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辣小史记

字数 912阅读 106

小时候看戏剧《陈世美》,听到戏文唱:“瞧你而今吃香喝辣,怎么就忘了糟糠老妻在家浮水稀粥”。心里无法理解,吃香还好,怎么就去喝辣了呢?辣乎乎,呛得五官出水,多难受,岂不是找罪受?小小的我,立下大大的理想:若我以后当上驸马爷,我就只吃香不喝辣,若我的糟糠老妻上京寻夫,我就给她“喝辣”,让她呛得没戏文唱。

和小伙伴们在香蕉林玩。无意中发现一外籍工人(疑为湘人)手持红辣椒,大嚼特嚼,面无改色,一时惊得我等目瞪口呆,呼朋招友,奔走相告,传诵一村。而且其人肌肉凸突,浑身是劲,让我等叹为“巨灵神”,而辣椒在我们看来就是壮身健体的“大力神丸”。见贤思齐,纷纷仿效,几个小毛孩密谋而行,好比吃唐僧肉,谁知辣椒刚入口,就马上被一股超强”海啸般”辛辣味突袭呛着,泪水鼻水夺眶而出。妈的,痛定思痛,一致认为辣椒不是什么好鸟,外籍工人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从天兵降为妖怪。再加上爷爷告诫:“辣椒九补伤目,侬上书房用眼多,不准多吃。”于是乎,我自小视辣椒为敌物,一向避而远之。

人家出国留学,我出省留学--湘。第一餐在饭店点菜,虽然就餐前已经仔细询问了湖南宿友,但一拿菜单,还是蒙了。红烧什么,爆炒什么,一大堆,辣椒大舞爪牙。上下求索,终于看到一个没有“红烧、爆炒”前缀语的菜名,就它了,唤上。可当服务员端上来时,天呀,我差点跳湘江,原来……老干妈炒肉就是辣椒炒肉!这餐饭,一把泪一把鼻水,我想起古代一个美丽的女性叫窦娥。

现在在湘快两年了,再也不会佩服无比地看着宿友大嚼辣椒了,再也不会大惊小怪女生买红辣椒系列的包装食物了。不过自身还是没有口福享受“这等佳物”,不是一点不沾,人在江湖中,有时身不由已,尽量做到“洁身自好”就不错了。不吃辣椒好处也多多,大家一起吃饭,我就打着“非辣椒主义”挑食。辣椒炒肉,我就只拣肉;爆炒鸡杂,我就只吃鸡杂……,不亦乐乎!不过也有例外,譬如青椒炒蛋,浑然一体,让我无法下筷,只好停箸罢筷,叹:“既生庚,何生辣椒?”

想不通的就是,如此不可爱的辣椒竟然会养育出这么多的美丽湘女。若往后有缘我当上湖南哪家的驸马爷,我一定跟我的糟糠之妻同甘共苦,同酸不“共辣”。我只吃香不喝辣,让她吃香又喝辣。人生相伴酸甘苦辣,我做到四分之三,也无悔了。

--200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