瘪柿

        ---我明白好的人或事,他们可遇不可求。

1.我看见,月下,有个白衣的少年,和我一样,脖颈上有一大道血色的疤痕。

我打了个冷颤。

这应该是族人。

或许他能知道我爹娘的下落。

我轻踏着落叶,就要去看他的脸。

是谁呢。

2.还未向少年招呼,我却先看见了他怀里的面孔。

娘!

3.我的娘亲。

给我梳小辫裁衣服的娘亲。

教我女红替我系白绡的娘亲。

现在,却永远安静的躺下了。

"这是你娘?"

我拥抱着娘冰冷的躯体,她蜷曲的身体也在搂着我。

我有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和她说啊。

"你娘替我挡了乱箭,救了我。"

"她要我找到她唯一的女儿,照顾好她。"

我没有说话。抱着娘亲朝家的方向走去。

"你不能回家,现在还有汉人驻扎在部落。"

我没有回头,我的爹娘都不在了,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呢。没有人会像他们一样爱我,而我,也无法去爱任何人了。

"你真的要去送死么?你娘活着也希望看到你这样么?"

"那是因为谁呢?娘还不是替你挡了箭!"

"是我,是我。"

"但只要你一句话,我会为你娘的救命之恩赴汤蹈火。"

他走到我面前,"你不想为你娘报仇么?"

我低头。

"那就跟我走。"

4.不知道怎么,我竟然也就跟着他走了几个时辰。穿过这乱坟岗,出现了一片我不曾见过的水面。

"这是什么?"

"这是湖泊。"

"什么是湖泊?"

"你没见过湖泊么?"

"没。"

他把娘轻轻的放在地上,用水为她清洗脸庞。

"湖泊就是封闭的水域。就像你。"

"你知道我?"

"我不知道。但看你的疤痕,我能料想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我给娘解开血迹斑驳的腰带。

这么多年,不只是我,我娘也陪着我封闭在宅子里。这身衣衫还是我牙牙学语时,她新做的。

忽的,从她瘦弱的腰身之间,滚落了两个青柿。

柿子是瘪的。

却还热着。

这是我昔日最爱吃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