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在失忆的曰子》第六章 迷醉的夜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初到广东

全目录|【爱在失忆的日子】


顾羽眉头紧锁,郁郁寡欢。服务员送来两瓶红酒。瓶盖刚启开,樱子便起身给大家杯里斟酒。

当酒瓶移到顾羽面前时,她却将酒杯移开了。

"我不会喝酒,还是喝茶吧。"顾羽直直地瞪着樱子那双会说话的眼睛。

"顾小姐,今天可是为你接风洗尘啊,你不喝点酒怎么成?红酒是养颜美容的佳品,女孩子经常喝些红酒对身体可是有好处的呀!”老徐向顾羽投来善意的微笑。

"就是,就是,红酒就像饮料一样,你随意喝一点儿。今天难得大家这么开心。”樱子朝顾羽莞尔一笑,红色液体顺着瓶口流入顾羽的杯子。刚倒了半杯,顾羽喊停,樱子只好收手。

"顾小姐哪里人呀?"叶老板向顾羽投来温柔的目光。

"陕西。"顾羽低垂着头,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正眼瞧瞧身边这个男人。

"哦,西北人喝酒很豪爽的。我以前去西安出差,那里的老乡端着碗喝米酒,真是让人佩服。”叶老板握着酒杯,有种想和顾羽碰杯的冲动。

"顾小姐不远千里来广东,一路上辛苦了。来来来,为我们远道而来的朋友干杯。”老徐将自己的杯子凑过来和大家齐齐碰杯。

顾羽只抿了一小口,这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并不像白酒那么辛辣。她接着又喝了一大口。

顾羽用余光瞥见其他三人的酒杯都已见了底儿。大家在给她接风洗尘,她不干了这杯,也太不够意思。何况别人都是满满一杯,只有她是小半杯酒。

其他三人一起向顾羽投来鼓励的目光。顾羽一冲动,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没什么了不起的,这种红色的汁液和天地壹号的味道差不多。

半杯酒下肚,顾羽并未觉得有什么异样,反而感觉全身放松了许多。老徐端起酒瓶,又给顾羽满上一杯。

大家开怀大笑起来。好了,还是吃点东西再喝吧。顾羽本来没有什么食欲,但她觉得空腹喝酒伤胃呀。还是别亏待自己,吃点东西暖暖胃先。

顾羽切下一块牛排送进嘴里,却怎么也吃不出味道来。看着他们三人眉开眼笑的,顾羽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今天大家能坐在一起,都算是有缘之人。来来来,为我们的缘分干杯。"徐老板又站了起来,将酒杯举在空中要和大家碰杯。

顾羽以前很少喝酒。在家的时候和杨凯偶尔会喝些酒,但都是随量。直到现在她都还不知道自己的真正酒量。顾羽担心自己喝醉了出丑,端起茶杯回敬老徐。

"难得高兴嘛,喝茶多没意思。喝酒,喝酒。”老徐端起顾羽的酒杯递到顾羽手上。

顾羽面带难色,又盛情难却。可心里还在纠结,为什么一定要喝这杯酒,不喝又怎样。不会喝酒就不喝呗,反正她不想喝,也没必要为难自己,讨别人欢心。随便他们怎么想,怎么看。反正不想喝就不喝,自己又不是陪酒女郎。

"来来来,我们干杯,顾小姐随量。"叶老板站起来帮顾羽解围。

樱子眉眼带笑地望着叶老板和顾羽,意味深长。樱子的皮肤可真好啊!白里透红的,应该是红酒美容的效果吧!

听了叶老板的话,反倒激起顾羽喝酒的欲望,她不需要身边这个男人关心和照顾她。顾羽不再扭捏,端起酒杯又喝了半杯。几杯酒下肚后,大家又开始说说笑笑。

顾羽突然变得落落大方,她不再拘谨,也没有了先前的不自然。酒真是个好东西,可以壮胆,可以让人神经彻底放松。

微熏后,顾羽不再像个没有见识的学生妹那样扭扭捏捏。她开始畅所欲言,惹得大家开怀大笑。顾羽脱口而出说了些什么蠢话,连她自己也不太清楚,看见大家笑,她也跟着笑。

顾羽说出的话应该很傻吧,不过没人说她傻,叶老板反倒夸她很可爱。顾羽的脸红扑扑的,好看的像刚熟透的梅子,让人垂延欲滴。她的眼神透着忧郁和伤感。红唇里却蹦出滑稽、幽默、讽刺的话语。叶老板用欣赏的目光望着她,觉得她是个很特别的女孩。

大家正在兴头上,一个年轻帅哥过来拉小提琴要为他们助兴。叶老板叫那个帅哥给大家演奏一曲拿手的。帅哥便演奏了一曲《李香兰》,他边拉边唱,深情投入。

顾羽虽然听不懂这首粤语歌曲的歌词,但听着帅哥那凄楚的唱腔,伴着幽婉的琴声。片刻,她已泪流两行。她总是这么多愁善感,和杨凯分手后她就变成了水做的人,泪点低到爆。

帅哥拉小提琴的样子很拉风,高高帅帅的,很酷。他的样子和这两个老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是那么出众,就像黑夜里的一团光,倾刻间将顾羽的心房照亮。他那忧郁的眼神让顾羽在几分钟内着了迷。

帅哥的样子已模糊成杨凯的音容笑貌。一曲完了,顾羽还陶醉在伤感中。她痴痴地望着帅哥,深情而迷恋。

叶老板看见顾羽如此动情,问她还要不要再听,可以自己点歌。顾羽一激动就真的一连点了几首。《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你怎舍得我难过》、《慢慢》。

几曲自拉自唱完,帅哥得了几百元小费离开了。顾羽却扒在桌子上泣不成声。她又拿出手机给杨凯打电话,可是始终都没有打通。

用完餐后,樱子看着顾羽哭得如此伤心,知道她又想杨凯了。樱子坐在顾羽身边小声安慰着她。叶老板建议大家一起去打网球,放松一下身心。顾羽却一直扒在桌子上不愿起来,她哭着说自己不想去。

樱子让老徐陪叶老板先去打网球,她留下来陪顾羽说说话。两位男士走后,樱子想把顾羽拉起来,却怎么也拉不动她。

也许是红酒的后劲上来了,也许是那些伤感的歌曲勾起了顾羽所有的痛点。顾羽抱住樱子又大哭起来。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男人有几个靠的住的,趁年轻还是多赚点钱比什么都实际。"樱子拍着顾羽的背,像哄小孩子般安慰她。

"可我就是忘不了他,我就是想他,我的脑子里全都是杨凯的影子。我以为来到这里就会将他忘记,可是为什么走到哪里都忘不了他。我是不是特没出息?"顾羽哭哭啼啼,妆都花了。

"杨凯还没发达却先花了心,像他这样没钱还劈腿的男人,你早就应该离开他了。你看叶老板这人怎么样?有品味,有钱,又有才华,不知有多少女孩向往他身上靠,可我看他对你却是情有独钟。”樱子将顾羽的身子扳正,对视着顾羽梨花带雨的脸。

"开什么玩笑啊,他喜欢我关我什么事。难不成我没人要了,要去和一个老男人拍拖。"顾羽抹掉泪水,撅着嘴,有几分生气。

"别激动嘛,谁让你和他拍拖了,做个朋友聊聊天总可以吧。”樱子望着顾羽那张固执又单纯的脸,轻笑着。

"老同学,放过我吧。我只想安安静静一个人过日子,明天我就去找工作。”顾羽站起身,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樱子拉着顾羽去美发店洗头。洗完头后,她们躺在按摩床上做了个全身按摩。被小靓妹拍拍打打后,顾羽感到全身舒爽了很多。在做头部按摩时,顾羽竟然睡着了。

樱子絮絮叨叨,向顾羽夸奖着叶老板的种种优点。他从各方面给顾羽洗脑,希望她能对这个成熟的老男人产生兴趣。可是顾羽却已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樱子的话她全没听进耳,梦里梦外依旧是杨凯的影子。

两个小时后老徐给樱子打电话,说他开好了房,让樱子带顾羽上楼去休息。樱子带顾羽去甜品店喝了杯醒酒茶后,顾羽感觉舒服了许多。

顾羽懵懵懂懂地跟着樱子上了客房。五星级酒店的房间真是豪华舒适。一进到房间,就让人有一种想躺上床睡觉的感觉。房间里弥漫着清香的味道,温馨的灯光让人想起甜蜜的爱人。这种浪漫的装饰最适合男欢女爱。

顾羽想起自己的皮箱还放在老徐的车尾箱里,她让樱子陪她去拿皮箱。樱子却说一会儿让老徐和叶老板帮她拿上来。顾羽急地跺着脚,沮丧着脸。

"一会儿都半夜三更了,两个老男人跑进我们的房间里多不好意思啊。不行不行,还是我们自己下去拿吧!”顾羽胀红了脸。

"出门在外谁管你那么多啊,只有老男人才会这么体贴,这么关心你。帅哥在哪里呢?他正和别的美女睡在一起。你醒醒吧。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害什么臊呀!一会儿老徐和叶老板上来打牌。”樱子甩掉高跟鞋,穿上脱鞋,转身去了卫生间。

顾羽坐在床边发呆。想念、孤独、难过、无奈、心酸交织成一张大网将顾羽困在回不去的记忆里。

心情糟的像走进了铺满鲜花的沼泽地,等待自己一点点陷入淤泥里,慢慢死亡,连挣扎都显得很多余。

顾羽感到全身无力,呼吸困难,一颗心仿佛被悬在崖边上,准备跌落崖底摔成八瓣。

她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自我安慰着。好吧,打牌就打牌,过了今天晚上大家将各奔东西。哪怕离开樱子,自己去另觅出路,反正是不想再困在这种无聊又令人讨厌的关系中。

樱子递给顾羽一个信封,里面有1万元。

"干嘛给我钱呀?"顾羽满脸困惑。

"一会儿打牌,怕你没钱输。”樱子给顾羽递上一杯热咖啡,接着给自己也冲了一杯。

"我不会打,一会儿输完了怎么办?顾羽瞪着樱子,目光像个天真无知的孩子般单纯。

"输了就输了,大家开心嘛。再说谁舍得赢你的钱,你一会儿可得把机票和这两天的房租都赢回来。”樱子仰面倒在床上,轻松怡然的样子。

顾羽在心里琢磨着樱子的言外之意。樱子到底住在哪里?她为什么不带顾羽去她家里住?这间酒店住一晚上得多少钱呀?唉!不管了,等明天找到工作之后,自己去租房子。

顾羽又陷入了沉思和无奈中。

老徐和叶老板上来了,他们看上去很开心,两人兴致勃勃。叶老板提着顾羽的皮箱进了屋内,皮箱里仿佛承载着他满满的幸福,他一脸欣慰。

叶老板的殷勤和友好,并没有让顾羽对他产生一点点感激之情,反而激起了顾羽心头的气愤。

这个老男人凭什么提着自己的皮箱还这么得意呀。往常无论去哪里,都是杨凯帮她提着行李,可是现在却突然换成了这张陌生的面孔。顾羽坐在床边生起了闷气。

接下来他们便围着桌子打牌,一直打到三点多钟。顾羽竟然糊里糊涂地赢了一堆红票子。她数了数,有八千六百块。顾羽知道这是他们在让着她,不然自己哪里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呀。

老徐挺了挺身子,用手捶着自己的腰,说他要去车上拿个东西。他揉了揉眼睛,让他们三个继续玩儿。

老徐拍了拍叶老板的肩膀,让他照顾好二位小姐,他披上外套走出了客房。只要有樱子陪在自己身边就行,谁走都没所谓,顾羽继续玩她的。谁爱走谁走,走得越快越好。

二十多分钟后,樱子的手机响了。她接到电话,"嗯,嗯"了两声,夹着她的皮包转身出了门。

樱子仓促地离开,连道别的话都没有和顾羽说一声。她向叶老板和顾羽摇摇手,示意自己有急事得马上走人。

樱子一手接电话,一手顺势带上了门。

顾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樱子已经出门了。顾羽赶紧放下手里的纸牌,飞跑着拉开门追樱子,可是樱子转瞬间已经登上了电梯。

客房的门敞开着,叶老板坐在椅子上向外张望。顾羽站在空寂无人的走廊上,不知所措。


第七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