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馆

打从我开始记事起,我便在这家父母倾如所有心血的小餐馆度过每一天了。父母为了谋生,从遥远的祖国之南来到这北国的滨海城市,在最热闹的海水浴场边上交了最贵的房租开了一家餐馆。

母亲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她掌管着餐馆的每一件事,大到装修改造,小到一碗一筷。而父亲这人憨厚老实,是一个只关注锅里饭菜的厨师,他特别爱笑,每当笑起来总喜欢往后仰,脑袋后边的那一层层的肉就仿佛海里的层层波浪,那光秃的额头闪着幸福的光。母亲说我还在襁褓之中便已经跟着她学着“看店”了,每当有客人来吃饭时,我便嚎啕大哭以招呼客人。

母亲总是说我和她一样精明,长大后肯定也和她一样可以当一个掌家的老板娘,接管这家餐馆。但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是跟着父亲一起呆在厨房,每当父亲开火炒菜,准备抛锅的时候,我便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着,期待着那会在锅里突然燃起而又立马熄灭的火苗,每次的火光都能使我兴奋不已,而一天的时光就在父亲的一抛一落中度过了。

到后来,母亲便把我从厨房里边赶出来了,叫我到大厅来学着她管理大大小小的事物。母亲招揽生意之时就如一只饥饿的猎豹,眼睛总是一动不动地盯着门外的行人,寻找着猎物。她总是能看得出来哪些人需要吃饭。每当这时,她便如复读机般循环播报着“吃饭吗?里边坐吧!有炒菜、海鲜、面、馄炖、水饺、酸辣粉!里边坐吧!”她不仅又一双好眼睛,耳朵也是特别灵。到旅游季的时候会有很多老家那边的人来到这个城市旅游,那些老家来的旅人离我们餐馆还有很远的时候,母亲那竖起的耳朵便听到家乡话了,此时她立马冲到门外,用她那不变的乡音吆喝起来。我家餐馆生意总会比隔壁几家的都要好,全赖母亲这百般武艺。

大了些,我便真正开始继承母亲的衣钵了。

旅游季节到来的时候,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上一桌客人吃完刚走,碗筷还没来得及收拾,刚来的客人又坐上了,我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来吃饭的客人最喜欢点的就是包子了,可是我却开心不起来。起初客人问我有什么包子的时候,我会稍稍低下头之后小声说:“有猪肉包和牛肉包,猪肉包10元一屉,牛肉包15元一屉。”即使我知道早上我亲手放进蒸笼的包子全是猪肉馅的。而母亲的教诲我时刻都记在心里“如果客人同时点了牛肉包和猪肉包,你就说其中一种没有熟,等他们吃完了之后过会儿再上'另一种'”。久而久之,我便也能像母亲一样大方地向客人介绍我家的猪肉包和牛肉包了。

早餐吃得很早,客人渐少的时候父亲才会着手做我们的午餐,而此时也快到晚餐的时间了。这时候我总会进厨房去帮父亲的忙,父亲总不忘记叮嘱我把菜先重新洗两遍,又把给客人装菜的碗重新用洗洁精重新洗过一遍,我们吃饭时用的筷子都不是给客人用的筷子,而是用的一次性筷子。而父亲总会给自己倒上一杯冰啤酒,和母亲畅聊着今天的收成,以及我今天干活又变得更加麻利些了。

我知道,我终将成为母亲一样精明干练的老板娘,找一个和父亲一样的憨厚的厨师,而我的女儿也会像我一样,生在这家餐馆,也将像我母亲一样在这家餐馆度过余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星期六,兼职的小店是我入职以来,生意最红火、过得最充实的一天。 我从5:00去就开始做,一直做到八点半,就没停...
    天蓝蓝_b865阅读 156评论 2 10
  • 我出生在70年代末,那时候,在鲁西南的那个不知名的县城,大家的生活都很拮据,时不时还要吃点杂粮,才能捱得过青黄不接...
    路姐11阅读 320评论 8 12
  • 又到周末,又到包子飘香时。 昨夜与友聚谈,三杯下肚,一觉直到上午十点钟。醒时,便听大厅传来那熟悉的声音,低沉而有规...
    回忆是一片森林阅读 31评论 0 2
  • 每日的辛劳 围绕着火塘 那是梦开始的地方 柴米油盐 葱姜酱醋 汗水流入火塘 蓝蓝的火焰 跳跃出芬芳的希望 来了一拔...
    雨夜那闪灯阅读 627评论 14 32
  • 山东水饺 8 晚餐总是匆匆的吃,最早萝卜丝饼也可以权充一餐;生意作久了,吃多了剩下的萝卜丝饼就吃怕了。倒是离家之后...
    妙博士阅读 95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