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奇怪的案子

最近,W市的气氛非常紧张,天还没全黑,大街小巷已经基本上看不到女人在走路了,零星赶着回家的也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在以往,这不可想象。这座著名的滨海不夜城,每逢夏日,女人们可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露的白花花的,招摇过市。

不是冬天提前到了。

这都源于本市刚刚发生的一起奸杀案,案子还没破,所以搞得女人们尤其是年轻貌美的女人,惶惶不可终日。

单身女孩儿下班回家了得赶紧把门反锁好,门后再放上一堆的板凳儿沙发,还得把窗帘拉好,枕头下再备上一把匕首,以防不测。

可天底下就有这么邪门儿的事情。

这天,天已经黑透,在临水区的一条黑黢黢的巷子里,正行走着一位中年妇女,残留的一个路灯忽明忽暗地照在她脸上,看得出她还颇有些姿色,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她不怕遇到那位采花贼,她巴不得能立刻见到他,将自己手里的匕首深深插入他的心脏,为女儿报仇。

那天,女儿加班到很晚,出公司前还给她打电话说马上到家。可是她一直等,等到凌晨三点多,女儿还没回来。她心里隐隐觉得可能出事了,先报了警,然后冲出门沿着女儿平常回来的路找了过去。

她在警察赶到之前先找到了女儿,女儿被剥得精光,嘴里塞着一团布,下体都是血迹,一身的伤痕,惊恐的眼神。

警察说现场没留下凶手任何线索。拿回局里化验的东西上也没有凶手的指纹。他们得重新寻找线索。

最近几天,她晚上一闭眼全是女儿,女儿跟她说是她害死了自己,接着就扑上来掐她脖子。

每晚都是同样的梦,惊醒后她一身的冷汗,她想想觉得女儿是在责怪自己没保护好她,才让她年纪轻轻遭此横祸,母亲一定要为她报仇。

既然女儿意有所指,她晚上也不睡了,就在空旷的大街上游荡,希望尽快找到凶手或者凶手能够尽快来找她。

今天是她做夜行侠的第七天。

她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女儿出事的那条巷子,她前后各看了一眼,奇怪了,明明案发后整条巷子都更换了新的路灯,灯也很亮,可她却怎么看也看不到路的尽头。

她正在那里纳闷儿,突然一个人好像凭空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慢慢一步步朝她靠过来。她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兴奋夹杂着仇恨,她握紧了手中的匕首,等他再靠近些,只需一刀。

那个人越来越近,在距她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她看清楚那是张陌生的脸,她确定从没看到过这张脸。但她又觉得有些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怎么,不认识我了,阿虎?”

女人心里一凛,阿虎这个有些男性化的小名儿只有她父亲母亲知道,连她宝贝女儿都不晓得,这个陌生人怎么……

“是你杀了我女儿?”女人冷冷地问道。

“当然不是,杀你女儿的另有其人。”

“你知道是谁杀了她,你们是同伙?”

“我不知道是谁杀了你女儿,我只能告诉你肯定不是我。”

“那你来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儿?”

“我来是告诉你一段陈年往事,有关我们的陈年往事。”

“回答我的问题,我们认识?”

“五百年前认识!”

女人听了,不禁冷笑了一声,大半夜的碰到个神经病,转身就要离开。

“别急着离开,我并不知道你的小名儿,我只是在称呼你五百年前的名字罢了。”

女人听了头皮一炸,难道自己已经活了五百岁?她分明记得自己今年不过四十有二。她决定听听这个男人还有什么话要讲。

“什么陈年往事?”

“这件往事,跟你女儿的奸杀案有关。”

“只要能找到凶手,快讲。”

“你还记得五百年前,在暹罗发生的那起轰动全国的奸杀案吗?”

“暹罗?奸杀案?五百年前?”

“看来你不记得了,我来帮你回忆回忆。那时,暹罗南部有着整个暹罗国最富裕的土地,国王最疼爱的小公主的封地也在那里。人们只知道小公主貌若天仙,却并没有几个人见过小公主的庐山真面目。有一个让整个暹罗都闻风丧胆的采花大盗向他的兄弟夸下海口,说自己一定可以一亲小公主的芳泽。他的兄弟不信,采花大盗就让他的兄弟跟着自己,他要让他亲眼见证他绝不是信口雌黄。虽然小公主的封地关卡林立、守卫森严,但采花大盗真不是浪得虚名,不仅自己进去了,自己的兄弟居然也跟着混了进去。当他们见到公主时,两人都惊呆了,公主不是美若天仙,公主就是个天仙。公主看到他们刚要大喊,就被采花大盗给点了穴,身体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剥个精光,被不停地羞辱。大盗玩够了,让他的兄弟也尝尝,说不尝尝等下一刀下去后悔可就来不及了。他兄弟看着小公主一副乞求的眼神有些下不了手,不过最后还是被兽性冲昏了头,跟他哥一样在公主身上发泄了个够。他知道他哥的习惯,不管对方是谁,玩儿完了必须干掉。但他又动了恻隐之心,问他哥能不能饶了小公主。他哥说再废话连你一块解决了。他眼睁睁的看着他哥那闪电般的一刀,公主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就永远地睡去了。国王因为失去了公主,很快也去世了,去世前他把他的一切供养给了佛陀。他无牵无挂的去了,除了还惦念着的可怜的小公主。”

男人说故事讲完了,女人问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那个采花大盗的兄弟。而你,就是那个采花大盗!”

“胡说八道,我是个女人,我采什么花!”

女人说完还想问男人到底谁才是凶手,可男人冲她摆摆手说:

“我言已尽,你信也好,不信也罢,随你去吧。”

说罢,顷刻间不见了。

女人摇摇头,是不是自己产生了幻觉,还是撞鬼了。

路灯把巷子照得亮堂堂的,她看到了路的尽头。

女人回家打开电脑输入“暹罗”“阿虎”“奸杀案”,结果让她瞠目结舌。

暹罗历史上真发生过这么一起轰动全国的奸杀案,被传凶手就是一个叫“阿虎”的采花大盗。

五百年前,暹罗,阿虎,自己的女儿,难道真的是自己杀死了女儿?

几天后人们在房子里发现了死掉的女人,警察给出的结论:女人是自杀。

奸杀女人女儿的凶手仍没有找到,W市的市民们感觉心头总是笼罩着一层黑云。

过了没多久,心头上的这层黑云也驱散了,女人们又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露的白花花的。

毕竟,没什么比展露自己的美更要紧的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