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传习录》第五天-陆澄篇

二十三、《大学》与《中庸》的异同:阳明先生说,只是将《大学》全书的旨意。都概括为《中庸》的第一章。

二十四、孔子正名-父与子:先生通过孔子正名,为我们讲了蒯瞆和辄的天性父子爱,理性让位的故事,体现去人欲存天理就是要在事上,在关键时刻。天理本体自有分限不可过,天理自有个中和处,过即是私意。

二十五、体用一源:体用一源意思是,体与用同出一个源头即易,他们虽然有或者显著或者微妙的差异,却是紧密结合不可分割的。

二十六、夜气:夜间产生的善良气息,语出《孟子告子上》夜气不足以存者,则其违禽兽不远矣。孟子所说的存夜气的夜气是就一般人而言的,求学者如果能够用功,可以在有事无事时存养克己。至于圣人就不必说什么夜气了。

二十七、操存舍亡:心的本体是“出入无时莫知其向”,无所谓出入。

二十八、儒释道:儒释道根本都是教人向善行善,大抵相同,区别在于佛道不如儒全面完整,儒学大中制圣,彻上彻下只是一贯,不能人为的分为上下两截或上达下学两部分,性一也。

二十九、推想古人:孔子谓武王未尽善,恐亦有不满意,语出《论语》,孔子对舜和武王评价不一,因为舜有天下是尧禅让的,周武王有天下是征诛而来的。孔子认为武王用武力得到天下是最好的办法,但在尊奉天理方面却不十分圆满。阳明先生认为,如果到武王伐讨商纣的时候文王还活着的话,也许不必动兵,这最后的1/3也来归顺了。文王只要善于与纣相处,使他不能放纵邪恶就行了。

三十、执中无权犹执一:坚持中庸虽然正确,但如果不知因时制宜,加以权变,那就是偏执。

三十一、立志善念:善念存时即是天理。立志者厂长立此善念而已,志到熟处便可以从心所欲不逾矩。

三十二、低调内敛:阳明先生说精神、道德、语言、行动一般以内敛为主,向外发散是非常情况下的表现,天地人物都是这样。

三十三、具体而微:意思是具备了圣人的基本条件,只是某些方面稍显逊色。良工心独苦,意思是优秀的工匠匠心独运,却因此而受到庸人们的非议,可是跟一般俗人又无所沟通,所以很苦闷。

三十四、许鲁斋认为儒生应该以谋生为先,这个说法也误人。

三十五、精气神:阳明先生透过现象看本质,说三者实际上只是一个流行时叫气,凝聚时叫精,妙用时叫神。

三十六、过犹不及:喜怒哀乐的本体原来是中和的,只要自己添加些想法就会过分或不及,也就是私心。

三十七、哭着不歌:意思是孔子哭过后当天不再唱歌,这是圣人的本性流露和自然表现,其实就是个诚。譬如某家老人去世了,于是子女又哭又唱,还雇人又哭又唱,就是做给别人看的,在表达自己的孝其实还是不诚。

三十八、克己:克己功夫,王学的用力之处即去私欲存天理,如果不彻底,就像铲恶不尽,留有后患不良的念头和行为不及时彻底地剪除,便会生长壮大,还会招惹其他的念头和私欲,以致前功尽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