22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00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087评论 2 21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00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07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25评论 2 206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291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52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850评论 0 161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249评论 2 226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362评论 2 2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