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之怨 第二十章 无法相信

亲之怨 第十九章 事情结束了吗


我们听了都觉得好深奥哦。

我率先问:“那你魂都出来了,没有事吗,离了魂还能回去啊?”

千夏笑说:“你看我现在有事没?呵呵,没听说过〈牡丹亭〉?”

“那我想离一次魂,可以吗?”

“不可以,你以为闹着耍?”楚辰终于说话了,还是冷冷的。

这句话哽得我,呃。

“那后来呢,就在那天晚上的九点左右,你去了怜衣的学校?”寒凌见我们越说越偏,忙拉回来。

千夏吐吐舌头,忙继续这个话题。

当时楚辰没再说下去,只是很担忧的看着她:“你现在这个样子,不好,一定要想办法回到身体里去。”千夏一听也对,就往身体上撞,但是却怎么也进不去。

这时,旁边一个小孩的笑声响起——

千夏发现在楚辰的背后躺着一个婴儿,楚辰则四处瞧,也没看见什么。那个婴儿把脸转过来,对着千夏做鬼脸。千夏觉得很面熟,像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个婴儿仿佛想证明什么,开始笑,一直笑地嘴角外裂。

“啊,是你!”千夏想起来了,是前一段时间的一个晚上看见过的婴儿。

“你看见了什么?”楚辰望着千夏,很担心地问。

“一个婴儿,在你后面......”

“我知道是谁。”楚辰一听并不害怕,“是我的兄弟,他一直很恨我,但这本来并不是我的错啊!”

“就是那个还没出生就死了的兄弟?那不就是鬼~~~~”第一次真实地见鬼,千夏并不害怕,想来是因为本身已是飘魂。

“其实母亲是在产后经常看见他,才神经失常的,最后......”原来是这样,千夏现在担心的是自己如何回去。

谈话间,那个婴儿突然向千夏的身体爬去,边爬边还转头盯着千夏,千夏忙想去阻止,但还没近前,就被一股力量挡住了。

楚辰仿佛明白了什么,迅速说了几句话,很快、很小声,千夏的身体马上被绿光一点点笼罩起来,直到整个变绿。千夏越看越兴奋,一时忘了自己的处境。

等结束后,楚辰对千夏说:“千夏姐,你现在要去找一个人帮忙,不用管是谁,长啥样,只要是随心寻找的第一个人,应该就是他。”

千夏是一头雾水:“不懂!”

楚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想了想说:“不用懂,只要是你等会睁开眼睛遇见的第一人,就是他了,当然他也必须看得到你!”见千夏点点头,继续说:“现在把眼睛闭上,集中精神,什么都不要想。等会找到他,就一定要想法把他带到我这儿来,只有他能让你回去。”

千夏忙闭上眼睛,耳边传来楚辰的声音,越来越远,直到后来没有声音了,一切好安静。

当千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也就是我的学校。而真正能看见她的人,就是我了。

当时猜的不错,那个女孩就是千夏。

听到千夏讲到这儿,我大概明白了,我问楚辰:“那你兄弟现在在哪儿?”

他看着我,忍了一下说:“就在你后面。”

我一听,吓得跳了起来,楚辰不禁笑了起来。从没看他笑过的我,不由地感到很开心。

楚辰看我吓成那样子,忙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具体在哪儿,但我能感知到他正往我们这儿来。”

这句话吓得我们够呛,全部都站了起来,易筱说:“那怎么办呢?”

“他是恨我,其实他不会害你们的。”楚辰的声音越来越低,“他恨我将他害死,将他留在一个阴暗的地方。”

千夏走过去扶住楚辰:“辰辰,那不怪你,你也不要自责了。有什么方法能化解你们之间的恩怨呢?”

楚辰摇摇头,看着千夏说:“我不知道,否则我就不会拖到现在这么苦恼了。”

“那你怎么知道救千夏的方法的呢?”寒凌说,“为什么这么巧,她们两人长得这么像?”

“这不是我能左右的,这种方法也只是我让千夏姐去试一下的。原理很简单,千夏姐是生灵,不是幽灵,并不是她想在谁面前显形都行的,只能是亲人。也就是说,只要有谁能看见千夏姐,那肯定是千夏姐的亲人,也就是我要找的人。”听到这儿,我的心咯的一下,“你们看见我起的那个咒叫亲血咒,也就是将至亲之人的血滴在离魂之人的伤口上就血混匀了,再起动咒语,离魂之人就能还魂。我的原意只是希望千夏姐能将自己的父母唤来就行了,没想到来的居然是怜衣姐。”

我和千夏有一点不太明白,我们怎么会是至亲之人?

一屋子的人都沉寂了,没有再说话,我不知为何竟在想如果这时有一根针掉在地上,我们是否能听到这样的事情,看来我的脑子真的乱了。

寒凌打破寂静:“千夏是个孤儿,从小就不知道父母是谁,她这边没法查。”

其他的人都看着我,包括千夏,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我不知道为什么,避开了她的眼神:“我从没听爸爸妈妈说过,我想只有问他们了。”

我如此慌张,并没逃过南卡的眼睛,他走过来,蹲在我面前,柔声说:“怜衣,不用担心,什么事情问了就好了,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会陪着你的。”听他这么说,我才知道我为什么会紧张,我紧张的是如果千夏真是姐姐,爸爸妈妈肯定是因为某种原因在她很小的时候遗弃了她,这么巧,千夏找到了我,还是“无意”的,这不得不让我联想。

万一她是来复仇的呢?

我拿出手机,颤抖地拨了一个号码,“嘟——”接通了,我站起身,背对着他们。

“喂,小姨吗?我是一一。”

“呵,一一,在K市?还好吗?我一直没能联系上你,这是你的新号吧?”

“是的,我在这边就换号了,没有来得及通知你,不好意思啊。”

“没啥的。对了,你爸爸妈妈说什么时候要回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一起聚聚?”

一听到我爸爸妈妈要来了,我不禁有点哽咽:“小姨,有件事情我想问一下您,想在爸妈来之前确定一下。”

“……”里面没有回话。我不确定她是否在听:“小姨,在吗?”

“在,你说。”

“我是不是有一个姐姐,大我一两岁。”我深吸了一口气,问出了这个问题。


亲之怨 第二十一章 遭遇迷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折纸有很多种折法,很小我就开始折纸,大概是小学二年级,起初只会简单的,第一次折了一只飞机,后来就折火箭,大船,小舟...
    MZ游由阅读 77评论 0 0
  • 我不再是疑固的形态 作者支点江山 冰雪是流水的先祖 她曾以疑固的形态 伫立在岩石和寒风之间 好多好多年 我曾经说过...
    支点江山阅读 39评论 0 0
  • 目标:改善亲密关系;财富目标 2018.2.19 一、好种子: 1、早课:诵加倍咒、四皈依、四无量心、金刚心咒、护...
    陈热闹阅读 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