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一,送寒衣

农历的十月初一,用我们老家的话说:十月一,送寒衣。是人们对逝去的亲人即将面临寒冬的一种担忧,为他们送去过冬的寒衣,也是对离去的亲人的一种悼念。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时候,十月一给我们最深的印象是对奶奶的悼念,爸爸弟兄四个,每年的十月一各家都会买些五颜六色的纸,然后集中在一起从中午的时候开始剪着各式各样的“衣服”。这样的活动对于孙子辈的我们来说是一次让我们兴奋的聚会,爷爷奶奶十几个孙子孙女,大大小小的围着大人们,学着大人们的样子去裁剪衣服,个个都乐此不彼。

剪好的衣服用一张张白纸包起来,等待晚上烧给离去的亲人。

在我们老家,有一种说法,必须等到天黑之后再送寒衣,如果谁家的寒衣送的太早,自己的亲人拿不到,会遭到“别人”或者是路上的野鬼的哄抢。

当然,在老家,也有家族对送寒衣有不同的认识,我们村有一个家族,会趁天还亮的时候早早的送寒衣,他们具体有怎么样说法和认识,我从未探知,还有一个家族,打我记事起从来没有送过寒衣,小时候很好奇的问过大人,据大人们说,以前这个家族也是送寒衣的,可是那时候的人烟稀少,生活条件有限,有的家里穷的连大门都没有,有一年的十月一,这家人出去送寒衣,留着孩子在家,结果狼进了家里,叼走了孩子,从此这个家族十月一的悼念活动再也没有举行过……现在想想是真是假,无从考证。

婚后三个月,妈妈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在老家办完丧事,回到工作岗位的我,真实感受到了人们常说的远嫁的女儿的滋味,以后每一年的十月一,对我来说有了真正的意义,有时候可能是心里惦念,有时候我们会买点纸钱烧给妈妈。寒冷的夜里,火光闪耀的时候,我总是说不出的难受。

今年的十月一,妈妈去世整整六年时间,也是在今年,姐姐来到了我的身边,由于姐姐的到来,在这样的日子里,我突然觉得多了些许依靠,姐姐从昨天就叮嘱,要去买点彩纸,给妈妈“做衣服”,我告诉姐姐说店里面能买上成品,姐姐给我们讲:自己做的妈妈更容易收到。

所以下午的时候,我和姐姐去街上买彩纸,回家姐姐让我们把餐桌收拾干净,招呼我们姊妹们动手做衣服,而且说是我们每人都要动手,这样更能传达心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按照姐姐的吩咐,在场的我们姊妹四个开始了大半天的裁剪衣服,我们边做姐姐给我们边讲述妈妈刚去世的两三年里她在老家是怎么做衣服的,这些我们几个以前一无所知,我们也边裁剪边讨论妈妈喜欢什么,用什么样的颜色给妈妈做什么样的衣服,这样的话题在我们之间不再是禁忌,也不再让我们眼泛泪花。

我不得不说,时间真的很奇妙,它会在不知不觉中抚平我们的伤口,让我们变的坚强。

同样的,按照老家的规矩,我们吃完晚饭的时候,一家人一起出发,把我们做好的衣服烧给妈妈,因为爷爷今年也去世了,我们在送的时候,也给爷爷烧了衣服,当火光燃起的时候,我想,姐妹们肯定也是难过的,或许是时光流逝,也或许是我们一个个都长大了,悲伤只会在无声无息中悄悄流传,送完寒衣我们仍然一路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