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心里都住着一个苦行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在世间浮沉,曾想做正直的人,但心里杂念纷呈,于是,身体与灵魂分层。

最近,正在看一档综艺《中国有嘻哈》,觉得其实hiphop才是比较难的音乐,要节奏稳,口齿准,并且还有freestyle,一边唱着一边脑子里面就想好下一句词了,还要兼顾韵脚,感觉能七步成诗的曹植,他思路也未必能快过freestyle的rapper呢。撇去微博上网络上对各个选手的一些扒黑,纯粹从他们作品的角度来看,我最欣赏的是GAI。

他的歌词加入了明显的中国文化的气息,而且写得确实惊艳,都有庄周的超脱之感了。既然比赛主题是中国的嘻哈音乐,这样的曲风才最符合主旨吧。

三个战队pk那场,他的歌词出来就令吴亦凡和潘玮柏震惊了,最后热狗对赢了,我觉得GAI的歌词在大程度上有催化作用。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之前的比赛,他也唱“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是啊,张开眼、起床、上班,周而复始,所见众生,皆是如此。

他唱苦行僧,他唱

看我的鞋儿也破
帽儿也破
看我的袈裟也破
但是心比你干净的多

很多人都曾是朗朗少年,目光纯净的把社会想象成心里的桃花源。但是,你出去滚过社会大流的泥潭,现实规则分分钟可以diss原先所想的所谓朗朗乾坤。

你向往财务自由的时候,发现连菜场自由都还没有达到。你不屑于做一个戏精,但是发现一次次升职加薪擦肩而过,并非能力不够,然后,人家只会拍拍你的肩膀夸你real耿直敦厚。

想起一个人,一个少年成名的摇滚歌手,他十五六岁的时候写的歌已经可以和当时国内数一数二的摇滚人物并驾齐驱了,其中的《静止》被多位歌手翻唱。但当他有一次演出的时候看到下面的观众只是捂着耳朵、皱着眉在听。他决定不做摇滚了。后来,他写那些有争议的《洗刷刷》、《果汁分你一半》却红遍大江南北。他是大张伟,在一次专访中他说自己特别肤浅,就是想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做摇滚红不了赚不了钱,他不想要朴树式的那种拧巴。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有时候没有金钱没办法支撑所谓梦想。那就去做这些看起低俗的音乐,但这些口水歌也是他听了无数个G的歌才写出来那些和弦,并不是随意拼凑的低水准。

他的念想是,总有一天他赚够了钱,就可以安安心心去做摇滚,不为钱不为名利,只为自己高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所以,你听GAI在唱

如果我没有猜错
你也肯定被卖过
想要正经地过
可实在世界不正经的太多
于是你忘记了童年的书
学会了同流合污
学会一切不在乎

多少人心里都藏着一个苦行僧,谁都想心境清白的过一生。但是现实不肯的时候,终于低头,那最初的那个你还没有被流放,藏在心里变成了一个苦行僧。GAI唱完这一段,嘉宾席上评委老师,讲“都成仙儿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在歌里表现出他出世的一面,但现实他可能是一个入世的人。所以他的微博名字是GAI爷只认钱。这样一个人,和大张伟有类似的真实。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世道,做朴树这样的人太难,难到你要去帮一把在乎的人,却发现最管用的钱你没有。所以,我们只能在心里装着一个苦行僧,然后转身和魑魅魍魉握手言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遇到的从来只是人,无所谓渣人还是贵人。 在我的世界里,人有五种,虚无,点,线,面,体。 无交集不影响者为虚无。 ...
    牧云千里外阅读 42评论 0 1
  • (十二)和好如初 那些魔鬼蝙蝠都射出一道曲折的光柱,绕着弯路,从四面八方向我射过来,我连忙书里放出一个球型的护罩,...
    搞笑菌汪汪阅读 91评论 0 3